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性別承認法公眾諮詢說起

2017/10/24 — 14:53

【文:不妙花生】

政府就性別承認法的公眾資詢將於本月底完結,各方人馬踴躍發表意見。你有你支持,我有我反對,能夠自由表達意見在在是所謂現代文明社會的「表象」。今日大家經常引用的一句:「我不同意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雖然未必為伏爾泰所述,但亦主宰了將近一個世紀對言論自由的論述,甚至近年成為極端右翼的擋箭牌。可惜這套論述不足之處是清晰的,它未有回應當言論構成傷害,使他人的生命、財產以至尊嚴受損時(亦即行駛自由時侵害他人權利),我們該如何處理。而即使引入「傷害原則」作補充,似乎亦未能覆蓋到一眾歧視、騷擾、不實及誤導性言論所做成的心理和社會傷害。

是次公眾資詢的本質,也是類近。它首先是邀請市民用意見左右其他人應否享有基本權利,其次才是討論「如被承認的」基本權利該如何在社會中被體現。而這點,就是癥結所在,它的「底蘊」事實上並不怎樣文明,而只是一種單純訴諸多數人意願的決定,所以對小眾人士而言,情況向來不太樂觀。縱觀歷史,我們不難發覺要保護/爭取/重奪弱勢社群權利,甚少是直接達成公眾共識如投票或意見調查所實現,當中還需要不少契機。望望人數近半的女性,平權運動仍是如此漫長,若沒有戰爭令勞動力流失的時勢造就,也難說會否有今日相對豐碩之成果,更何況人數往往是處於絕對劣勢的其他社群?

廣告

有人或者會說,達成公眾共識才是民主的體現(假設各位嚮往是同一種民主而非某國式民主或建港式民主)。本花生並不完全否認這點,但想補充公眾共識只是其中一種體現,而需/應達成公眾共識與否取決於議題內容是否牽涉人的基本權益。一堆窮人集結起來共了少數富人的產,這點不用細想也知不公義,但為何我們卻能容許弱勢社群的「產(基本權益)」為大眾所共?

做成如此局面,主要有幾個因素,其一是部份人對民主的誤解。今人常將「少數服從多數」掛在口邊,往往忽視了「多數尊重少數」這層面,令民主淪為多數人的暴力。怎樣做到尊重呢?少數的聲音除了按某種比例在政治及公共事務上被表達外,他們的基本權益亦理應受到充份保障,作為社會公民被平等對待。

廣告

其二是成為弱勢社群的可能性,多數因何要尊重少數,除了因為這點符合所謂普世價值觀(aka 西方覇權強加諸全世界的規條),也是因為任何人(或其家人親友)也能成為弱勢社群,維護他們權益於己有益。但即使如此,成為不同弱勢社群實際機會率截然不同;另一方面心理機制亦有影響,影響我們對機率的主觀臆測。我們向上有期望,即使機會渺茫,也望有一日能龍穿鳳,所以多能對富人的基本權益給予肯定;向下則覺事不關己,也所以子宮頸癌、前列腺癌總是與男男女女無關,自然少了一份關心及對其權益之關注。簡單而言,因著「機率」,大眾對不同弱勢社群的尊重亦不對等。

而第三點,才是我們經常爭論對基本權益的不同理解。有關性別不安或有認同差異情況的相關小眾有何基本權益,本花生已在前文與某關注組討論時清晰援引兩公約及附文供參考,而諮詢文件亦有提及,此處不述。

那有人又會問,知道了公眾資詢體制的不公和背後成因又怎樣,我們難道要杯葛它?剛好相反,關心議題的朋友應

A)落力參與這場必然之惡,公眾共識雖不義,卻可能是目前唯一途俓。藉著公眾關注的時機,裝備自己正確知識以誘導「不明真相的大眾」,如對應上段第一點需公民教育,第二點宜提醒令其自覺問題切身不遙遠,第三點則需破除保守勢力的魅, 以訴諸正當權威的學術認知辟除不實聲明及偏見。

B)以平常心看待結果,變革非朝夕可成,需長期抗爭(雖然該等人士所受的苦已夠多),繼續喚醒社會以及國際關注,

C)呼籲港府緊隨西方先進社會、聯合國及國際公約組織作領導角色,而不是一直當和事佬,老好人,將責任卸及非常難達成共識的大眾,然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拖延至牛年馬月令小眾受苦。港府有份簽約就要履行義務,這是最清晰不過的事。

話已經說得夠多,最後在此勸籲聯署反對及抄考某意見書的各位朋友,停一停,諗一諗,細心研究當中內容,真的代表你本人意願?若你對議題有足夠認知,自會了解當中偏頗不實之處。關乎人命,萬望各位認真看待。感謝各位。

 

作者自我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