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樹猶如此 — 由天鴿到山竹

2018/9/21 — 15:52

攝於 2017 年 8 月 24 日,超強颱風天鴿吹襲香港後(作者提供圖片)

攝於 2017 年 8 月 24 日,超強颱風天鴿吹襲香港後(作者提供圖片)

返學途中,總會遇到這棵樹。正確地說,應該是這個種樹的地方。

開始留意這個地方,是去年超強颱風天鴿吹襲香港之後。這棵樹,像一個朋友,不幸被強風吹倒了,令人惋惜。

2017 年 8 月 24 日,我幫它影了一張遺照,可見根部不成比例地小,貧無立錐之地,難怪一吹便倒。

廣告

攝於 2017 年 8 月 29 日

攝於 2017 年 8 月 29 日

廣告

未成大樹已早夭。五日後,樹幹慘遭支解,鋸成一節節,枝葉散滿一地,被鐵欄和膠帶圍封,就如兇案現場。

不同的是,現場並無途人圍觀,彷彿再自然不過。街坊捉棋的捉棋,嘆報紙的嘆報紙,都是所謂人之常情。

攝於 2017 年 9 月 11 日

攝於 2017 年 9 月 11 日

2017 年 9 月 11 日,枝葉一早被移去,只剩下光禿禿的樹幹和亂糟糟的磚頭,場面非常暴力。

背後的鐵欄是一座斷頭台,廣場上展示一具無頭身,以收震懾和警世之效。旁邊的樹沉默不語,一片死寂。

攝於 2017 年 10 月 27 日

攝於 2017 年 10 月 27 日

2017 年 10 月 27 日,樹的遺體被連根拔起,運送到堆填區,死無葬身之地。有幾多人記得,這裡曾經有一棵樹?

匆匆忙忙,這個種樹的地方,已經鋪好木板,作了蓋棺定論,好似一切安然無恙,就此終結樹的一生。

攝於 2018 年 1 月 10 日

攝於 2018 年 1 月 10 日

2018 年 1 月 10 日,新的樹苗又栽種此地,換了新的土壤,略有幾枝竹支撐,但成長的空間依然狹窄。

圍欄要眾人相信,這是土地的問題;唯有開發郊野,才有空間種樹,諷刺不諷刺?明眼人看穿了,都是管理的問題。

攝於 2018 年 9 月 19 日,超強颱風山竹吹襲香港後

攝於 2018 年 9 月 19 日,超強颱風山竹吹襲香港後

2018 年 9 月 19 日,超強颱風山竹遠離香港,有過萬棵樹被吹倒。這棵新樹,被旁邊塌樹所壓,生死未卜,問題依舊。

高球場的樹說:「市區是一個很小的地方,應該放眼東北一帶、大嶼一路。將來我們不是市區的樹,是堆填區的樹,所以不要只想落地生根,應循一體化的角度思考。」

正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個地方如何對樹,可見如何待人。故事記錄由天鴿到山竹的短短一年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