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來西亞大選前瞻(四):中美之間的馬國政治

2018/1/12 — 11:44

上一篇文章,談馬國政治背後的中國因素,這篇文章針對這點作延伸討論——在美國與中國之間,馬來西亞如何定位﹑如何應對,兩大國如何影響馬國政治。

2016年,馬來西亞國立大學學者Kuik Cheng Chwee在期刊Asian Politics & Policy發表論文Malaysia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What do Weaker States Hedge Against?,思考處於中美之間的馬來西亞的外交政策。他的基本觀點是,馬來西亞在中美之間,其應對方法是採取對沖策略,而非平衡政策。(The basic premise of this article that Malaysia’s deepening defense partnership with the United States is not a “balancing” strategy; rather, it should be seen as part of a broader alignment posture that is best described as “hedging.”)作者認為,這種對沖策略,有三個特點 :第一,堅持不「靠邊站」;第二,應對兩個大國的政策互有矛盾﹑相互抵銷;第三,對沖策略的意義,是留有後路與回旋空間。決定這種對沖政策執行細節的一大關鍵,在於執政精英對鞏固與強化自身在國內掌政認受性的政治盤算—例如,馬來西亞在經濟與國防層面重視與美國的關係,但這不代表馬來西亞執政精英會願意將所有雞蛋放在美國的籃內,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會為執政黨帶來政治壓力。事實上,美國聯邦調查局正在調查1MDB案,美國媒體的報導,也令1MDB案得到更多關注,這都對執政黨不利。

廣告

按Kuik Cheng Chwee在論文中的梳理,可以見到,不同時期的馬來西亞首相,對中美並無清晰的「敵友觀」。近期成為現任首相納吉政敵的前首相馬哈蒂爾,便是以納吉任內中國因素對國家日增的負面影響為抨擊重點。但在1997年接受Asiaweek訪問時,時任首相馬哈蒂爾卻曾問:「為何我們要戒懼中國?」

納吉對中美的態度,也與馬哈蒂爾相近。縱然在其任內,中馬關係明顯變得親近,但Kuik Cheng Chwee在論文指出,納吉任內也有加強美國與馬來西亞的聯繫,他的其中一個考量,是藉增強美國與馬來西亞兩國的關係,以減弱美國對馬來西亞國內反對力量的支持。美馬關係進一步強化的表徵,包括美國軍艦訪問馬國的次數增多,馬國也有更多國防人員參與美國的軍事計劃。其中一個較為明顯的例子,是在2010年,馬國一改以往態度,更積極參與美國發起的「金色眼鏡蛇」(Cobra Gold)軍事演習。

廣告

Kuik Cheng Chwee將中馬的軍事聯繫,視為馬國的對沖策略內容之一——面對中國崛起,馬國的應對是與之維持聯繫,而非採取排拒態度。2015年,納吉對中國媒體說,中馬軍事關係發展至歷史新高點,同年兩國首次開展聯合軍事演習。 2016年,馬來西亞開始向中國採購武器,當時«金融時報»報導引述評論,指這會為美日武器出售帶來競爭。

在大國陰影下,馬國的對沖策略並非弧例。新加坡同樣一邊在2017年9月中國與新加坡雙邊會議之中,加強兩國軍事聯繫,另一邊同時加強與美國的軍事聯繫,例如在2015年,新加坡首次容許美國在國境內佈置美國P8波塞冬(Poseidon)偵察機,在2017年9月,新加坡與美國首次在關島進行海軍軍事演習。星馬對沖策略的一大客觀效果,是令國家得以維持獨立地位﹑不輕易被捲入大國之間的紛爭。但新馬案例的不同處,在於中國正利用納吉政府的1MDB案政治醜聞,進一步擴大在馬國的影響力。究竟未來馬國能否保持其對沖策略的初心,還是在向成為中國「傀儡國家」(puppet state)之路進發﹑如同澳洲學者Clive Hamilton在其因北京壓力而被延遲出版的著作Silent Invasion: How China Is Turning Australia into a Puppet State所擔心的澳洲國家命途一樣,這便留有懸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