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白分明

2017/12/4 — 12:56

特朗普從來沒有掩飾輕視黑人的態度,更激化兩族對立。

特朗普從來沒有掩飾輕視黑人的態度,更激化兩族對立。

【文:吳宛盈;圖︰香港電台】

甚麼是種族歧視?根據一般解釋,是指一個人以言語及行為,蔑視及排斥本身所屬族群以外的種族。在美國,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在1954年展開,持續十多年的抗爭,美國國會及眾議院終在1964、1965及1968年,分別通過民權、投票權及公平住宅法案,將「因種族、膚色、宗教或宗祖國籍等,用暴力或物理、傷害、恐嚇、干預他人」列為聯邦罪行,促使美國南部廢除一個世紀的種族隔離。

1965年,塞爾瑪的公共學校強制要取錄黑人學生。但由於反對聲音激烈,當時要出動軍隊護送黑人學童上學。

1965年,塞爾瑪的公共學校強制要取錄黑人學生。但由於反對聲音激烈,當時要出動軍隊護送黑人學童上學。

廣告

在強制融合政策下,黑人與白人一同讀書、工作、生活,全美國上下無人再感到奇怪,美國甚至在2005年選出史上首位非裔總統奧巴馬,在外界眼中,60年代前黑白分明的時期已經過去,但可悲的事實是,隨著強制種族多元法的法例消失,不分膚色的神話破滅,種族隔離正捲土重來,尤其在當年平權運動進行得最激烈的阿拉巴馬州城市塞爾瑪,再次一分為二,東面是貧窮黑人社區;西面是滿佈豪宅的白人天下。

廣告

60年代末的強制融和政策,讓黑、白人共處漸漸變為平常。

60年代末的強制融和政策,讓黑、白人共處漸漸變為平常。

在塞爾瑪,膚色會決定你所屬的學校,莎拉和其他黑人子弟,全都在塞爾瑪公立高中讀書,莎拉指班中有很多成績優異的同學,但偏偏因膚色及家境問題,大多不能選讀心儀的大學,而是要繼續過著黑、白分明的生活,入讀黑人集中的大學。

即使塞爾瑪公立高中不少學生成績優異,但因種族及家境問題,難以報讀心儀大學

即使塞爾瑪公立高中不少學生成績優異,但因種族及家境問題,難以報讀心儀大學

塞爾瑪的黑人平均工資較白人低70%。

塞爾瑪的黑人平均工資較白人低70%。

至於白人子弟,就會到私校約翰泰勒摩根學院上學,約翰泰勒摩根是公然贊成奴隸制度的美國參議員,學校用上他的名字,目的顯而易見,就是要表明不歡迎當地黑人入讀,就在孩子學習知識、孕育價值觀的學校裡,種族隔離已進行得十分徹底。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樣的情況在美國隨處可見。

育有兩女的白人謝西加,中學時也在公立學校讀書,對種族融和十分接受,亦有感情要好的黑人朋友,但她坦言即使自己願意在黑人學校讀書,但卻不能把女兒送進黑人學校,因為牽涉兒女考慮更為複雜,不敢亂作破格決定。

謝西加曾在公立高中讀書,非常接受種族融和,但面對子女教育問題,坦言不敢作破格決定,只能選讀白人學校。

謝西加曾在公立高中讀書,非常接受種族融和,但面對子女教育問題,坦言不敢作破格決定,只能選讀白人學校。

黑人泰莉莎和女兒的經歷,亦反映教育問題是黑、白人之間的死穴。2007年,以文化及舞蹈鼓勵種族融和的基金會「新思維」成立,原本相安無事,泰莉莎的5歲女兒桑妮更透過活動,認識不少白人好友,想與好友們一起上學,但當泰莉亞與其他黑人義工們,嘗試報讀摩根學院時,白人原本的友好態度忽然逆轉,開始激烈排擠他們,為免觸犯種族歧視條例,白人會避免直接指罵黑人,而是嘲諷、恥笑與他們交往的白人,形成另類種族歧視。

莎拉指直至12年級,才首次在校內見到白人學生,更形容他們為異類。

莎拉指直至12年級,才首次在校內見到白人學生,更形容他們為異類。

種族隔離重現,不止對青少年帶來影響,塞爾瑪過去25年間,少了一萬名居民,不少是不想跟其他種族共處而離開的白人家庭,結果有質素的勞動人口減少,失業率反而急升,黑人平均工資較白人低70%,更激化種族間的緊張關係,罪案率亦同時上升。更不幸的是,首位黑人總統卸任,改由經常以負面言詞及態度對待黑人的特朗普當選,更令黑白兩族對立。塞爾瑪的黑人面對種族隔離,顯得逆來順受,亦對奧巴馬最後任期無力解決問題感到徹底失望,只能求神庇佑。但願有多意見領袖和政客,願意挺身而出提醒及推動改變,將不公平、對社會有害無益的種族隔離消滅。

奧巴馬當選為首位黑人總統,曾讓世人以為種族隔離已在美國消失。

奧巴馬當選為首位黑人總統,曾讓世人以為種族隔離已在美國消失。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