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劇《Live》 — 探討警察本質

2018/3/28 — 11:55

韓國劇集《Live》截圖

韓國劇集《Live》截圖

作為 2018 年其中一套最叫韓劇迷期待的劇集 – 由《沒關係,是愛情啊》金圭泰導演執導與盧熙京作家四度合作製作的周末劇集《Live》(라이브),在 3 月 10 日啟播以來一直大獲好評,收視率亦節節上升,在剛過去的第四集裡,更突破了 5%,算是本年度韓國有線電視頻道的收視紀錄中,已取得不俗的成績。

劇集《Live》劇情主線主要講述李光洙飾演的嚴尚秀與鄭有美飾演的韓靜伍,兩位從大學畢業以後在職場打滾一直不如意的青年人,為了尋求穩定的公務員工作,結果二人無獨有偶地決定投考警隊。但在警隊執勤期間,他們每天也要面對著種種不同衝擊著處事價值與專業判斷的考驗,而在每一次挑戰下,他們也能從中理會出作為警員的喜怒哀樂。

廣告

熟悉盧熙京作家的韓劇迷,也許知道她筆下的故事一向偏著重對劇中人物的感情,作細緻的刻劃描寫,從而突顯出人與人間感情的變化。所以,劇集《Live》雖然是以警察為中心,但它卻有異於一般的警匪劇種,反而更是著力於透過故事與對白,先呈現出警員究竟是一種什麼的工作,另外再從他們的內心感情世界,帶起觀眾進一步赤裸裸地了解他們的日常生活是什麼的一回事。因而,劇名取為《Live》,也是象徵直播著警員的生活,一天 24 小時,一年 365 天毫無掩飾地如「真人秀」一樣,把活生生的事情告知觀眾。

為了力求把劇集內一切有關警員生活的事,都是反映出現實環境,盧熙京作家也花了整整一年時間,對數十名派出所警察進行了深度採訪,盡顯她對劇集的重視程度。而且,為了更有效把她內心所想的感情,傳遞給觀眾,她也特意找來那些一直受她重視,對他們演技投有信心一票的盧熙京「御用」韓劇演員,包括有成東鎰、裴宗玉與張鉉誠,參與《Live》的演出。

廣告

青春生活的苦難寫照

劇集一開始就如李光洙飾演的嚴尚秀與鄭有美飾演的韓靜伍,二人在名不見傳的地方大學畢業後,為了在韓國這個趨利的國家下生存,他們也力盡全力,咬緊牙關地過著營營役役的慘烈生活,無奈地不論是嚴尚秀在任職的礦泉水公司當實習期間,最後連投資在公司內的家庭存款也被騙光;還是韓靜伍在求職面試時被男考官以性別歧視她的出身,最終失去成為正職員工的機會,都是在道出當下韓國青年人,無論他們有多努力工作,最終每天的生活也是被挫折籠罩著。

為了滿足家人希望自己擁有一份穩定的公務工作,嚴尚秀與韓靜伍不躍而同地決定投考韓國警察。他們滿以為成功通過警察考試,便代表著往後的日子,可以平步青雲。只是在他們二人考進警察學校以後,面對著對警校學生處處嚴厲針對的警校老師,由裴晟佑飾演的吳楊春教官時,那刻他們才知道警察生活也不是一處可讓他們喘一口氣,輕鬆通過的避風港。

克服 8 個月的非人警校生活後,嚴尚秀與韓靜伍雖然正式通過訓練,成為夢寐以求的警察公務員,但是他們的卑微的薪金,還有每天最主要處理的工作,無一不是要清潔醉酒漢的嘔吐物時,就是與被稱爲「酒鬼」的酒醉者們的周旋。只是,他們深明警察的第一教條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對因醉酒而行暴力的市民,反過來使用武力回應,結果嚴尚秀無可奈何地只能對酒醉者低頭勸阻,吃下他們的拳頭重擊。

基層警察的無力感

被分派到全國最治安最差的警區「弘一」,嚴尚秀與韓靜伍二人在剛投入派出所的工作以後,便已體驗出作出基層警察時,面對具挑戰性的案件,他們的無力感尤其強烈。好像韓靜伍在出勤時遇上一單手法殘暴的性暴力殺人案,作為第一次親眼在現場目睹慘遭殺害的女性和其屍體,她也無可避免地受到莫大的精神創傷;嚴尚秀在如何待警察手則為執勤時的金科玉律,一直猶豫不決,因為一時警員應要百分百緊跟守則,一時又不能過份墨守成規,要懂靈活變通,最後他在為了拯救命在旦夕的老人時,卻破壞了案發現場的證據。二人的首度參與的警務工作,盡顯無力感的表現。

後來,嚴尚秀在公路旁設置的路障執勤時,面對著醉酒卻不合作進行醉酒測試的國會議員時,他緊跟守則並秉公辦理把他捉拿到派出所問話後。恃著身份尊貴的國會議員,便對派出所所長出言大聲辱罵,更對他拳打腳踢,最後所長迫於無奈地把他釋放,也是突顯出基層警察面對著位高權重的國會議員時的無力感,只能把原有的法律也丟棄一旁,給予他們不守法的特權。

鎮壓學生時的矛盾感

在這部電視劇中,我們經常從劇情中留意到,警察們的談話中經常提及對警察高層或對上司的冷漠和不信任等等狀況,只是警隊作為紀律部門,前線執勤警員只能低頭執行任務,或是對在組織內部出現問題或下達錯誤命令時,只能以自行改善或修正錯誤來處理,表現出韓國警隊猶有保留著在權威主義政權時期的形象。

就如在第 2 集中,嚴尚秀與韓靜伍強制解散佔領在某一大學校長辦公室裡學生的場面(比喻著發生在上年梨花女子大學時學生抗爭的相同情景),當然有評論指責劇集在鎮壓學生的片段內容上,刻意嘗試以描寫警察的苦衷作那一節的切入點,有單方面美化了鎮壓學生時的警察犯下的過錯。

但後來從二人在對話中,也剖白出當刻把學生拖離現場時感到非常難過,事後懷有負罪感,只是迫於無奈為服從上司要求而執行職務而已,也正是在暴露出警隊作為一個從上而下達指令的組織內,管理層只容許前線執勤不容許他們思考的問題。所以,作為矛頭,更應劍指且要狙擊那群坐擁權力的警隊領導人。

所以,其實 tvN 週末電視劇《Live》想探討的,就是「警察」這個職業,究竟本質是什麼?還有他們的喜怒哀樂又是什麼?那麼究竟盧熙京作家式的人文視野,放置在警員身上,最終想探討的終極問題是什麼,這一點也我們繼續追看《Live》的主要原因。

 

影片來源:TSKS 韓劇社
翻譯:鳳凰天使
參考:https://bit.ly/2DOcbYE / https://bit.ly/2Glv8H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