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度機場安檢

2018/7/4 — 21:18

​印度菩提迦耶的手動摩天輪。

​印度菩提迦耶的手動摩天輪。

印度的空中散發著慵懶的氣息,很易把旅客一秒撻著,但焦急之時,有時反而挺順心。我在加爾各答的機場,辦理登機手續,把行李托運,過了出境檢查,在護照上蓋了章。我心想終於離開這個又愛又恨的國度,坐在候機室,情緒稍微放鬆。

我正要拿出 Kindle 電子書閱讀器,趁上飛機之前,讀幾段文字。找了一會,咦,怎麼不見了?明明剛才在禁區外辦理登機手續時還在手中,現在卻找不到?我仔細回想剛才片段,一步一步追回當時情景,很快我就記起,原來是放在行李車的手提包托盤位置上。我大概是把行李搬上運輸帶時,不慎忘記了托盤上的物件,那裡又是公眾地方,我猜應該不能找到吧。

閱讀器不算太貴,我本來也想算了,而且我的護照早就蓋了章,兼且過了安檢,現在想返回也不可能了。再過數分鐘,飛機似乎有延誤,等待的時間更長,我越來越無所事事,心想反正悶著無事,不如回去機場的登機櫃台查看?

廣告

但是,我已經身處禁區,怎樣出去呢?難道學香港前任高官那樣,要求職員把行李帶入禁區給我?但沒關係,這裡不是香港,而是印度,自己事情自己辦,所以我就沿著來時路,折返出去。經過護照閘口,職員見有人走回頭路,表情極為詫異。

我在印度已經學會,只要凡事當作理所當然,縱有多麼荒謬,對方也通常不理。一名職員伸起右手,手掌像輕鬆握球一樣,逆時針轉了一下,眼皮睜開,嘴巴弧成橢圓形,似乎問我有何要事。這種情況,我知道千萬不能用文字回答,因為根本就無法回答,於是我伸出食指指向前方,眼皮半合,一面我不在乎,最重要是把頭左右呈 30 度角輕度搖晃,頻率為一秒兩下左右,最後這個動作尤為關鍵,如果搖晃的角度或力度過猛,就破壞了神閒的定氣,恰到好處之餘,面上也不可以露出任何笑容。

廣告

印度出境職員一見,對我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 30 度搖頭動作,眼睛本來張大,忽然又呈現成半閉狀態。其他職員也有些反應,但見第一名出境官員不阻止我,還對我做了個默示狀態,其他人的表情,也就像波浪一樣,呈現著相同的搖頭閉眼動作。說起來真的挺兒戲,我這樣就由禁區回到公眾地方。

我走到航空公司櫃台,那時還早,人流不多,我的行李手推車還在,而在手提包托盤處,居然真的有我的 Kindle。失而復得,最是高興,然後,我忽然想,那我怎麼回去禁區範圍呢?

我又是走到護照蓋印區,全程一言不發,二話不說,只是保持搖頭的角度,半閉的眼神,又是一副天經地義的樣子,直接走回去機場禁區。在印度,有時會因為當地人做事的馬虎而納悶,但那次看到出境官員及其他安檢人員如此鬆懈,本來略帶焦急的我,心中忽然有種內疚的暢意。

只是,當時一邊來回走著,一邊覺得好笑之餘,也忍不住想,幸好我只是取回電子閱讀器,而不是其他目的。

注:有關印度人搖頭的方式,文字比較難表述,不妨看看這段影片: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