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慢必」提同性伴侶政策議案 揭政黨內部矛盾

2018/7/5 — 14:04

陳志全

陳志全

立法會下周三將會討論由人民力量陳志全(慢必)提出的議員議案,要求政府研究制訂讓同志締結伴侶關係的政策,史上首次將同志伴侶關係寫入立法會議程。

這項議員議案不具立法效力,而且在分組點票下勢遭否決。慢必如今積極遊說各派議員,不奢望自己的議案能獲得通過,只求經民聯梁美芬主張「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修正案同樣被否決。

投票結果下周揭盅,但立法會內的黨派矛盾已漸漸浮面。有民主派政黨內至今仍未能就議案投票立場達成共識,或不能作綑綁投票。另一邊廂,有建制派已表明會支持陳志全的議案,意味梁美芬的議案隨時因建制倒戈而被否決。

廣告

梁美芬提修正案 陳志全遊說建制中人反對

陳志全今次提出無立法效力的議員議案,要求政府研究制訂讓同志締結伴侶關係的政策。然而梁美芬另行提出修正案,大幅修改原議案字眼,表明要尊重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要求政府在研究同志平權政策時,「不能動搖現行的婚姻制度」。

廣告

慢必日前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斥梁美芬的修正案連「締結伴侶關係平權」等主體字眼都刪去。他擔心這會打開了先例,將來有更多民主派提出的議案都會被建制派扭曲、強姦,甚至是一年一度的平反六四議案,都可能被刪去「六四」字眼。

在分組點票之下,陳志全心知自己議案必然會被否決。如今他積極遊說地區直選的建制派,希望他們不要支持梁美芬「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修正案。

目前地區直選中,建制比民主派多佔一席。陳志全透露經過遊說後,或有四名建制派不會支持梁美芬:「經過個多星期的努力,其實都是正面的。我粗略估計,可能有四個建制派議員,都願意不支持梁美芬」。

葉劉淑儀:新民黨兩票支持陳志全議案

雖然陳志全拒絕在現階段公開這些建制派議員的名單,但其實只要翻查資料,不難發現部分建制派在同志議題上較為開明。

新民黨在2012年曾經在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的議案上投贊成票,黨主席葉劉淑儀近年大力支持本地團體申辦2022年的同志運動會(Gay Games)。葉劉周三(4日)接受《立場新聞》查詢時,表明新民黨兩票皆會支持陳志全的議案,「我會支持,因為佢只是研究而已,研究都唔畀人研究咩?我覺得(議案)合理囉」。

反同立場明確的民建聯黨內,曾修讀「婚姻與家庭治療」碩士課程的民建聯葛珮帆,在2012年的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議案中申請豁免,沒有跟隨民建聯立場,最終只是投下棄權票。

至於對今次議案的取態,《立場》記者嘗試接觸葛珮帆,但手提電話無人接聽。記者另致電其議員辦事處,並表示欲訪問葛的投票意向,惟議員辦事處職員指葛珮帆公事繁忙未能接受訪問。

公民黨未有統一立場 民主黨自由投票

不過陳志全坦言,即使成功遊說四、五名建制派不支持梁美芬,他亦難以控制民主派方面的票數,「他們不應承我一定在席(投票)」。

事實上面對同志平權的議題,即使是民主派政黨都顯得閃閃縮縮。兩大政黨民主黨及公民黨,在周三接受本網訪問時,都未能就今次議案作清晰表態。

曾經在同志遊行中擔任彩虹大使的公民黨楊岳橋,坦言公民黨對陳志全的議案未有統一立場,黨員之間仍在溝通,有個別議員有「較強烈」的想法。不過他表明,公民黨會一致反對梁美芬的修正案。

被問到自己的個人立場,楊岳橋表示自己作為彩虹大使當然有強烈想法,「但身為黨魁在這方面都要尊重黨」,承諾在投票時必定作出交代。

民主黨方面,身為基督徒的涂謹申曾經在2012年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的議案中投下棄權票。如今被問及對陳志全議案的立場,他仍然未有明確表態,稱與黨友仍然在商討當中,「似乎有可能自由投票」。

被問到能否承諾最少不會支持梁美芬的修正案,涂謹申僅表示:「我們未開會,唔能夠講邊個承諾,我點能夠代表七個人(即七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他亦拒絕就個人立場表態:「我要先在黨層次討論」。

楊岳橋曾經在同志遊行中擔任彩虹大使。

楊岳橋曾經在同志遊行中擔任彩虹大使。

陳志全:望民主派非因選票拒支持議案

陳志全坦言,今次議案對民主派而言都是一次挑戰,並非所有民主派議員都會支持,很多政黨沒有共同立場,不會綑綁投票:「我這條原來已經是有辣度,(有民主派政黨)裡面都好大爭議,所以最後沒有黨立場,根據自己意願分開投票。所以你數我這條有多少票支持,可能都是得十零廿票。」

他苦笑道,希望個別民主派議員只是因為宗教背景而不支持議案,而不是因為擔心失去教會選民支持:「可能很多都有宗教背景,我希望是這個考慮,而不是選票的考慮啦。」

慢必今次提出的議案用字溫和,只求「研究制訂政策」,甚至不提「同性婚姻」四字。明知議案最終都會被否決,為何提出的訴求仍是如此婉轉卑微?

