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四十個中策組 都不能夠逆轉弱勢的同志

2017/10/31 — 15:00

象徵 LGBTQ 群體的彩虹旗 l m sew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象徵 LGBTQ 群體的彩虹旗 l m sew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文:五仔】

政府早前有意將中策組改組成「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下稱政統處),上周,政府於在多份報章以及網上公開招聘約二十至三十名「高級政策及項目統籌主任」及「政策及項目統籌主任」。昨天,政府公開了「委員自薦試行計劃」,自薦成為指定委員會成員,包括青年事務、公民教育、環境保護、禁毒、創新科技。筆者對於政府稍稍開放行政架構感歡迎。然而,措施對增強同志友善的環境,以及改善青年同志的生活毫無幫助。

金錢,對初投身社會的年輕人無異是誘惑。政統處提出的金額,更是比擬醫學,金融專業的薪金。但薪酬跟政治實效差之千里。根據公務員事務局招聘網站顯示,高級統籌主任主要負責: 進行公共政策研究 ; 帶領和指導研究項目;協助統籌跨局政策 ; 聯絡各研究界別 ;  策劃和安排公眾參與活動等。工作內容看似繁重,但細看之下,統籌主任的角色跟中學校務處與教學助理無分別。 兩者都沒有任何政策倡議的權力,策劃的項目亦無強制執行的法律效力。再者,政統處的角色更似公眾諮詢中心,集合所以委員會的諮詢期活動。請問特首該部門、該職位如何達至創新政策呢?

廣告

筆者身為同志,加入政統處能推動同志平權嗎?年輕人能夠參與更多政策研究未嘗不可,但假若政府沒有立法意志,政統處何來啟動諮詢、何來研究政策的機會呢?根據首份施政報告描述,政府需「進一步研究其他司法管轄區推行反歧視措施的經驗,為日後的公眾諮詢工作提供依據」。林鄭其後更表示香港社會未接受同性婚姻合法化。然而,政府隱瞞了平機會早於去年初完成整份反歧法研究報告。架床疊屋的研究、無限輪迴的諮詢只是無意義地消耗光陰,無助政府立法性傾向歧視條例。如果問責官員本身恐同,負責協調的政統處根本發揮不了作用。例如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其政黨民建聯本身反對任何性小眾政策,包括反歧視法諮詢。難道校務處可職員以不服從班主任的要求嗎?因此,最終政府還需鼓起勇氣,主動說服恐同政黨讓步。

那麼加入青年事務或公民教育委員會呢?兩者理論上與同志議題相關。根據政府招聘指引。青年事務委員會需研究及討論青年人關注的議題。公民教育委員會則負責推廣國民教育。兩者根本沒有空間解決青年同志被歧視的問題。 再者,在委員會職能方面,上述委員會理應推廣進步價值的實驗場所,但會內並無任何專題項目加強反歧視信息。公民教育委員會更只是草草拍攝「尊重與包容」廣告,內容空泛無教育性。更甚者,部分企劃更與性小眾逆行,例如青年事務委員會推廣「青年生命教育資助計劃」,當中「鼓勵青少年珍視和恪守傳統價值」。諷刺的是,傳統價值正正是維持異性戀制度及性別定型、反對同性戀。性小眾正是保守價值的受害者。政府竟反其道而行,鼓勵新世代進入架構,強化價值。人才方面,首先開放委員的空缺三數個,根本未能涵蓋不同理念的年輕人。其次,先莫論委員會內暗藏如民建聯李世榮般激進反同成員,溫和得如城市論壇主持蘇敬恆都未能進軍政壇,政府真的願意推動反歧視理念嗎?這些委員會,何談性小權平權呢?

廣告

現時青年性小眾面對社會廣泛的歧視。根本去年平機會的調查,百分之百性小眾受訪者均感到社會存在歧視,近九成受訪者更表示最近兩年曾受遭歧視。因此,長遠解決方式必然從教育入手,增加性教育資源和配套、訂立性別平等教育課程、加強平權意識。然而,該政統處和委員會均並未能實踐該願景。

香港同志欠保障,處境水深火熱。性小眾爭取的,遠比政府構想的多。按上述模式,儘管增加四十個中策組,都不能夠逆轉弱勢的同志,在暗室帶來一線光明。請問林鄭,你真的願意與小眾同行WeConnect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