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國堤川大火意外 — 社會安全不感症的問題?

2017/12/28 — 21:4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2017 年底,韓國接二連三發生大型意外。三周前仁川近海才發生了船隻相撞事故,造成 13 人死亡,後來又有位於韓國中部忠清北道堤川市內的一楝 8 層高的運動中心,因一場大火而導致 29 人死與 29 人受傷的慘劇。事源最初於該大樓一樓的停車場,有汽車起火,火勢後來透過與一樓相通的入口,波及至二樓與三樓的女子汗蒸幕,而由於該店的自動門無法正常開啟,且濃煙可藉與地下連接的通道,一直向上流入,最終令大部份留在汗蒸幕的女子,不幸被活生生燒死,及另外亦因吸入有毒氣體,而命喪於大樓內。

事故發生後不足 24 小時,當地警方與調查機關,陸續公布有關是次暫時造成 29 人死 29 人傷的大型慘劇,當中初步已觀察出的事故調查內容。首先是在意外發生以後,正當當區的消防車隊預備駛進發生火警現場一帶,展開即時滅火與拯救被困人士的救援工作時,卻因為著火大樓附近地區街巷,大量汽車非法停泊,阻礙了消防車進入火災範圍,耽誤營救受傷人士的黃金時間。

另外,警方懷疑由於原來設置在建築物內的 356 個煙霧灑水器、通往中心樓層的樓梯上的防火設施,甚至在二樓的自動門,均因人為因素未有妥善安裝與正常啓動,導致大批市民受困在大樓,慘被活生生燒死。而且,受災大樓表面使用的水泥或石膏結構下,全都是使用費用低廉的泡沫塑料,極度易燃。當火線燃起時,不但立刻讓火勢加劇,且在大火下那些物料亦會釋出大量毒氣,使不少受災人士因吸入過量毒氣致死。

廣告

警方提出以上多點問題,其實都不是叫韓國人感到陌生的防火失誤。今年 2 月,位於京畿道東灘的 Metapolis 大型商場,發生的 4 死 48 傷火災事故,防災系統被關閉、未有設置灑水系統與大樓採用易燃與在著火後散發有毒氣體物料建築,同樣是導致是次奪命意外的主因。既然不是陌生,為何韓國政府未有在多次大型火災意外後汲取教訓,就以上種種防火漏洞立例規管?

其實早於 2015 年發生在京畿道議政府的住宅大火以後,韓國政府早已修改有關防火問題的法規,當中包括加強消防特別調查大樓有否設置灑水系統與有效的防火設施,另外對 2015 年以後修建的建築物,一律禁止承建商再次使用易燃物料,用作建築樓宇。同時,在今屆國會內,政府也通過了阻攔消防車前進的車輛,可被判罰 200 萬韓圜罰款的新法案,但這一切的努力,都只是門面功夫而已。

廣告

是次發生大火的綜合大樓,一年前在消防當局進行的檢查紀錄上,其灑水器與防火裝置據說仍是正常啓動,未知是否涉及到任何人為修改,把沒有的防火裝置寫成存在,騙過原有的調查。同樣,禁止使用易燃建築物料,生效期只在 2015 年以後的建築物,2015 年以前的大樓,在現行的法例中則仍未受規管,不幸地這次意外發生的大樓,正就是建築在 2015 年以前。

而且,新通過的消防車交通阻塞條例,當中的重點項目,如在規定道路轉角處或消防設施周邊列爲「禁止停車特別區域」的道路交通修正案,仍在審理。可見在發生多宗涉及到嚴重人命傷亡的大型火災事故後,韓國國民以至政府,仍未擺出應有的焦急態度,處理有關問題,只是讓危機一而再,再而三不斷發生。

每一次韓國國內發生大型意外事故,當目睹政府、有關部門、建造商與市民,他們的安全意識水平,未有從上一次事故後汲取教訓,容讓意外再一次發生,韓國媒體也會義正詞嚴地抨擊,韓國國政府與國民,同樣患有「安全不感症」。顧名思義,「安全不感症」(안전불감증)是指一國市民內的安全意識薄弱,或對發生災害時,未有對安全感到威脅的冷淡感覺。

這個詞彙,早於 1995 年,當首爾當年發生「三豐百貨店」突然倒塌意外後,媒體上便開始使用,來描述國民的反應。而 1993 年的韓國,由於一年內發生多單極嚴重的人禍意外,包括聖水大橋倒塌、西海輪渡沉沒事件與龜浦驛無窮花號列車翻車事故,國民也改稱時任的金泳三總統管治的韓國,為「事故共和國」。

而根據針對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內各國家內國民的「世界價值觀調查」,一般而言國家國內環境越不穩,國民重視安全感便相對較高,反之亦然。然而,有趣的是,韓國人對國家環境雖然感到不太安全(15 個國中排 12 位),但他們的安全重視程度卻未有因而提升(15 國中排 13 位)。有研究指出,這是與韓國過度重視國家經濟高速發展,帶來的負面反應有關。

韓國自 60 至 70 年代開始發展國家經濟,透過國家的力量,舉國上下的國民齊心一致為改善生活條件,奮勇地不斷工作,把自己以至國家的生產效率急速提升。然而,就是這種為趕及跑上發達國家之路的心態,國家把發展的側重點,都主力投放在生產力之上,但就在國家發展中生產力與安全的平衡處,權衡得失,韓國畢竟還是更視國家發展,才是真正的硬道理。

因而,這便造成了國家過份地強調生產力的重要性,把安全放在最輕的位置。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當要在短期內成就國家富強的目標,成為了不能被挑戰的金科玉律後,民眾對安全意識的遲鈍感,便慢慢建立起來。

正因為這種被扭曲的國民價值,成為社會的主流思想,民眾因而出現了兩種特殊的反應。一是每當發生意外時,民眾都會視發生意外,是因為自己「走運」所致。曾經有學者研究美日韓三國的汽車司機,在發生撞車事故後的反應,美日兩地的司機,多是把問題歸咎於是因為自己或別人的失誤,而導致意外發生。然而大部份的韓國司機,卻會認為自己只是「不幸」遇上意外,鮮會根深柢固地從改善自己或別人角度,理解事故,並且避免再有下一次意外的出現。

另一特殊反應,則是因為過度重視生產效率,導致他們往往忽視遵守基本安全守則和監管的重要,只在沉迷在看起來不錯的錯覺之上。但萬一意外不幸發生,政府也多只從懲罰角度,來解決表面上的問題,鮮有跳出問題框框,從根源與本質上,避免意外發生。

世越號事故發生多年後的今天,國民在沉重的悲痛中重新振作,國民的「安全不感症」確實比以往大大減少,對忽視安全保護的企業與政府部份,已抱持著零容忍的態度。希望堤川大火事故,能成為韓國多年來擺脫不了的「安全不感症」問題分水嶺,可以根深柢固地改變對安全感的態度,使不必要人禍不會再次發生。

 

**********

參考:https://goo.gl/8hs44W / https://goo.gl/6x4mSDhttps://goo.gl/8ZDy2s

原文12月23日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