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麵埋伏

2018/11/13 — 9:30

Biáng Biáng 麵
via Wikipedia

Biáng Biáng 麵
via Wikipedia

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九月西安,桂花飄香。

古長安,現在的西安,曾經是十三朝首都,在唐朝時候,為世上最繁華的都市。俱住矣,因為政治重心逐漸由西向東轉移,到了近代,經濟規模沒法與沿海中國大城市相比,在網上搜尋「發展不起來的西安」,有大量討論文章。不過,單以 GDP 去衡量一個城市好壞,等於以名牌衣服手錶去衡量一個人,全無道理,所以我沿用「跑步評核法」,作為標準,真正的全面、高效、貼地。不是每一個中國城市皆適合跑步,譬如說,在北京霧霾中跑會嗆死;在上海跑,太多人會擠死;在廣州跑會被吵死;在江門這些小一點的城市跑,路面修葺不平,會絆死;在深圳跑,看到太多千人膠面,定必嚇死。上一次在中國城市內跑步而感覺舒暢,是青島,十多年前的事了。

西安的道路系统基本上保持隋唐棋盤式格局,一條長路由北跑至南,彎也不用轉。路面寬闊安寧,民居整齊,這裏便算不上是富有城市,也絕不會太貧窮。綠化做得不錯,一邊跑一邊嗅到甜香,原來是桂花,月桂銀桂金桂丹桂,有白有紅,在街上招搖,十里芬芳。也有柿子樹,果實累累,中秋已到,還未熟透。沿途看到西安人衣着純樸,沒有大款式的惡俗,面容亦較和善。

廣告

最特殊的是,在路面上竟然看不見煙蒂,對,沒有煙蒂,發生在祖國,這是很偉大的功績。垃圾也不多見。後來問包車司機大哥,他說,西安人自知,工業追不上,便努力保持市面環境,希望旅遊業能持續發展。而且,始終是古都居民,多少有些驕傲。很好的驕傲,有意思。不辨方向的跑了數次,比起坐在車上去旅遊點,更能夠看到一個城市的面貌。真的,一個不能令人安心跑步的城市,算甚麼城市?

「四郊秦漢國,八水帝王都。闡闊雄里開。城闕壯規模」,這是小說裏面的場景,電視劇集看多了,大家還是不要抱太大期望。歷史名城,只剩下未開啟的秦陵,部份展示的兵馬俑,而唐朝如此盛世,只留下大小雁塔,玄奘塔等,明朝一代,僅有鍾樓鼓樓及城牆。

廣告

所以說,日本京都比西安更似古長安,是事實。為甚麼會這樣?除了天災,更多是人禍。當地人搖着頭說,兵馬俑在 1974 年剛被發現,幸好消息被有心人硬壓下來,直到文化大革命過去,才全力開發,否則這震驚中外的遺蹟,難免被一羣羣無知儍人摧殘。真可惜。

今次我的功課是去看西北食物,陝西菜。中國朋友全力提示,重點放在小吃,大菜可以不試。撈凉粉,是手抱的一大磚半硬白色啫喱,刨出細絲拌香油酸醋;清燉羊雜,十分和味,勝牛雜,決定回港放進餐牌;涼皮,即是冷麵,白滑光軟,配芝麻辣醬; Biáng Biáng 麵,這個 Biáng 的中文字有五十多劃,我寫不出,一碗中只有一條麵,又厚又長又濶,從未試過這種口感;臊子麵,即是酸辣肉丁麵,南甜北酸,陝西人吃醋不說笑,我學習得萬分舒暢;涮鍋油餅,內有大量韭菜;菜疙瘩,素菜果仁攪爛拌麵;臘汁肉夾饃,嘩,西北漢堡包,五花肉先臘三數天再鹵,很有道理,值得學習;羊肉泡饃,好吃,很享受與姊姊、姨甥及他太太,圍在一起掰開那件不發酵的硬饃,要有耐性要掰得細,一邊閒話家常是這道菜的精神。還有油潑辣子麵、菜豆腐、麻食、鹹酸豆腐腦、蜂蜜糭等等。

我沒聽朋友意見,上了大館子,「長安壹號」,據說是市內最佳陝西餐廳,吃了葫蘆雞,皮酥但肉老,再叫了其他幾款名菜,已經想不起是甚麼。很後悔,只掛念着一大串名字古怪的小吃還未試。在詩詞歌賦內的長安,與今天的西安,好像是兩回事,平行時空。一直很想吃胡椒餅,唐代著名 fusion 菜,看到幾次,突然决定忍着不吃,是甚麼原因,我也說不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