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跨性別權益】民調指近 7 成港人撐立法免歧視 司法覆核卻先輸一仗

2019/2/11 — 16:30

申請人謝浩霖(Henry Tse)(G 點電視製圖)

申請人謝浩霖(Henry Tse)(G 點電視製圖)

【文:伍凱瑩(G 點電視義工)】

三名在外國已獲承認的跨性別人士,因未完成全套性別重置手術,入境處拒絕將他們身份證上的性別由女改為男,三人提出司法覆核,指入境處違反《人權法》和性別歧視,高院上週判三人敗訴,重申完成全套手術是唯一客觀可行的變性標準。雖然法官在判詞明言關注跨性別人士的處境,亦喜見政府為立法諮詢各界持份者,申請人卻批評政府一直不制訂性別承認法,立法工作非常落後。

申請人:完成全套手術風險高 侵犯人權

廣告

申請人謝浩霖(Henry Tse)得悉敗訴後,對裁決感到失望,但稱會上訴爭取到底。他和案中另外兩名申請人一樣,生作女兒身,卻認為自己是男性,雖然他們切除了乳房、服食荷爾蒙並在外國以男性身份生活多年,英國政府亦承認他們為男性,但因他們未完成整套性別重置手術(包括切除原有的子宮和卵巢、重建人工陰莖),入境處依然拒絕將他們香港身份證上的性別由女改為男。

Henry Tse 一方認為,入境處以完成全套手術作為變性的標準,做法等同迫人做手術,違憲並且侵犯人權,因為全套手術的風險很高,不是所有跨性別人士也願意或需要做手術。相較之下,英國、德國等地不需要申請人完成全套手術,只需呈交醫生或心理專家的證明,並以自我認同的性別進行真實生活體驗(real-life experience);部份國家如丹麥、愛爾蘭採取的標準則更寬鬆,只要求當事人以法定聲明的形式,表明屬某一性別並提交申請。(延伸閱讀:跨性別 Henry:還我男兒身分

廣告

法官:變性涉公眾利益 應以手術「劃界」

高院法官區慶祥卻在判詞指,變性不只關乎個人權利,更涉及廣泛公眾利益,身份證上顯示的性別對日常生活中不同範疇都有很大影響,牽涉執法、社會福利、住屋安排、醫療和緊急服務、使用廁所、體育活動、入讀男/女校等各方面。如果身份證上的性別,與跨性別人士的生理特徵(特別是性器官)不吻合的話,會為前線服務人員和公眾帶來實質的困擾。區官認為入境處在處理性別問題上,有正當理由去劃定一個客觀而且能平衡公眾利益的標準。

至於入境處應否用完成全套性別重置手術來「劃界」,雖然區官認同用手術方式切除子宮和卵巢會嚴重侵害一個人的身體完整性,但他贊同完成全套性別重置手術是入境處可以依賴的唯一「客觀可證」標準,其界線清晰,而且行政上也非常便利。區官認為,這個標準能在跨性別人士的權利和公眾利益之間取得平衡,有效解決上述很多因性別識別產生的實質問題,例如「女跨男」的跨性別人士若未完成性別重置手術,即使他身份證上的性別已改為男性,仍有機會懷孕產子。

區官在判詞也輕輕提到「W 小姐案」中終院對可逆轉性(reversibility)的看法,指正因考慮到性別可以逆轉,首席法官馬道立在跨性別婚權的議題上,才會傾向以性別重置手術而非單純接受荷爾蒙或精神科診療來「劃界」。區官更清楚表明,「除非社會整體可以接受跨性別人士的性器官,與身份證明文件顯示的性別有所不同」,否則他認為完成全套性別重置手術是目前唯一實用的行政標準。他亦指出,因每名跨性別人士做性別重置手術,都是聽取醫生建議後憑個人意願決定的,入境處沒有強迫他們做手術,不算是侵犯人權。(延伸閱讀:性小眾組織聯署聲明

最新民調:七成市民支持立法保障跨性別人士

諷刺的是,高院頒判詞駁回司法覆核當日,適逢港大法律學院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發表有關跨性別人士、性別認同歧視立法的最新民意調查,研究顯示 8 成受訪港人接受跨性別人士,更有近 7 成市民同意香港應立法保障跨性別人士免受歧視。有參與研究的學者表示,研究結果與近年趨勢相符,反映越來越多香港人支持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和跨性別人士的權利。

(延伸閱讀: 研究發現大部分香港人接受跨性別人士及支持就基於性別認同歧視立法

港大在 2017 年 5 月至 6 月進行電話民意調查,隨機訪問共 1,437 名成年香港市民,收集他們對於跨性別人士、性別認同歧視立法的意見。被問到對跨性別人士的態度,只有少數 2 成受訪者表示「完全不接受」,其餘 8 成人表達不同程度的「接受」。72% 的受訪者同意每個人都應該可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性別認同,亦有 69% 的人稱會接受一個跨性別人士當同事。

研究中值得關注的一點是,高達 67% 受訪者同意香港應有法例保護因跨性別而被歧視的人,其中近半數人(45%)更表示「完全同意」,只有少數 14% 人對反歧視立法表達不同程度的「不同意」。雖然保護性小眾的法例不應該視乎主流意見支持與否,但民意毋疑是政府制訂政策時一大考慮。負責研究的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羅愷麗指出,香港現時缺乏性別承認法,跨性別人士不能在身份證明文件上更改性別以反映其性別認同,政府也沒有就私營範圍內針對性別認同的歧視立法,這次研究正正反映民意與現行法例之間存在差異。

 

原刊於 G 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