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點幾放工,眼紅嗎?

2018/5/21 — 13:27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前後兩月去了德國開會,清楚感受到一種「寓工作於放假」的感覺。歐洲人的工作時間比香港短,節奏也明顯慢,眼見一群上班族在陽光仍然普照的下午3、4點放工,都咪話唔眼紅。一方面可能社會文化因素,只有香港人才自認效率高,能夠一心多用,天天meet deadlines,人家根本生來就從容不迫,話放工就放工;另一方面也跟政府的政策推行有關,歐洲國家,由始至終都不鼓勵和不斷打壓加班文化。例如以法國巴黎為例,他們的每周平均工時為30小時,對比香港的50小時,簡直聽到也覺得辛苦。

有一種OT,稱之為「自願性OT」。例如,南韓最近對公務員實施「7點強制熄電腦」,每逢周五晚上7時前會把全部電腦的電源關掉,但聽聞,有7成人打算申請豁免。

有一次我去葡萄牙出差,跟那邊廣告公司的同事開會,由於要討論的東西還沒有完成,而他們公司明文規定所有員工要每晚6時前放工,公司關門落閘放狗。點算呢?原來他們已習慣到公司附近一個大型商場的food court繼續開會,完成那些未完成的工作。但最好笑的是,那個商場一到8點就關燈趕人,連做商場、做飲食也拒絕OT,絕對堅持,老闆也好,顧客也如是,不是你想加鐘就加鐘!

廣告

說穿了,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有時,不得不加班把工作在當天完成,如我們做廣告,天天要趕deadline:交稿、交片、交file、總之交一大堆,只因一早預訂了電視、報章雜誌、網絡平台、戶外等媒體,一旦未做完趕不及,留白開天窗,不但浪費了資源,亦直接影響了產品的銷售,牽連甚廣。這種迫出來的所謂「自願性OT」,在那些創意、傳媒、娛樂製作處處皆是。

最近,澳洲有公司推出「站立會議」,希望能有效打擊那些由朝到晚開來開去也開不完的會議,從冗長的會議桌流程化身成速戰速決的站立模式,聽落幾有趣。打擊OT的措施多籮籮,但要真正對抗OT,更重要的是要改變行業及社會文化,以香港來說,談何容易。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