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儘管 Pink Dot 「和理非」 他依然是少數派

2017/10/25 — 18:30

2017年10月一點粉紅活動參與者合照

2017年10月一點粉紅活動參與者合照

【文:五仔】

上周日,由大愛同盟、粉紅同盟及彩虹之約於西九文化區舉辦第四屆《一點粉紅》活動。當日以「愛•自然」主題表達反歧視理念。參加者紛紛穿上粉紅色衣服出席,人海浸滿了整個西九文化區。大會公佈活動有超過一萬人出席。出席的藝人星光熠熠,包括同志運動標誌明星何韻詩、黃耀明; 其他歌手包括鄧小巧、AGA、鄭欣宜、RubberBand、林奕匡、盧凱彤等。 剛出櫃的盧凱彤更帶同妻子余靜萍及母親出席活動支持。活動中更不乏政商界名人,包括慢必陳志全、平機會主席陳章明等。

星光何其燦爛。但筆者回想歷屆活動後,何其慨嘆。

廣告

由2014年起,一點粉紅從新加坡引進香港,讓香港同志平權運動「一開二」。一種是示威訴求形式,另一種是體驗愛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嘉年華形式。毫無疑問,兩者互補不足、互惠互利。筆者當然期望運動更多元化,吸引更多人參與。

但是,活動真的擴大群眾基礎嗎? 首屆活動逾12000人參加,最多參與者是第二屆,逾15500人。相反,每年同志遊行參與者均過不了一萬人,遊行最高峰為前年,呼籲群眾擁抱多元作遊行主題,約9500人出席。那麼反同陣營呢?2014年由九十四個團體,當中包括約七十個基督教堂會或機構支持的「愛爸媽、愛我家」活動逾32000人出席。不難發現,儘管潔淨、歡樂如嘉年華會的一點粉紅,都比不上反同遊行一半的組織能量。

廣告

每次舉辦活動是組織和動員的機會,如同「曬馬」。從朋友群組間聯誼,到性小眾團體表達論述,每次都是向外界展示人數和力量的機會。筆者感謝大會接受午夜男的參與,讓參加者多一個渠道接收性工作者的聲音,理解他們的難處,同時增加參加者的類型。其次,組織活動更是爭取外界支持的機會。港人生活忙碌,留意時事的人少之有少。因此,每年組織者都希望傳媒能多多報道辛辛苦苦舉辦的活動,讓市民了解活動背後的意義。然而,今年的情況更為慘烈,除了刊登於媒體網站外,接近沒有傳媒把活動放上社交媒體的「Feed位」,更不用提及任何一點粉紅專題報道,這意味媒體並不認為活動具太多新聞價值。我們必須承認,香港能動員挺同志的力量十分薄弱,而且毫無成長。當刻的感動絕於西九文化區的一角。粉色的夢幻依舊被顛覆黑白是非的反同陣營盤纏。同志平權的聲音未能突破同溫層,植根於香港社會。我們依然是香港少數派。

筆者重申,本人並非反對Pink Dot。相反,我們不應就此滿足,反而更需思考如何聯繫更多人參加。讓這類最溫和的社會運動,獲更多人以更低成本、更高意欲參加,擴大力量。請容筆者在此建言。動畫類作品一直提供天馬行空的想法,優秀的作品更能引發讀者反思,如果鼓勵作家設計獨有作品、吸引讀者理解多元的愛,未嘗不可。其次,港人對證書深感興趣,如果在場內舉辦一日證書課程,例如急救、製作手飾等活動,鼓勵市民參與。當然本人並非組織者,未能以實際考慮,上述內容只屬空想。筆者期望,這個體現愛的空間,可以更堅強地成長,讓更多人可能更自然地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