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8 年漢城奧運會外的公義

2015/7/23 — 11:42

三年前,一套以懷舊 90 年代的電視劇《請回答1997》,把觀眾一起帶回至 1997 年的韓國社會,不但叫好也叫座,吸引不少觀眾收看,也帶旺了當時剛剛冒起頭來的韓國有線電視頻道 tvN。兩年前,繼《請回答1997》熱潮後,tvN 再推出了《請回答1994》,以幾位 90 年代初大學生於首爾寄宿的生活與成長,道了出那些年的友情與愛情故事。

今年 tvN 決定承接著《請回答》這個系列的成功方程式,將於 10 月推出以 80 年代為背景的《請回答1988》。除了原有的劇本作家再度攜手合作、成東日與李一華也表示會再度飾演父母、有 Kpop 女團「Girl's Day」的惠利、朴寶劍、高庚杓擔任主演外,關於 1988 年發生的往事,也隨著劇集製作再次於社會引起討論,當中一件發生在 1988 年韓國的轟動一時的大事,其中的一句說話,至今還影響著當下的韓國社會。

提起 1988 年,想必一定會聯想到 1988 年於首爾 (當時還是被稱為「漢城」) 舉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1988 年能夠成功舉辦了令每一位韓國都引以為傲的奧運會,既能夠向西方國家展示出,經歷 20 多年的為了追趕西方工業現化代發展,韓國人集體為國家脫貧目標而付出的汗馬功勞,最終可以達成的喜悅。另一方面,成功舉辦奧運會,也是讓被視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的韓國,走進全球一體化大家庭的重要一步,因為自此之後,韓國經濟便更進一步走向金融、房地產與服務業為主的後工業化階段,以財閥為核心的圖利新自由主義便成為了韓國經濟的主軸。

然而,1988 年固然是韓國舉國上下值得普天同慶的一年,但其實於掌聲的背面,奧運會不消一星期後的韓國,卻發生了一單迄今為止仍令不少韓國人難以忘記的一單案件,此事想必會將會被收錄於於今年 10 月播出的劇集《請回答1988》的劇情內,那就是被稱為「池康憲事件」的韓國轟動一時的挾持人質事件。

1988 年 10 月 8 日,即在漢城奧運會閉幕不到一星期後,12 名一直被囚禁在首爾永登浦監獄的囚犯,於被移送至公州監獄的過程中成功逃獄。雖然他們等人均被外界視為嚴重罪行重犯,但其實他們都只是犯下一些較輕微的盜竊罪。然而,他們卻因為貧窮而未能獲得公平的審訊,結果韓國政府便以國家有權防止他們再犯罪,以防禦的原則一直拘留著他們。面對著無止境的拘留,他們同時又留意韓國的報紙新聞,看到當時總統全斗煥的弟弟全敬煥,同年借家族之便侵吞數以十億計韓圜的國家財產。案件審判了,結果只是輕判了 7 年而已。

當時,池康憲看著自己,只是盜竊了 556 萬韓圜,卻被判入獄 17 年,還要面對 10 年的防禦拘留,感到為何總統的弟弟犯了極嚴重的貪污罪,可以獲得輕判,但自己卻因輕微的盜竊罪,就被重判 17 年。深深不忿的他,因而便聯同其他犯下,借轉監獄之時便選擇逃獄。

連同池康憲,一共 4 位,他們 4 人從 10 月 8 日起不斷於首爾各處尋找避難所,最終於 10 月 15 日的清晨,他們逃到位於首爾西大門區北加佐洞的一家高姓的住所內,手持槍械並挾持這家人為人質,與警方對峙。結果,到了早上,超過 1000 名警員趕到那住所外,與池康憲等人一直於屋內屋外互相對陣。後來,到了中午,兩名逃犯見情況越來越難控制,決定於房間內自殺身亡,剩下池康憲單人匹馬與千名警察拉鋸。其後,他向警方提出要求,希望可以得到一盒 Bee Gees 歌曲《Holiday》的音樂帶,於家中播放。結果,他一邊播放著音樂,一邊向屋外全程由電視台直播的鏡頭大喊一句:「有錢無罪,無錢有罪」,然後手拿著一執玻璃碎片,向頸喉一?並自殺。最後,特種部隊衝入屋內,向他連開數槍下將他殺死。

這一單「池康憲事件」雖然已成往事,但於 2006 年卻重被提並重新拍成電影,中文名叫《逃獄風雲》,英文片名則用了當時池康憲於屋內播放的 Bee Gees 的名曲名稱「Holiday」。畢竟是劇情電影,當中固然加入了不少劇情化的元素,例如電影中的池康憲,被塑造成因為 88 年的漢城奧運,當時韓國政府為了「環境保護」與「重建」,便於他居於的貧民區木板村強行收村並清拆,結果導致他的一位朋友因反抗清拆而遭警察開槍打死。但事實當時的報導中,卻未有列明池康憲擁有因為 88 年漢城奧運會中,因居住的地方被清拆的背景。另外,現實中我們看到池康憲挾持人質時的片段,家人都是驚慌徨恐的樣子,但電影中卻寫成了人質為池康憲切水果給他吃,有點不同。

話雖如此,當時池康憲的一句說話「有錢無罪,無錢有罪」卻影響至今。現在,每當韓國發生一些有權有勢的財閥總裁與政治人物的貪污案件,而法院最終又卻以輕判了事,輿論便經常會以「有錢無罪,無錢有罪」來作抨擊韓國的檢察與司法制度的獨立性。近年,我們曾經看過因為逃稅而被判入獄,但後來又因基於國家利益的理由,前韓國總統李明博決定特赦三星總裁李健熙,也看過鬧出「果仁風波」的大韓航空前副社長趙顯娥的橫行霸道醜聞,再對比 1993 年韓國發生的童黨仇富殺害有錢人的「至尊派事件」與 1988 年的「池康憲事件」,看來於韓國社會裡,金錢、權力與最終的司法獨立,都是在資本主義於 80 年代後期與 90 年代以後,越趨鞏固於財閥與從政者後,公義都是向他們一邊倒傾斜,且變本加厲。

或許正如剛剛於上星期於韓國 KBS 開播的劇集《集結號》(Assembly) 的第一集中,作為一名造船廠的焊工,男主角真尚必 (鄭在詠飾) 於法庭上大喊一句:「燒韓國糖餅時多只會翻一次來燒,但韓國的法律卻連糖餅也不如,經常因為有錢人而推翻判決 …」。韓國的司法制度大概就是如此。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