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禁用飲管非解決海洋垃圾方法 科學家:需研究更有效減廢膠政策

2018/7/9 — 15:14

背景圖片來源:sailors for the sea

背景圖片來源:sailors for the sea

海洋垃圾近年備受各界關注,因為部份海洋生物會被塑膠氣味吸引,誤將它們當為食物。另外,近年有研究指出多國食水中也被驗出含有微膠粒,有機會影響動物及人類健康,網上亦有流傳飲管堵著海龜鼻孔片段不少國家和企業因而在近年推出禁止提供或銷售膠飲管政策,希望減少單次膠飲管對環境造成傷害

然而,此類一刀切政策也受塑膠工業界,或傷健組織反對。他們認為,禁令除帶來經濟上損失以外,還有機會為部份傷健人士帶來不便。以替代的金屬或可生物分解等飲管為例,它們本身未必合乎傷健人士需要,部份更有機會令用家受傷。

另外,膠飲管對海洋環境雖帶來污染,但未必如部份環保團體形容般嚴重。去年 5 月一項刊於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的報告指出,單次使用膠袋才是主要海洋垃圾來源。海洋保育協會 (Ocean Conservancy) 去年發表的海岸清潔報告亦指出,現時海灘最常見的垃圾為煙頭、膠樽蓋、包裝紙和袋等,膠飲管只排第 7 位。澳洲研究人員 Denise Hardesty 和 Chris Wilcox 也估計,全球約有 4.37–83 億支飲管被棄置於海岸之中。不過,這仍屬於小數目,只佔每年 900 萬噸的垃圾中的 2,000 噸左右

廣告

這些數據顯示膠飲管相對而言只屬小數,而現時也未有明確數據指出禁用膠飲管能為環境帶來明顯幫助。不過,類似禁令或可引起「溢出效應 (spill over effect)」。此效應是指一個簡單行為改變,可以驅使人們做得更多或更少相近行為。換言之,此效應或能令大眾減少膠飲筒之餘,減少使用其他塑膠產品。然而,禁用飲管一樣有機會引致負面溢出效應,令大眾誤以為「少用飲管」經已足夠,令其他環境減廢政策更難推行。心理學教授 Heather Truelove 向 Vox 指出,要減少負面溢出效應其中一個方法,是需要令用家真正明白減少使用的原因,而非單純減少使用量。

海洋生物學家 Kara Lavender Law 認為,禁令能否解決問題仍是未知之數,現時只反映公眾和政策下有減廢意向。美國化學學會塑膠部副會長 Steve Russell 亦指出飲管禁令並非解決方法,更有效的方法可能是讓顧客自行向店員取用飲管。除此以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 提出,可要求製造商中自行花費處理塑膠垃圾,或可減少不必要的浪費

廣告

現時全球只有 5% 塑膠被回收,使用量卻每年不斷增長。禁令又是否足以真正解決過量使用塑膠產品問題,將需更多研究了解且需有更多政策處理廢棄塑膠問題。去年年尾刊於《環保科學與技術》的研究指出,全球海洋塑膠垃圾逾九成是源自十個河流系統,當中五條位於中國境內。研究人員 Christian Schmidt 當時表示,只要能集中減少這些河流集水區一半垃圾已功德無量

參考資料:

  1. Pacific Standard, Banning Straws Won't Save the Oceans, 31 May 2018
  2. Phys.org, Proposed bans on plastic straws run into resistance, 3 July 2018
  3. Phys.org, Science Says: Amount of straws, plastic pollution is huge, 21 April 2018
  4. Vox, Why everyone is shunning plastic straws, 4 July 2018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