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放回收網絡 四電一腦成美事

2018/8/14 — 19:23

涵蓋「四電一腦」受管制電器的「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計劃」於 8月 1 日開始實施,環境局局長黃錦星當日下午到電器零售商鋪,與前線銷售人員傾談,了解新計劃實施首日的運作情況。(政府新聞處圖片)

涵蓋「四電一腦」受管制電器的「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計劃」於 8月 1 日開始實施,環境局局長黃錦星當日下午到電器零售商鋪,與前線銷售人員傾談,了解新計劃實施首日的運作情況。(政府新聞處圖片)

【文:朱漢強(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

俗稱「四電一腦」的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制 8 月 1 日正式實施,旋即翻起不少風波,環境局局長黃錦星要接連上傳媒解畫,表面是擺平,但行業間暗裏的競爭波濤才洶湧呢。

3 日內除舊 假期需增人手

廣告

到過廣東貴嶼的電子垃圾場,看到低端處理電子廢品對環境和拆解工人的傷害,所以對於落實「四電一腦」法例,我認為本港責無旁貸。然而政策推出卻紛爭不止,究竟出了甚麼問題?

政府在除舊服務上犯了低級錯誤,怪不得人。簡單說,政策承諾消費者買新電器,享有免費回收舊機的服務,並且訂明日期,不過這個除舊時限頗破格。一般理解,所謂時限,是在限期內完成工作,但「歐綠保綜合環保(香港)有限公司」(下稱 Alba)這家回收商,卻只應允買新機後 3 日,再另行安排日子上門收舊機。至於實際收機日期,究竟是第 4 日、第 5 日、抑或更久,並無清楚界定。香港太多蝸居,買了新雪櫃,卻要擺着舊機苦等,不曉得幾天才有人上門接收,消費者怎會服氣?

廣告

還好政府盡早止血,要求 Alba 承諾在顧客購貨後 3 日內提供除舊服務,並增派人手及車隊應付需求。我認為這尚算合理,消費者訂購產品時,最好安排在第 4 日或之後送貨,以便同日回收舊機。很多消費者假日才會在家,因此承辦商有必要在假期加派人手,應對顧客需求。

消委公布價格比較 防抬價牟利

其次,根據規定,供應商要向政府繳付 15 至 165 元的「循環再造費」,以支持日後收回報廢產品及回收處理的開支。雖說供貨商須負擔費用,但大家明白羊毛出自羊身上的道理,開支多少會被轉嫁給消費者。不過傳媒踢爆,有銷售商在再造費之外,額外提高貨價,混水摸魚。

消費者難免認為政府監管不力,硬生生把生產者責任變成消費者責任,有欠公允。對此,環保署、消委會甚或民間組織都可以做好監督工作,公布大型零售商的價格比較,增加市場信息的透明度,以防抬價牟利,挽回公眾信心。

任何法例推出都有過渡期,盡早發現問題、做好補救,風波或許很快平息。不過,政策涉及的業界利益糾結,相信還需好一段時間,才能梳理。

過去大家購買電器,舊機通常由零售商或者收買佬收走,再賣到街角舖等回收市場。在新政策下,原本長於拆解、除毒工序的 Alba,憑着免費上門收機服務的優勢,搶佔了回收通路,切斷、分薄了很多人的財路,不滿在所難免。早前做過回收舖調查,業者不約而同地表示,內地收緊回收品進口下,生意愈見難做;而「四電一腦」政策接踵而至,再缺了塊補幫生計的市場,苦不堪言。

搭建新體系 打破回收霸權

對部分回收業者來說,政府撥款興建大 WEEE 廠(廢電器電子產品處理及回收設施 WEEE‧PARK),擁有營運權的 Alba 獲得競爭優勢,擔心壟斷市場,形成「回收霸權」。Alba 是否已經坐大,我不敢說,但大 WEEE 廠首年處理廢舊電器的目標只得 6,000 公噸,與每年可處理 3 萬公噸的預期目標相去甚遠。

就是說,Alba 在打破現有回收通路下,又未搭建好新的回收體系,並且面臨追趕回收目標的壓力,難怪惹來競爭持份者指摘其回收能耐的質疑。

讓回收商、零售商參與回收舊機,為 Alba 及其他合規管處理商擴大回收網絡,增加貨源,自是雙贏的美事。但美意背後,看來要經歷業者、政府之間拳來腳往的利益搏弈,還有回收系統的重新洗牌。

 

原刊於 2018 年 8 月 11 日《香港經濟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