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該不該支持同志教育?

2018/11/10 — 23:54

2018年10月27日台灣同志遊行

2018年10月27日台灣同志遊行

【文:陳立欣(文章原刊作者facebook)】

前言

之前在因緣際會之下,打了一篇公投辯論「支持同志教育」的講稿,因為是講稿,所以比較口語化;因為是講稿,所以預想的對話群眾並非本就支持同志教育的同溫層,而是對同志教育有疑義的人們(主要的假想受眾是家長)。這篇講稿最後沒有發揮它原初的功用,我原本也打算就此將之束之高閣,但最近公投的聲勢令人擔憂,光是同溫層內,支持同志教育的聲量就比支持同性婚姻的小上許多。此外,自己對這個議題多少有些話想說,但往往不知道要如何開口,於是重新拿出這篇講稿表達自己的觀點,並多少期待能說服一些人認同自己的看法--因為這件事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因為很重要,所以只好很羞恥得說,如果大家認同這篇文,歡迎分享(呃真的好羞恥啊啊啊)。

廣告

講稿主文

在正式開始闡述我的觀點以前,我想先為各位解釋一下現況下的法規和教育現場。2004年我國頒布性別平等教育法,是促進我國教育場域中實質性別平等的重要里程碑,而後為了具體落實性別平等教育,有了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其中第十三條明確規定:「性別平等教育的相關課程,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和同志教育」,這種去除性別歧視、尊重不同性別的精神,相信是今天正反雙方都肯認的目標,只是關於甚麼時候教、要怎麼教,雙方有不同意見,也因此有了今天的公投辯論會。

廣告

雖然有很多性別和教育議題值得我們細細討論,不過今天的辯論會是聚焦在國中國小階段是否應該實施同志教育,希望接下來雙方的討論都能著眼於這件事,而不要混入高中教材或是性教育等其他議題,以免模糊焦點。那現在的國中小教育現場長甚麼樣子呢?也許大家在line上看過很多說法,但是大多數被廣為流傳的案例,其實不是在國中小階段實施的教材,或是屬於私人閱讀而非正式的授課內容。

從現在的國中課本來看,關於性別平等的教育其實大多著重在破除性別刻板印象,例如男生也可以溫柔、可以喜歡編織烹飪;女生也可以勇敢、可以喜歡玩遙控飛機等,現在極少數涉及同志教育、比較有爭議的,是這兩張圖片(展示圖片):第一張圖的下面兩格,是一個男生說自己喜歡男生、另一個女生說自己喜歡女生,並說若是以後有機會,希望能變成真正的男生。第二張是性別光譜,分別從生理性別、心理認同和性別氣質三個面向,呈現出從「男」到「女」的各種過度、漸進的可能。這兩張圖片在部分家長的反對之下,現在都已經撤掉了。我明白有些觀眾對這兩張圖片可能有所疑慮,我等等會闡述我的主張和觀點,只是在進入正式討論以前,我希望各位能理性的區辨是非,先理解孩子們真正學習的課本長甚麼樣子,避免以訛傳訛。

圖一(圖片來源: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圖二(圖片來源: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為甚麼我們需要在國中小的階段在課本上放這兩張圖片,教導孩子們同性戀的存在?請注意,根據國家教育研究院院長吳清山院長和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校長林天祐校長所定義,同志教育(gay and lesbian education)是教導學生認識同性別之間有群友與密友關係的存在,讓學生了解多元性傾向,換言之,同志教育所做的,並非大力鼓吹同性戀並貶低異性戀,而僅僅只是「介紹」同性戀和多元性別給孩子們「認識」而已。

有人說不需要介紹、也不需要讓孩子們認識,只要用廣泛的品德教育教導學生尊重每一個個體就可以了。但這種想法常常忽略了一個關鍵,那就是想成為一個真正善良的人,同時需要知識與品格。

當我們在路上遇到因車禍而倒在路中央的傷患時,固然需要熱心與勇氣前去幫助他,但若我們只顧著自己的熱心而隨便移動傷患,反而會使傷口惡化的更加嚴重,良好的動機卻為對方帶來更糟糕的結果,這不是真正的善良。品格只能幫我們畫出理想和藍圖,唯有仰賴知識做為工具和原料,才能為我們蓋出夢想中的城堡。

美國的宗教團體曾在1990年代辦過一個活動,鼓勵年輕人自願得立下婚前守貞的承諾。這個活動也許有良好的動機,但結果卻與其初衷背道而馳。耶魯大學及哥倫比亞大學共同執行、為期長達八年、追蹤對象多達二萬人的研究指出,那些承諾於婚前守貞的年輕人比起一般人更可能從事沒有保險套的性行為,同時也更傾向嘗試口交與肛交。

教育學者認為他們並非惡意廢棄誓言,而是因為他們真心相信口交和肛交並不是真正的性交。可見就算是想要守護傳統價值,若沒有「知識」,也只會造成反效果。同樣的道理,「尊重」,也需要「知識」做為前提,也就是「認識」並「理解」是尊重的前提,若不理解,不可能達到真正的尊重。

要真正尊重一個民族的文化,就要知道那個民族過去的歷史和現在;要真正尊重一個宗教的主張,就要理解那個宗教的起源和脈絡,所以我們所教的一切關於國家、族群、宗教的知識,都是教導孩子尊重的重要輔佐,這也是為甚麼雖然我國並非政教合一而是政教分離,卻也會在各個階段的教育中,向孩子們介紹各大宗教的基本信仰;這也是為甚麼,我會站在這裡呼籲大家,要教導孩子認識並理解同性戀。

有人擔心,國中小就介紹同性戀、實施同志教育會不會太早?但一如各位所認同的品格教育要從小做起,與品格相輔相佐的知識當然也要並行才有效果。事實上,現在國小高年級就有教導原住民的歷史和漢人來台的經過,國中時更會詳細介紹基督教的創立、發展和與社會的互動,如果對族群和宗教的認識可以及於國中小,為何對同性戀的介紹不行?