他指議案未有提及同性婚姻,是希望這不會流於單純的立場宣洩,而是能觸及實質政策討論:「反正不論我寫得多溫和也不會通過,何不寫到最盡?但最後我用了比較包容、不太直接的方法去寫,用『政策』這較闊的字眼 …… 我不想這純粹是立場宣洩,我想政府進入討論,看到一些實際同志伴侶之間的需要。」

他亦擔心用字過於進取會難以取得足夠支持,導致議案被難看地高票否決:「去到如果『本會促請政府訂立同性婚姻法』,『議會陣線』都不是個個投得落,有些故意不在席。我們不想最後見到得三票,帶出來的信息更肉酸。」

議案必被否決 陳志全:討論仍有價值

明知議案必然被否決,陳志全仍然相信議會上的討論有其價值,「雖然最後都會否決,但我覺得有價值……今次我是在文獻上,在議會上第一次討論同性伴侶的相關政策。」

「這與是否通過無關,而是在討論的過程,迫政府接波。政府派甚麼官員來,領取遺體、醫療決定,到底現在的狀況如何……起碼由政府的口去說。這亦是一個價值。」他亦相信,議會的討論能對社會帶來積極作用,令公眾更為了解同志議題。

在同運圈中,一直有意見認為平權運動應該按部就班,先推動爭議性較少的反歧視法,之後逐步爭取民事結合甚至婚姻權,以免引起社會太大的反彈。縱觀香港社會,反歧視立法爭取多年依然遙遙無期,於此時此刻推動立法會討論同志締結伴侶關係政策,是否明智之舉?

陳志全表示,一直理解「按部就班」的同運策略,但近年開始有不同的想法。他認為反歧視立法時機早已成熟,若今日政府在議會提出亦很大機會獲過半數支持。然而政府一直按兵不動,同運不能跟隨原地踏步:「若果政府一直也不做,我們就只停留在這,純粹爭取反歧視條例呢?」

自覺與同志運動會有距離

平權運動激起的矛盾,從來不限於立法會黨派之內。多年以來,坊間同志團體四分五裂,基層、中產組織往往因路線之爭甚少合作。例如每年有份籌辦同志遊行的「香港彩虹」,會址位於佐敦某殘舊的大廈單位之內,成員大多是本地青年人。同樣是同志組織,粉紅同盟(Pink Alliance)成員包括推動商界社會責任的「社商賢匯」,以及由法律專業人員組成的「香港同志律師協會」。

作為首位公開出櫃的立法會議員,慢必將一切看在眼裡,坦言以往的確有不同團體各自為政,拒絕參與對方活動的情況,但認為如今這問題已有改善。他以最近公共圖書館收起被指宣揚同性戀童書事件為例,多個同志團體都已放下門戶之見,合力發起請願行動,「例如今次童書,(香港彩虹成員)Tommy、Jimmy都有來,沒有如此門戶之見,你的活動我不去,我的活動你不去」。

早前有香港同志組織成功爭取2022年同志運動會(Gay Games)的主辦權。陳志全亦坦言,自覺與此同志活動有距離,因為主辦活動的都主要是一班中產外籍同志,「所以我都有提醒他們,如果真是要做,如何可以做得大眾一點,不是一班外國人的小圈子。」

然而他不認為這是涉及階級問題:「可能你會覺得一班外國人開派對,可能這是文化差異、生活方式差異,我不會談到階級問題。當然你說同志平權運動可能是中產運動,飯都未食到,同咩志平權呀?衣食住行都未搞掂。」

在西九文化區草地上舉辦的同志活動「一點粉紅(Pink Dot)」,每年吸引不少俊男美女參加。活動經常有銀行機構贊助,以及免費酒精供應。有人會認為活動太中產、形式流於「嘉年華」,有違平權本質。

「Pink Dot我也不覺得是太嚴重。有人寫長文去批評,今日開完嘉年華,明日又如何?又如常上班,世界不會改變。其實所有抗爭都是的,用鎖鏈綁完自己在教堂門口,世界也不會改變。但我不會否定每一個動作、活動的門檻不同,你要看它正面的價值。」

「你能夠將那些只是晚上出現蘭桂坊的力量,搬到去陽光之下,讓所有記者影到,都是投射一個健康的形象。」陳志全如此說道。

2017年10月一點粉紅活動參與者合照

2017年10月一點粉紅活動參與者合照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