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麗航空上,俯瞰平壤市外的異常景觀

2019/4/23 — 19:24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過去幾年出入朝鮮,多是以較便宜,且客量多的鐵路方式,從中國邊境的丹東進入平壤。想起對上一次,亦是唯一一次乘飛機踏進朝鮮境內,已是十年前的事。

這次參加平壤國際馬拉松,為了節省回程時間,結果便選擇了乘飛機直接從平壤飛至瀋陽,再轉飛到香港,可以在一天之內由朝鮮回到香港。相隔多年再次踏足平壤唯一的國際機場 — 順安國際機場,而且能目睹那座昔日猶如渡輪碼頭般簡陋的舊航廈,今天已搖身一變成為甚有香港國際機場現代化影子的第一與第二航廈,坦白頃刻第一眼望著時,已有點不可思議。

高麗航空迄今是除了中國國航以外,唯一朝鮮國家國營,並提供國際航線服務的企業。因經濟制裁與商營旅客的數量起伏,現在高麗航空只剩下飛北京、瀋陽、海參崴與上海四處的固定國際航班。當然,跟朝鮮旅遊時旅客自由都會受導遊監控一樣,乘客登上國營的高麗航空時,雖然導遊都已不在飛機之上,但空姐與其他工作人員,便會充當監察者的角色,小心翼翼地留意乘客的一舉一動。當中,拍照便是被一律禁止的行為。

廣告

至於為何不准在飛機上拍照,跟大部份我們在朝鮮旅行時,遇到那些叫人費解的規則一樣,我也不太明白箇中原因。登機前還擔心未能把握這次難得機會在飛機上拍照留念,幸好,這次我被安排乘座在較遠離其他團友的機尾位置,空姐未有太著意我的存在,因而我便能偷偷地在飛機起飛前後,把照相機向機外方向,拍了不少照片。

平壤的順安機場所在的位置,不算是市中心的範圍。從平壤市羊角島酒店出發,大概得花半小時至四十五分鐘左右的車程,才能到達。因而,當飛機起飛以後,從高空的角度俯瞰地面環境,我們都可以看到平壤市市郊位置的景觀,跟市中心的地貌大有不同。

廣告

沒有鬧市的高樓大廈,也沒有繁忙的街道景象,從空中所看,市郊的地方大都是寸草不生的荒地,另外也有一部份是剛在春季開墾,並進行播種的農地,貌似維持著極落後的發展狀態。此外,農地之間,我們也看到了一排排以相同顏色建造的簡陋住宅樓房,跟在平壤市以外其他地方城市的民居樓宇大同小異。

飛機一直從平壤往西邊的方向飛去,類似的荒涼景觀大體沒有太大變化,直至大概大半小時左右以後,當飛機飛至中朝接壤的地帶,進入中國境內,並宣佈準備在瀋陽降落以後,從窗外所看地的城市面貌,實在跟大半小時前所看到有天壤之別。

當飛機進入中國境內以後,我們的智能電話同時亦重新獲得網絡連接,堆積了近一周的短訊也猶如轟炸般不斷從手機中彈出。短暫了失去了聯絡,學會放下電話享受自由的我們,不消一分鐘,便再次成為手機的奴隸,人人也成了「低頭族」。

至於機上負責提供服務的高麗航空空姐與空少,原來他們都被國家限制行動自由,在飛機抵達中國以後,只能在飛機上簡單用餐,待下午過去便要原機飛回朝鮮。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