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波恩大會】聯合國氣候大會今開始 對落實《巴黎協議》將有多重要?

2017/11/6 — 18:33

為期兩周的 COP23 氣候大會今日起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處總部、德國城市波恩 (Bonn) 正式召開。
圖:UNFCCC / flickr

為期兩周的 COP23 氣候大會今日起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處總部、德國城市波恩 (Bonn) 正式召開。
圖:UNFCCC / flickr

為期兩周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 (UNFCCC)》第 23 次締約方大會(簡稱 COP23),於今日在公約秘書處總部、德國城市波恩 (Bonn) 正式召開。今年是《巴黎協議》於 2015 年通過後的第二次締約方大會,將會繼續針對各國如何加快減排步伐的技術與融資安排、訂立具體的執行指引 (Implementation Guidelines, 俗稱 “rulebook”) 進行談判。

《巴黎協議》生效現況

《巴黎協議》生效現況

廣告

今年的大會有三大重要意義。首先,波恩大會將是《巴黎協議》在 2020 年正式生效並取代《京都議定書》前的「中期大會」:《巴黎協議》由在大會通過到 2020 年期間為時五年,各國必須在這五年內,透過自行提交「國家自訂減排貢獻 (INDCs)」,為「限升溫不超過 2ºC」的法定目標建立路線圖;今年的大會相當於是一場「中期檢討」,更進一步釐清具體的執行指引,探討如何能為各國現有的減排承擔「加碼」 。

波恩大會屬中期檢討 執行指引出台是關鍵

其次,這是美國在今年六月宣布將退出《巴黎協議》後首次現身的締約方大會,將會試驗各國如何繼續凝聚國際社會的減排共識,維持資金方與市場的信心,並為美國退出或會造成的減排量與融資落差作好準備。

廣告

去年,有外媒曾引述,估計美國若即時擱置《巴黎協議》下的所有財政承擔,《公約》下將首先失去每年約 400 萬美元的預算開支,佔總預算達五分之一;美國過去亦在相關科研與雙邊氣候合作項目上提供每年逾 20 億美元的直接資助與援助貸款,這些資助額都一直對全球氣候應對的落實有著決定性的影響。

除了美國談判代表團的取態引人關注,美國國內部份已宣布會自行落實《巴黎協議》的州政府、市政府與企業,料亦會有更大的牽頭角色。

美國退出《巴黎協議》 融資落差如何填補?

在今年四月於美國華盛頓特區舉行的「為科學遊行 (March for Science)」上,有示威者放置一張諷刺總統特朗普的橫額。
圖:Becker1999 / Flickr

在今年四月於美國華盛頓特區舉行的「為科學遊行 (March for Science)」上,有示威者放置一張諷刺總統特朗普的橫額。
圖:Becker1999 / Flickr

此外,外界格外關注中國會否因為美國立場的轉變,而躍身成為「全球氣候行動領導大國」。在剛結束的中共「十九大」上,有外媒統計「環境」及相關字眼是習近平的報告的關鍵詞之一,出現次數遠超「經濟」相關用詞;報告更表明要針對氣候變化「引導」國際合作,成為「重要參與者、貢獻者、引領者」,可見中國藉推動低碳經濟轉型而確立全球大國地位的決心。外界估計,中國料將在今次大會正式宣布啟動全國碳交易市場,交易量或能與歐盟的碳排放交易體系 (EU-ETS) 齊名,勢成國際焦點。

最後,本年的波恩大會由太平洋國家斐濟 (Fiji) 作主席國,是首次有海洋島國主持氣候大會,意味這些小島國獲得史無前例的國際重視;應對氣候變化對「高危」脆弱國家的影響,將會是大會重點議題。

小島國首次作主席 脆弱國家訴求成焦點

特別是本年天災頻仍,先是南亞各國因雨災而導致洪水泛濫、山泥傾瀉,大西洋盆地更出現多個颶風,吹襲美國德州、波多黎各,以及古巴、巴哈馬群島等地,其經濟損失之重大,進一步突顯應對氣候變化的迫切性。

除了極端氣現象以外,因氣候變化而導致的緩慢負面作用 (“slow onset events”) ,如水平面上升造成的沿岸社群遷徙、農業生產力下降等問題,都需要更長期的應對規劃與資金支援。

例如,「小島嶼國家聯盟 (AOSIS)」在聯合國爭取經年的特殊賠償與保險機制 (“Loss & Damage”) 和針對氣候調適 (climate adaptation) 的額外資助,其細節將會在本次大會上繼續進行談判。由數十個包括菲律賓、孟加拉、哥斯達黎加等「高危」國家組成的「易受氣候影響脆弱國家論壇 (Climate Vulnerable Forum) 」,亦積極爭取發達國家的支持。

斐濟西部的社區。
圖:Padmanaba01 / Flickr

斐濟西部的社區。
圖:Padmanaba01 / Flickr

此外,「跨政府氣候變化委員會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 」將會於明年 9 月發布關於全球升溫 1.5ºC 的影響的最新研究報告,這對脆弱國家的應對及調適行動將會有更具指標性的參考作用。

國際社會能否在 2020 年前追上「2ºC」的法定目標?要擴大減排力度與針對氣候調適的援助,最大的困難會是甚麼?脆弱國家提出的主要訴求,何以在談判進程上障礙重重?如何能將《巴黎協議》的目標與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作更適切的整合,達致更有效的資源分配與進度監察?在接下來的兩周,《立場新聞》將會繼續報導是次波恩大會的談判進度與相關議題。

 

文/周澄、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