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期而遇紐約遊

2018/5/16 — 12:44

紐約地鐵月台(資料圖片)

紐約地鐵月台(資料圖片)

看倌外遊想必一早安排好行程交通,預期有個愉快的旅程吧。筆者上月中因事到紐約處理並短留數天,只能在辦事外的空閒匆匆與朋友到幾個景點,行程也不由自己安排,經歴了一趟不期而遇的紐約遊。就在沒有期望之下,卻又令我有一番感受。

感謝當地朋友和教會招待,筆者若不是處理事務或觀光,就會在布魯克林區(Brooklyn) 第八街出入。該處聚居華人,不算十分繁華,體驗相當在地。霎眼一看,滿街中文招牌和耳聽的不是普通話就是廣東話或是福州話,若非有英文路牌還道自己在國內某二三線小鎮。友人不少也是移民,笑謔他們把家鄉也帶來了。

到埗第二天筆者到了世貿遺址博物館。毫無疑問 911 是改變美國甚至世界歴史的事件,在當代就為這事件做一個小結本身已經不容易。當中展出遇難者的個人物品和對話、整個事件的始末和時序等。行畢全程讓筆者感到沉重卻不煽情;以團結為結尾而不硬銷愛國信息。無論你持甚麼立場,也會受其氣紛感染。參觀當日並非假期,但也看到不小青少年入場參觀。911 可能在他們出生之前已經發生,而參觀和認識歴史事件將成為他們身份傳承的一部份。

廣告

離開前一天的趁空檔到了現代美術館(Museum of Modern Art)參觀。筆者是美術的門外漢,幸得甚具藝術造詣的朋友同行導賞。常人只道美醜是主觀好惡,但藝術工作者卻自有一套美學論述。不少現代美術品用上了非藝術材料,幾幅相、幾件東西的組合也可以是藝術品,對欣賞的人有一定要求。而令筆者注意的是展廳牆上或一些藝術品的介紹上,均有贊助人名字,其中一個最常見是洛克菲勒(Rockefeller) 家族成員。筆者曾聽說從十九世紀末美國有暴發戶開始就從歐洲購買藝術品以附庸風雅,培養了新一代藝術家也提升了民眾欣賞藝術的水平。

離家的我其實十分想家,但離開紐約時也不禁思考移民的問題,這次旅程卻讓我有新的體悟。對比香港的擠迫和急促,紐約是一個不失繁華而又舒適的地方。我觀察到小孩在街上自由的奔走,坐著設計安全的校車上學;看到國家願意面對自己國殤和過犯,並以此教育新一代成長;發現有錢人願意花錢買賣自己藝術品以建立自家品味。回望香港和大陸,君不見高官叫市民繼續飲鉛水;記念仁川地震的牧師被捉拿、記者被打;富豪一樣移民走資,沒有建設家園的心態。在大國的主旋律下,生如螻蟻的小市民仍然沒有被統治者重視,只以為改善物質條件就夠,怎教人不想移民?
近幾年不少同輩的香港人也移民了。其實誰人想輕言移民、離鄉別井?筆者明白香港人的難處,只能說我們累了、失望了,只是想自己和下一代過得好,難道是錯嗎?當然異鄉同樣問題多多:當地人對外人的歧視,也有移民向筆者訴說一個「異鄉人身份(alien ID)」對他身份認同的障礙。不能美化移民為解決問題的截徑。

廣告

終歸今日筆者仍不想移民,只能寄語香港人把一切失望和落差成為改變香港的動力,為香港邁向公民社會繼續出力。當政者也應思考如何建設一個小市民幸福的國度,否則所謂大國堀起只是破牆上的口號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