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暖化或致南極海床部份生物生長速度增倍 但生態多樣性將被毀

2017/9/4 — 15:39

海水暖化對南極海床生物的影響可能比我們想像中更為嚴重。上周刊於《Current Biology》的南極洋別林斯高晉海 (Bellingshausen Sea) 研究顯示,海水暖 1°C 足以令部份苔蘚動物 (Bryozoa)環節動物 (Annelid) 變得更強壯,令其他生物無法生長,降低海洋生物多樣性。

主導研究的英國南極考察中心 (British Antarctic Survey) 海洋生態學家 Gail Ashton 警告,從研究結果可看到人為排放的溫室氣體造成暖化,在未來幾十年可能對全球海洋生態造成驚人的破壞。

南極地表長期低於 0°C ,只有極少數生物能生存;冰下海洋世界相較少污染和濫捕,而有極多物種生活於此。過去海水暖化的相關研究均只以一種生物為研究對象,但是次長達九個月的研究則了解多於一種的生物會如何受海水暖化影響。

廣告

Ashton 的團隊製造了 12 塊面積為 15 平方厘米的發熱板並由混凝土固定在海床上,然後將之平均分成三組模擬正常水溫、溫升 1°C 與 2°C 對海洋生態造成什麼衝擊。

團隊發現,比現時水溫暖 1°C 的 4 塊發熱板上均被苔蘚動物 Fenestrulina rugula 霸佔,在短短兩個月內已大幅減低發熱板上其他生物的分佈與多樣性,另外這些發熱板上的環節動物 Romanchella perrieri 體型亦比正常的大 70% 。至於暖 2°C 的 4 塊發熱板則對不同物種的生長速度有較大差異,團隊相信可能是因為水溫上升 2°C 令生物較難適應。

廣告

比現時水溫暖 1°C 的 4 塊發熱板上均被苔蘚動物 Fenestrulina rugula 大幅霸佔。
Credit: Ashton, G.V. & et al. (2017).

比現時水溫暖 1°C 的 4 塊發熱板上均被苔蘚動物 Fenestrulina rugula 大幅霸佔。
Credit: Ashton, G.V. & et al. (2017).

雖然 Ashton 指仍需更多更長期研究才能找到問題根源,但暖化影響海洋生物多樣性的趨勢已顯然易見。近年氣候學界亦加快步伐,多了解南極融冰情況。因為全球有九成淡水庫存埋藏在南極洲的冰川之中,而本年初世界氣象組織指, 2015 年三月的南極最北部曾出現 17.5°C 高溫,類似拉森 C 冰架斷裂的事件將會因暖化日趨嚴重而增加。

來源:
The Guardian, Global warming doubles growth rates of Antarctic seabed's marine fauna – study, 31 August 2017

報告:
Ashton, G.V., Morley, S.A. & et al. (2017). Warming by 1°C Drives Species and Assemblage Level Responses in Antarctica’s Marine Shallows. Current Biology published online 31 August 2017. doi: 10.1016/j.cub.2017.07.048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