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劇《我的黃金光輝人生》— 擺脫「貴族責任」的韓國富三代?

2018/2/15 — 10:56

《我的黃金光輝人生》(황금빛 내 인생)一幕

《我的黃金光輝人生》(황금빛 내 인생)一幕

數近周韓國最具影響力的新聞,正於江原道平昌市舉行的「平昌冬奧」,由於有了南北韓兩國破天荒地共同參與,不論叫座力與震撼程度當然一時無兩。但另一單同樣關乎韓國國家命脈的事件,其實也不容忽視。上周一直被關在首爾地方拘留所的韓國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在法院作出的二審判決中,推翻了一審時法庭判下的 5 年入獄裁決,改判處李在鎔有期徒刑 2 年半、緩刑 4 年,得以在關在拘留所接近 1 年後,重新獲得自由,當庭釋放。

三星電子在副會長李在鎔重新回到工作崗位後,將會帶來什麼改變,或許仍是未知之數。但從他上年在法庭抗辯時最後的一番陳述說話,還有他在收押期間的生活習慣,重獲自由回來三星電子的李在鎔,那近乎一年間在收容所生活的衝擊,對他的人生反思也許不少。上年當他在法庭上作最後陳述時,曾經說到自己是「韓國國內負債最多的人」。另外,上周就在離開拘留所後,他又對記者說到:「在過去的 10 個月裡,自己在拘留所中曾經經歷了從沒經歷過的事情,還有在社會上從未聽過、平時也沒想過的人生故事 ...」據報,原來為富三代的李在鎔帶來莫大人生衝擊的,就是正在 KBS 熱播的周末連續劇《我的黃金光輝人生》(황금빛 내 인생 )。

廣告

獄中經常收看劇集《我的黃金光輝人生》的李在鎔,或許透過從劇集中,看到了韓國財閥們如何以高高在上的嘴臉,刁難百姓的場面,間接地使他體會到實際上現在韓國國民是如何看待韓國財閥,使他有人如此語重心長的人生反思體會。當中,尤其是同樣作為財閥的長孫繼承人,劇中曾經留美 MBA 後來回到擔任家族企業「海城集團」的戰略企劃室組長的崔度京(朴施厚 飾),他的人生轉變,正好叫李在鎔有心領神會的體驗。

尤記得在劇集《我的黃金光輝人生》的初段時期,作為「海城集團」長孫的崔度京,因為一次不慎的輕微交通意外,與當時同樣任職於「海城集團」,但地位只是一名合約低級員工的徐知安(申惠善 飾)偶然遇上。就在如何解決車禍問題上,知安告知度京由於上司千叮萬囑叫她不能報警,在苦苦相逼下,體恤知安的度京便把原來需要花上數千萬韓圜的維修費,一下減至 500 萬韓圜。但從來過著離地生活的度京,根本不知道 500 萬韓圜對知安這類只是出身低下階層,且是新入職大企業的合約員工來說,500 萬韓圜已是一個天文數字。

廣告

這樣的舉止,其實正就是反映出早期的崔度京,因著自己作為財閥三世的特殊地位,由於內心擁有一種認為富者要對低下階層背負一定社會責任的心態,所以便以為表面地在「甲乙關係」中,向「乙方」的知安擺出憐憫的姿態,便是盡下所謂的富者責任時,其實卻反過來在窮人眼中,這只是自欺欺人的虛偽行徑,而且更是凸顯出有錢人不懂世情的離地身份。

舊有時代,我們便稱這種行為為「貴族責任」(Noblesse Oblige),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當年英國愛德華三世揮兵攻打法國時,位於法國內的一處叫加萊的城方,在抵抗英軍入侵的過程中,由於得不當時國皇腓力六世的派兵支援,結果到最後還是要主動投降。投降後,加萊的民眾曾經向愛德華三世求饒,愛德華三世便提出要求加萊城內交出 6 位有聲望的代表,犧牲自己,才會放棄滅城的決定。

後來,果然有 6 名加萊城內最具代表性,且又勇敢的民眾,決定站出來代表群眾,向愛德華三世貢獻性命。最後在愛德華三世的妻子極力勸阻下,成功說服了他不殺死這 6 位代表。而這 6 位加萊的勇士,他們的犧牲精神,便被後世稱之為「貴族責任」。

然而這種所謂的「貴族責任」,在今天韓國財閥圈子裡,便成為了暴露他們對照顧社會低下階層時,那種不是發自內心,卻只是要尋找自我安慰的虛偽行為。正如度京母親的魯明熙(羅映姬 飾)三番四次專橫地提出要保送自己女兒到海外升學,因為她認為作為財閥家族的女兒,必須要達到社會期望,擁有一個像樣的學位與專長。當然,對不少人而言,能夠擁有免費到海外升學的難得機會,根本沒有推卻的理由。

然而從劇集呈現的情況,我們得知不論是知安或是她的妹妹知秀,面對著看起來似乎是一大誘惑的時候,她們的內心卻是認為這只是魯明熙假惺惺的體諒,因為實際上她們的母親,就是看不起窮人毫無專長的背景,只從富者角度專橫地為女兒計劃她們的人生。

早期的度京也患有同樣的「貴族責任」問題,只是後來在愛上知安以後,慢慢退出自己原有的位置,並且甚至離開原屬的家族企業,嘗試從低下階層的身份,重新開展自己的事業時,才發現自己一直以來在與知安的感情關係上,令知安不斷拒絕嫁入豪門,加入財閥家庭的主因,就是他背負著「財閥」這個負資產的身份。

幸好通過離開財閥生活,知安與度京,甚至是知秀,他們才能夠放下一直以為財閥能提供他們嚮往「黃金光輝人生」的錯覺,成功在木工、環保產業與弄麵包的個人夢寐以求興趣上,找出屬於自己該走的路。雖然他們各有所失,好像知安需要放棄與度京相戀、度京亦放棄了他的家族事業,還有知秀也放棄了到法國學麵包的難得機會,但比起困在籠子裡的財閥家中,他們最後能獲得的,必定比失去的更多。

未知劇集《我的黃金光輝人生》,會否為一直未能在家族中證明自己能力的李在鎔,帶來如度京般對財閥本質上的反思,甚至反抗的可能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