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于品海的現實主義

2019/3/24 — 21:53

于品海(HK01片段截圖)

于品海(HK01片段截圖)

于品海對記者提問的攻防,基本上就像我在香港多數的中國同學所信仰的;他會說,媒體自由、編採自主、媒體的社會批判功能只是其中一種從自由主義世界觀出發的觀點,而于品海想要打造的傳媒環境,則建立在對這些價值皆抱持虛無態度的基礎之上。以前我覺得這是生活經驗使然,于確實也在北京大學讀博士,也在中國做生意,但是我現在倒覺得這種虛無感早已不限定在中國境內,而是透過各種媒介傳播,成為一般人在自由民主體制之外,普遍能選擇的替代方案。

令人發寒的是,于以虛無應對問題時,卻又假設了一個權力真空的世界,其背後反而透露出他自己的價值選擇。策略地講,這可能是他接受媒體訪問的公開展演,也就是在虛無與「開放態度」背後,刻意傳遞某種價值觀。

譬如說:他認為記者買不起媒體,就是不夠努力,或者是能力不足,這其實很符合香港社會常見的功績主義想像──今天我能當你老闆,是因為我夠強。還有,于模糊了新聞審查與新聞編採之間的界線;他認為不該義正詞嚴地定義出一種「劣等的」言論審查邏輯,而是必須承認,編輯對於記者,本來就有刪改報導內容的權力。然而,我們仍然不清楚,他以現實主義宣稱的這種編採權力,會怎麼用,為誰而用?當《香港01》刪改六四報導,記者在報導末端加註「反台獨」聲明,香港記者協會皆譴責他的作為,于品海則稱其傲慢──我想可以說是「新聞自由主義的傲慢」──但是他並不想特別說明,他刪改記者文字的權力行使,要如何避免同樣「傲慢」的批評。說穿了,就是「我是老闆,我是現實,我說了算」。

廣告

記者提問,在經營明報時期,曾有記者報導于品海,也就是自己老闆的案底,後來不了了之。在理想的世界中,因為于自己最清楚事情的全貌,他可以逐點反駁,甚至說明甚麼環節出錯,進而導致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但是于卻說這都是不必要的花邊,就像是他認為台灣人若質疑他來台灣投資的意圖,只不過是胡亂臆測,「瘋狗咬人」。這也許就是我們的民主體制,接下來必須面對的挑戰:資本集中化速度之快,威權國家與資本合謀,生長出極大的權力落差。一方面,民主自由信仰退潮本身可能就源自於這道權力關係的變化,民眾因此對制度產生不信任;另方面,國家與資本權力的代言人,自己就反民主論述的生產者,而我們卻缺乏足以匹敵的工具。若要指責其不是,首先面對「證據不足」的指控,再來則是開始爭執,這些對於證據的「詮釋」,是否展現出了「自由主義者的傲慢」?

于品海又要來台灣了,這個現實主義者的到來,會不會水土不服?我不確定,但是看來這可能是韓國瑜、柯文哲之外,另一個棘手的對象。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