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電影就是武器 — 在同性戀違法的烏干達 他舉辦了同志電影節

2017/10/16 — 20:00

對同性戀者而言,烏干達或許是人間煉獄。

在這個保守的東非國家內,同性戀者遭受歧視、滋擾已成常態;同志平權活動屢遭警方打壓;傳媒多次將同性戀者的相片公諸於世,要求將他們吊死;性小眾面臨監禁,甚至被殺害……

在高壓的環境下,沉默是最基本的生存技能。然而有人卻冒著生命危險,堅持為性小眾發聲。

廣告

Kamoga Hassan就是其中一人,他拍攝了同志電影,又舉辦一年一度的坎帕拉國際同志電影節(QKIFF),希望透過大銀幕令公眾了解當地同性戀者的苦況。

近日他來港出席一連串的人權活動,並接受《立場新聞》專訪。

廣告

為了平權抗爭,他付出了多少代價?

平權活動屢遭警方掃蕩

上周,平權組織Planet Ally在中環蘭桂坊舉辦活動,請來Kamoga分享平權經歷。現場掛起一面烏干達國旗,旁邊則是象徵同志平權的彩虹旗幟。參加者一邊品嚐著紅酒小吃,一邊聆聽各地人權分子的分享,場面輕鬆愉快又寫意。

同樣的場面,不可能在烏干達內找得到。當地的同志平權活動,經常遭受政府打壓。明目張膽地掛起彩虹旗,有如是向保守政權宣戰。

例如烏干達同運人士Frank Mugisha早前在《衛報》撰文,就描繪了他舉辦同志遊行時的困難。他指在2012年開始舉辦同志遊行,即被警方以「懷疑舉辦同性婚禮」為理由作突擊搜查。2016年警方再一次突擊搜查同志遊行活動,並拘捕包括他在內的多位同運人士。今年當局更警告主辦方,若舉辦遊行將會被拘捕,甚至不排除會使用武力,最終迫使遊行取消。

不只是電影節 更是一場運動

2016年Kamoga籌辦了首屆的坎帕拉國際同志電影節(QKIFF),是全球首個在同性戀違法的國家內舉辦的同志電影活動。今年12月他將會舉辦第二屆QKIFF,聲言希望透過電影推動社會改革。

Kamoga坦言警方一直打壓平權活動,例如去年的一場同志先生、同志小姐選美比賽,就遭到警方到場掃蕩,並且禁止現場的參與者離開。有同性戀者深怕「被出櫃」,只好跳窗逃走,結果從高處墮下受傷。

他深明在烏干達辦同志活動,就先要避過警方的掃蕩,因此QKIFF只能以極為神秘的方式進行:參加者只能在活動開始前數小時方獲告知地點,入場前亦要被檢查身分,不同電影場次之間要經常轉換場地:「我們不需政府許可,這是一場革命。」

放眼國際,同志電影愈拍愈多。不過Kamoga卻認為,西方同志電影往往被當地人質疑,是在鼓吹西方同運價值。因此他更希望有烏干達人,能夠參與本地電影製作,以第一身角度訴說經歷,令本地人更容易接受。

今年的電影節特別加設一個名為「電影工作室(Film Lab)」的環節,將會邀請專業的電影人與性小眾交流,希望性小眾可以學習製作電影,繼而訴說屬於自己的故事:「這不只是一個電影節,更是一場運動,我們嘗試培育下一代的社運人才去發聲。」

電影就是我的武器

烏干達的保守媒體,曾經多次將同性戀者「強行出櫃」,令他們飽受人身威脅。2010年當地小報《Rolling Stone》刊出100名同性戀者的相片,並大字標題要求將他們吊死(Hang them)。

David Kato是一名烏干達同志平權人士,他的名字亦出現在《Rolling Stone》的同志名單上。報道刊出翌年,Kato慘遭殺害,外界普遍認為事件與他的性傾向有關。

Kato的悲劇,並沒有令烏干達傳媒醒覺。到2014年,另一份報章《Red Pepper》變本加厲,一次過披露了200位同性戀者的相片及名字,再一次挑動獵巫行動,令到更多的性小眾生命受威脅。

作為一位電影人,他眼見性小眾屢受迫害,希望透過電影作品為國內性小眾發聲。他於2015年發布的電影作品《Outed: The Painful Reality》,就是基於真實故事改篇,描繪這班被出櫃同志遭受的歧視及暴力對待。