有些家長的擔憂來自於國中小正值建立性別觀念的時期,擔心同志教育會混淆孩子的自我認知。在回答這個問題以前,我必須先解釋另一件事情,就是為甚麼很多人只是不支持同志教育,就被指摘為是歧視同志。

我相信不論是反對同志教育的、或是還在猶豫的各位,沒有人希望自己是歧視同志的,相信各位都願意以友善並尊重的態度與同性戀相處,但為甚麼不少同性戀不僅無法感受到善意,反而覺得自己被歧視呢?現在請容我先暫時跳出來,我先請問各位另一個問題:在國高中的階段往往是孩子們選擇未來道路的重要交叉路口,要走技職路線還是要繼續攻讀學業,如果要繼續攻讀學業,那要選擇文組還是理組?如果此時有人向各位主張:「不可以在國高中教物理化學,因為這個階段的孩子還不成熟還很迷茫,萬一有人其實想走文組卻被誤導走向理組,那該怎麼辦?」不知道各位的反應是甚麼?如果各位認為正是因為孩子們還很迷茫,所以才要多介紹、讓他們正確理解各個科目的內容,才更能幫助他們正確選擇的話,那同志教育又何嘗不是如此?在孩子們形塑自我的時期,教導關於異性戀、同性戀、跨性別者的正確知識,讓孩子們充分了解後能自我探索,更準確的認識自己,這不是一樣的道理嗎?

若各位認同對文組理組的回應,卻依舊無法接受同志教育,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請各位誠實的問自己:「是不是因為我覺得孩子們可以讀文組、也可以讀理組,但是我不希望孩子們當同志?」要坦誠得回答這個問題很不容易,因為確實,一旦發現自己在「找理由」討厭某個族群,就很容易踩上歧視的邊界。此時不論各位的主觀意圖是否良善,聽在同志耳裡、聽在跨性別者耳裡,必然會有被否定的感覺。如果我很「正常」、如果我沒有錯,為甚麼有人不希望他的小孩和我一樣?正是這種不自覺的對性少數族群的否定,讓同性戀覺得被歧視,間接阻礙了兩方的溝通和理解。

是的,正如我前面所說,理解是尊重的前提,在不夠認識、也不夠理解的情況下,不只大人們很容易因為諸多情事讓兩邊越來越仇視彼此,孩子們也很容易誤傷擁有不同性傾向的同儕。

2012年,友善台灣聯盟的調查發現,有58%的同志曾經在求學時被霸凌過,發生時期以國中為大宗,比例高達六成;2017年,高雄醫學大學教授暨精神科主治醫師顏正芳等三位學者發現,性取向為同性戀或雙性戀的男性中,高達88%曾遭受性取向和性別氣質的騷擾和霸凌;今年八月,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的調查發現,在成長過程中,12~15歲、國中階段的歧視狀況最為嚴重,且在被霸凌的原因中,「性傾向及性別特質」佔了近七成。

從以前到現在,多少年過去了,同性戀的孩子所受的壓迫和傷害一直存在,當國中階段長年來一直都是校園霸凌的巔峰時期,我們怎麼能不在此時、甚至更早的時候就開始教孩子們認識和理解?

此時回到最開頭的時候我展現給各位看的,國中課本裡那兩張具有爭議的圖,我想現在我能比較好得說明為甚麼孩子們需要看到這兩張圖。第一張圖,一個男生說自己喜歡男生,也就是圖的左下角那格,是在向孩子們展現並介紹同性戀的存在,「知道」有同性戀的存在是「理解」的第一步,而「理解」是尊重的前提;右下角這格是另一個女生說自己喜歡女生,並說若是以後有機會,希望能變成真正的男生,則是必須結合第二張圖片,也就是性別光譜,一起看。這個結合是希望能告訴孩子們,有一群人的心理認同和生理性別是不一致的,他們是跨性別者,期待孩子們能理解,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有夢想、能愛人。 

我的論述快結束了,無論您是否同意我的主張,相信有兩個共識是我們可以共享的:第一,人要懂得尊重,而尊重需要學習,只要有助於學習尊重,就是好的教育。第

二,1994年自殺的北一女學生林青慧與石濟雅、2000年倒在廁所臥於血泊之中的葉永鋕,以及任何因霸凌而失落甚至傷害自己的孩子,如果可以,希望這些悲劇永遠、永遠不要再發生了。儘管我們可以事後做很多研究、分析乃至於猜測,這些努力永遠無法使我們再次擁抱已經逝去的生命,但我們還是要竭盡力氣,因為我們的所作所為可能可以及時擁抱現在需要我們的個體。最後,請容我引用葉永鋕媽媽在2011年1月17日所說的話做為我的結尾:「我救不了我的小孩,我要救跟他一樣的小孩」,願葉永鋕是台灣的最後一位玫瑰少年。

如果您同意我的看法,請您在公投當天蓋下:

11號 不同意

15號 同意

謝謝大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