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出舒適區的雙性戀者 Chris:「作為小眾中的小眾,我沒什麼可以輸!」

2018/9/28 — 18:16

圖片來源:G 點電視

圖片來源:G 點電視

性小眾多媒體真人圖書館

【文:卓】

雙性戀者在性小眾社群是被排斥的一群,最常聽到的指控是「花心」。同性戀者認為雙性戀者最終會離棄他們,選擇跟異性白頭偕老,過「正常」的人生。可是,Chris 的愛情故事,正正撕破了這些標籤。

廣告

同志遊行隊伍中,朝氣勃勃的年輕同志揮著象徵驕傲的彩虹旗;健碩的男同志毫不吝嗇地展露健身成果;跨性別、雙性人、同志友善名人在路旁為參加者打氣;大小媒體到處尋找吸睛高調的性小眾進行採訪……Chris 邁著蹣跚的步伐,緊緊跟上人群 — 輕度肌肉萎縮症令她行動不便,要跟上大隊已經有點吃力,再看看身邊的 LGTI* 族群,自我認同為雙性戀者的 Chris 更自覺「跟不上隊伍」。

雙性戀泛指會被「男性」或「女性」吸引的人。別以為雙性戀者「男又得女又得」,一定很受歡迎,較少面對歧視 — 其實雙性戀者在性小眾社群是被排斥的一群,最常聽到的指控是「花心」。同性戀者認為雙性戀者最終會離棄他們,選擇跟異性白頭偕老,過「正常」的人生。事實上,部分雙性戀者真的會為了逃避社會的壓力,而選擇與異性結婚,然後用一輩子守著自己是雙性戀這個秘密。

廣告

可是,Chris 的愛情故事,正正撕破了這些標籤。

Chris 去年與雙性戀組織愛無界的成員參與香港同志遊行,但她坦言在隊伍中很難看見雙性戀。

Chris 去年與雙性戀組織愛無界的成員參與香港同志遊行,但她坦言在隊伍中很難看見雙性戀。

一個接受她一切的丈夫

他,是她的初戀。那一年,她才剛滿十九歲,但他已經三十五歲了。二人相識於一間復康機構裡,那時社工請同樣患上肌肉萎縮症的他教她使用排版軟件。Chris 開始注意到這位男生,漸漸對他有所傾慕,卻又不曾考慮表白。不過,在二人緊密的聯繫下,他反過來在 ICQ 向 Chris 表白了。雖然這個突如其來的幸福讓 Chris 有點不知所措,但最終 Chris 也答應了交往,轉眼間已經七年。

咦?等等!這不是一個異性戀故事嗎?哪有雙性戀元素?最多是忘年戀吧?

Chris 在網上撰文勇敢訴說自己的故事

Chris 在網上撰文勇敢訴說自己的故事

(延伸閱讀:一個殘疾雙性戀者的故事(1):迷惑中的成長路

原來,雖然在認識丈夫前 Chris 從未拍拖,但她早已意識到自己對男性和女性都會產生情愫,加上有著流動的性別氣質 — 今天作中性打扮,明天穿女裝 — Chris 清晰明白自己不論在性傾向或性別認同上,也絕不是一個典型的順性別者。正因了解到自己的與別不同,她起初才沒有考慮過向丈夫表白,她擔心對方不接受自己,害怕這段感情不能開花結果。

關係中的坦誠是 Chris 最重視的。因此她很早便冒著被拋棄的風險,向伴侶坦承自己的性傾向。他也沒有令她失望,並用一句說話換來二人十一年的幸福美滿婚姻生活:「這個世界很多人有不同性取向,是否因家庭影響、還是天生是這樣?我不知道,但這些其實都不重要,最重要是這一刻,你愛我就是了。」

雙性戀面對的歧視往往被忽視

雙性戀面對的歧視往往被忽視

(延伸觀看:【歧視中的歧視】對雙性戀最難聽的說話 – G 計劃 2017 作品

一段十一年的婚姻

丈夫的肌肉萎縮症比 Chris 嚴重很多。隨年月過去,肌肉萎縮引致他全身癱瘓,日常生活需要倚靠 Chris 和傭人照顧。現在每晚睡覺 Chris 也需要替他轉身,下午負責給他餵食。儘管過程十分艱苦,亦遇到很多困難,但雙方都無條件地接受和包容對方的一切,不離不棄。雙性戀花心嗎?丈夫是她的初戀,他們一起走過十八年了。你認為呢?

或許,愛一個人便會接納對方的全部,不論優點缺點,還是與他人不同的地方。雙性戀只是一個身分,這個身分並不會改變人的本質。假若你真心喜歡一個人,你就不會因為他/她的與眾不同而離棄對方。

Chris 與同患肌肉萎縮症的丈夫一起走過 18 年了。(圖片來源:愛無界臉書)

Chris 與同患肌肉萎縮症的丈夫一起走過 18 年了。(圖片來源:愛無界臉書)

永遠不出來 世界將依然不變改

一個雙性戀者,心愛的人正好是異性,其實故事在這裡就可以圓滿落幕。況且丈夫知道 Chris 是雙性戀者,二人可以一起「欣賞」女性,沒有比這更美好的結局了吧?可是,Chris 卻選擇公開出櫃,更加入關注雙性戀的團體「愛無界」。

原來,美滿的感情生活沒有令她忘卻雙性戀者所面對的壓迫。小時候,Chris 就讀天主教學校,不只甚少提及同性戀或雙性戀,更視之為一種罪,令 Chris 自覺是罪人,死後不可以上天堂;那個年頭資訊科技發展尚未成熟,無法在網上尋找資料,又不能向人傾訴,Chris 只能不斷閱讀,透過書本覓得答案。在這條艱辛的路上,她只可以孤身一人勇敢地前進。

在「同路人」的排擠、主流社會的忽視下,有多少人能像Chris般找到可以讓她活出真我的摯愛?事實上,Chris 身邊的確也有不少不能出櫃,甚至未能接受自己的雙性戀朋友。她笑言雖然她跟丈夫二人也是殘疾人士,但畢竟經歷過風風雨雨,能成為雙方的最強後盾:「作為這樣一個小眾中的小眾,我實在沒有什麼可以輸!」

站在弱勢的一方

Chris 透過「愛無界」在網上做推廣,又參與同志遊行、一點粉紅等活動,未來更希望透過向大眾分享雙性戀者被歧視的情況,講解何為雙性戀,提升大眾對雙性戀的認知和接納程度。

然而,Chris 所關注的,又不只雙性戀權益。她也會到復康機構分享情慾自主,希望殘疾人士了解自己的性權。同時,當她聽到殘疾人士因專用洗手間突然變成了中性洗手間而怨恨跨性別人士時,也會主動向他們解釋跨性別人士的困境與需要。除了這些社會大事,朋友就感情事向她傾訴,她也從不吝嗇分享個人經驗。

與其說 Chris 在為雙性戀平權,可能更合適的形容是:她以小眾的身分站在弱勢的一方。雙性戀,只是其中一個身分而已。

* 註:L、G、T、I 分別指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跨性別、雙性人

 

原刊於 G 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