「我相信發聲方能帶來改變,而作為電影人,我選擇透過電影去發聲 — 電影就是我的武器。」

14年反同法案掀逃亡潮

2014年烏干達總統穆塞維尼(Yoweri Museveni)簽署一項反同法例,大幅加強對同性戀的刑罰,法案在2009年的初稿甚至要求將同性戀者處死,因此被西方媒體形容為「殺戮同性戀法案(Kill the Gays Bill)」。

國會最終通過的法案版本,雖然取消了死刑罰則,但仍要求將多項同性戀相關行為判處終身監禁。該法令的內容包括:

同性戀性行為,包括口交,可被判終身監禁;
「惡化」的同性戀性行為,包括與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或患有愛滋病時進行性行為,可被判終身監禁;
進行同性婚姻,可被判終身監禁;
試圖進行同性戀性行為,可被判監七年;
宣揚同性戀,可被判監五至七年及被罰款;
宣揚同性戀的企業或非政府機構,其註冊登記會被註消,公司董事可被判監七年。

2014年8月,當地憲法法院認為該反同法案屬違憲,宣告法案無效。事件被視為當地平權運動的一大勝利,但事實上同性戀仍然面臨被檢控的風險。美國權威雜誌《外交政策》一篇文章解釋,即使新的反同法令被判違憲,烏干達原有法例都足以將同性戀者關進監牢。

例如由英國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法例,可將「違反自然秩序的肉慾知識」判處終身監禁。此用字虛無的法例甚少被使用,但亦不乏案例。同志平權人士Sam Ganafa就曾被控此罪。

2014年反同法案的通過,導致大批同性戀逃亡。不少烏干達的同性戀者,選擇逃往海外尋求庇護,散落歐美各地淪為二等公民。Kamoga指不少同志都在烏干達國內有成功的生意,卻被迫要到海外生活。

誰為無法離開的人發聲?

Kamoga坦言當時亦有想過離開,但最終打消念頭,堅持站在抗爭最前線:「我們幾位社運人士討論,如果離開能改變現況嗎?而那些無法離開的人,還會有誰為他們發聲?我不是要譴責選擇離開的人,但我不會離開這國家,這有如背叛那些無法離國的人。」

親眼見到身邊的十多位朋友,都已逃離烏干達,Kamoga感觸良多,坦言對此感到心痛。這亦成為他拍攝新戲的推動力:「我不希望繼續見到有人逃離國家,在不屬於自己的地方居住。」

他正在籌備的下一部紀錄片《Where is home?》,是要探討烏干達性小眾為了逃避檢控而在海外尋求庇護的情況。由於要走訪歐美各國了解難民情況,他仍在籌集拍攝所需的資金。

公開發聲方能保護自己

除了政權打壓,烏干達同性戀者在日常生活中亦飽受歧視。Kamoga稱當地已出櫃的同志難以找到工作;他們在城市租屋會遭人白眼;有人出櫃後與家人斷絕來往無家可歸,「大部分人都不敢出櫃,擔心要面臨的後果」。

在香港,同志友善的酒吧開得「成行成市」。但在烏干達,這些同志活動都只能秘密進行。Kamoga指如果沒有人脈介紹,一般人根本不知道這個圈子發生何事,同性戀要結識另一半並不容易。到近年手機交友程式興起,警方卻利用手機程式放蛇,捉拿同性戀者,因此大多烏干達同志都不願冒險使用。

作為一位公開出櫃、行事高調的同性戀者,Kamoga同樣身受歧視所害。不少從小認識的好友,都因為他的平權工作而與之疏遠,甚至連房東都不歡迎他:「在電影節結束後,我就需要搬家,因為房東對我的同志電影節感到不滿。我在烏干達的工作,令到我面臨很多挑戰」。

被問到會否擔心人身安全,他答道:「我每日都很擔心,但如果我不繼續發聲,生命可能更危在旦夕……這不僅是為自己而做,更是為其他不敢發聲的人而做。」

「我知道很多人擔心,為何我要在如此恐同的社會中爭取公義?但對我而言,公開發聲正正可以保護自己。我認為更多人應該要無懼發聲,如果你繼續沉默,永遠不會帶來改變。」

*   *   *

雖然香港與烏干達相距甚遠,並不代表港人對當地問題只能袖手旁觀。Kamoga呼籲香港市民關注及支持他的同志電影節,進行捐款或是參與義務工作,協助活動擴大其影響力。

「LGBT社群與大眾並無分別,都值得擁有同等的機會,不應遭受拘捕。我希望有一日,烏干達的情況能夠改變,我們都可以和平生活,這就是我的願景。」

有關坎帕拉國際同志電影節(QKIFF)的活動及捐款資訊,請見其官方網頁,並關注其Facebook專頁

有關Planet Ally將來舉辦的人權活動資訊,請關注其Facebook專頁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