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衝出國際的威權主義

2017/11/3 — 11:54

研究民主化的學人Larry Diamond、Marc F. Plattner和Christopher Walker在其編著《威權主義走向全球:對民主的挑戰》(Authoritarianism Goes Global: The Challenge to Democracy)一書指出,在蘇聯倒台後一度出現的全球民主化,在2000年中葉起出現轉變,開始有政權反擊民主浪潮,以嚴刑峻法和監控技術等措施限制公民、社運人士、民間組織和媒體的表達自由和獨立自主。

而且,它們在本國擴張威權政治之餘,亦將其策略輸出海外,將威權政治延伸到國際層面。根據編者們在2014到2015年的研究顯示,威權主義衝出國際的原因之一,是由於各威權政府愈來愈懂得相互借鏡、合作以至行動,挑戰主張自由人權的國際秩序,在國際層面抑壓民主。當中,尤以中國、俄羅斯、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委內瑞拉「5個老大」(Big Five)為諸威權國家的旗手。

「威權老大」的一套「軟實力」

廣告

本書編者認為,這5個「威權老大」正在發展一套有別自由民主國家的「軟實力」(soft power),在區域和國際間推廣威權政治的價值和文化。首先在論述上,威權國家強調國家安全、文明多樣性和傳統價值,藉以否定民主是普世價值、試圖以自由民主作為基礎的國際規範。其次,它們立下新法,限制外國資金捐助本國公民社會組織,同時栽培「假自主,真受控」的偽裝非政府組織(pseudo-NGO)和「殭屍選舉監察團」(zombie election monitors),表面虛應國際社會要求改善民主質素,實質掩蓋其掌控民間社會和操弄地方選舉。再者,它們在財政上大力補助國有媒體在海外發展,積極在國際輿論層面推廣一個「另類政治現實」,力陳侵佔他國地域和打壓國內人權正當合理,樹立話語權。最後,威權國家持續審查互聯網,研發並實驗控制網絡空間的技術。它們最初僅運用「防禦策略」,即限制資訊流通;但時至今日,已經反守為攻,透過立法管制私人機構的網絡活動,及以網絡安全和反恐為名,發展不合乎比例的「網誌警政系統」。

上述的威權政治操作行之有效,亦和5個「老大」擴張國際經濟影響力有關。過去20年全球化的影響下,中俄兩國得以藉經濟一體化影響民主國家或初生民主國家的政治事務。它們和一眾不民主國家合作,在聯合國、歐洲議會、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等受國際法規範的組織試圖冲淡重視人權、自由、民主的特質,甚至自行發展國際組織如上海合作組織和歐亞經濟聯盟,藉以推廣有利威權政體的國際關係。

廣告

中國是本書其中一個研究對象。中國奉行一黨專政,在獲得經濟成就的同時維持威權管治,網絡監控和打壓異見技術到家,成為了不民主政體仿效的對象。在軟實力層面,它透過中國中央電視台在海外廣播,宣傳其管治成功,淡化關乎中、港、台的負面報道,藉以擦亮中國的國際形象。同時,中國在全球逾百個國家或地區建立上千個孔子學院或孔子課堂,「教授中國語文和文化」,並使外國人認為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穩定上揚。在外交層面,中國透過外交支援、經濟援助和投資機會,輸出威權政治,和志同道合的政權建立伙伴關係。「一帶一路」的發展,除了改善沿途國家的經濟基建,亦是中國藉以拉攏各國建立、支持威權國家發展。此外,中國政府積極催生和供養不少「非政府組織」(government-organized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它們參與聯合國的人權審核機制,為中國人權問題代國家辯護,甚至騷擾批評中國侵犯人權的社運人士和民間組織,意圖對冲國際人權論述,阻止國際機構審查中國的威權打壓。

中國威權政治非獨當一面

威權政治國際化,對我們有什麼啟示呢?

筆者認為有至少兩點。第一,威權政體於國內精於以法管治,國外又擅長以經濟輸出威權政治文化,在國際平台更巧妙地裏應外合,和其他威權國家及「非政府組織」抵制自由民主國家的固有規範。故今日了解威權政治,再不能單靠檢視一國的政府和社會關係,而要有政治經濟學和國際政治的視野與分析。例如,認識中國發展「一帶一路」,倘若純粹從經濟增長或基建效益着眼,只會見樹不見林,忽略中國以至其他威權國家輸出其政治操作、文化和價值的影響。

第二,可能有人會反駁,上述研究結果深具冷戰思維,強調中西之分、民主與威權的對立,否定中國的獨特性云云。然而該研究所反映是,中國的威權政治並非獨當一面,而是和其他主要的威權國家如俄國、伊朗等互相學習的結果。所謂「天朝中國」,雖然在修辭上別樹一幟,但在實質管治和外交上,都是以淡化自由民主政制和強調國家安全、監控個人和社會活動為依歸。我們身處香港,對中國政治尤其是十九大的影響,固然有強烈的興趣和實質的重要性;但過分吹噓、放大中國發展的特殊性,容易忽略中國和其他威權國家的相似性。

威權政體下公民應彼此學習

中國大陸不止影響香港,它和其他威權國家也逐漸連成一氣,影響全球政經格局。在威權政府互相借鏡的同時,活在威權政體下被打壓的公民和民間組織,亦應彼此學習,掌握政權操作的規律異同,而非獨善其身、孤立「奮鬥」。

 

延伸閱讀:Diamond, Larry, Marc F. Plattner and Christopher Walker edited(2016). Authoritarianism Goes Global: The Challenge to Democracy.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本文原刊於2017年11月3日《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