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朗普絞索(二) 美聯儲加息縮表

2017/8/24 — 13:24

美國總統特朗普(白宮網站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白宮網站圖片)

美聯儲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轉為鷹派。我反复說過美聯儲是政治機構,是大政府的一部分,服從大政府的宏觀政策。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多次抨擊美聯儲大印鈔和零利率行為,既得利益集團瘋狂斂財,掠奪美國人民的財富。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美聯儲迫於壓力立即轉向,連續加息。到6月,鷹派立場更加鮮明,宣布很快(預期9月)縮表。

特朗普風暴的重大意義之一在於,無論從權力還是影響力,特朗普都蓋過美聯儲。從克林頓到奧巴馬時期,美聯儲對經濟金融都起決定作用,其決策權甚至大於總統。尤其在奧巴馬任內,伯南克和耶倫一言九鼎完全主導,全球化大機器協調穩定運作。進入特朗普時代,美聯儲的態度變成一切決策必須符合特朗普政府的要求。

廣告

中國經濟金融界對美聯儲的錯誤認識,是中央政策大逆轉的導火索。表面上,美聯儲是獨立機構,美聯儲的經濟學家和金融專家通過分析和預測經濟前景,確保美國經濟發展。事實上,美聯儲的獨立是個美麗的謊言。中國的經濟金融界卻堅信這個謊言,因而認不清美聯儲的立場,自然無法預測美聯儲的決策。在特朗普當選總統美聯儲轉為鷹派的情況下,中國決策者不做任何準備。美聯儲加息縮表的立場明確後,中國體制才如夢初醒。

中國金融系統本身已經異常脆弱。如果中國金融系統穩固,即使美聯儲不斷加息縮表,也只影響部分金融環節,整個系統無需擔心。但是中國金融系統很脆弱,美聯儲剛開始加息還沒縮表,系統就受不了了。體制緊急行動,動用所有力量,力求“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廣告

中國金融系統的問題不是一天造成的。過去幾年我多次分析預測中國各領域危機,從實體末日到金融危機。體制一次次通過政策操控甚至暴力救市來掩蓋危機,掩蓋的唯一手段就是印鈔。大水漫灌實在太多,最後導致金融系統自身也陷入危機。體制調動各種力量維穩,貌似度過危機,實際上整個系統越來越搖搖欲墜。

美聯儲從建立那天起就是政治機構,徹底的政治化技術官僚機構。美國聯邦政府通過美聯儲更有效的操縱美國經濟,美聯儲的主要決策都反映政府和權貴集團的意志。更重要的是,美聯儲作為大政府的核心機構,通過各種手段不斷增強政府對社會的集權化掌控。美聯儲從政治出發,並不是確保經濟發展,而是為了政治而犧牲經濟。為達政治目的,美聯儲一次次製造危機,而且危機規模越來越大。美國控制世界經濟後,把世界經濟也拖入越來越嚴重的危機裡。

伯南克實施沉船行動支持奧巴馬上台。 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已經非常明顯,甚至小布什總統都提到危機,但美聯儲和各大金融機構都試圖掩蓋危機。 2008年9月,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奧巴馬在黨內打敗希拉里,但在全國大選中落後於共和黨候選人。美聯儲和各大金融機構主要是民主黨陣營,危機就是民主黨的機會,所以伯南克拒絕救助規模較小的雷曼兄弟,任由其倒閉,從而引發國際金融危機。美國民眾憤怒的把矛頭指向小布什和共和黨,值此良機,民主黨人奧巴馬高喊著Hope and Change,如願以償高票當選。

伯南克無底線印鈔支持中國經濟奇蹟。製造出國際金融危機後,美聯儲和金融業呼籲美國國會通過法案,小布什總統簽署,開啟大規模QE放水模式。奧巴馬上台後,美聯儲更加自由,伯南克隨時開閘,QE2,QE3。無成本美元進入銀行系統,大部分並沒留在低迷的美國經濟中,而是流向海外,尤其流向中國。無論製造業加大在中國的投資,還是國際游資尋求更多的投資投機回報,都把中國當做天堂。美元潮水一樣湧入中國,中國國內展開如火如荼的鐵公基和房地產,國際上大規模投資援助和奢侈消費。中國的鐵公基和房地產規模越大,對外投資援助越多,奢侈品消費越火熱,經濟增長越令世界矚目。中國大國崛起。

中國重蹈美國覆轍。 1980年代後,美元印鈔規模不斷擴大,無成本美元支持美國經濟增長。在蘇聯解體、歐洲日本陷入衰退後,美國成為拉動世界經濟的火車頭。但是無成本美元造成美國的互聯網泡沫、戰爭和次貸危機,重創美國經濟。 2008年次貸危機後,美聯儲更瘋狂印鈔,資金大規模流向中國,中國從出口導向的血汗工廠賺取外匯轉為外資依賴的接受流入無成本美元。中國外資依賴的模式與美國在次貸危機前的模式高度類似,而體制只看眼前,不在乎明天洪水滔天,所以體制瘋狂印鈔匹配外資流入,支持鐵公基和房地產大躍進,推動大通脹,推動實體經濟走向末日。

中國沒有印鈔自主權。美聯儲有美元印鈔權,可以按照美國的需求印鈔,然後通過美元的國際霸主地位,向世界轉嫁危機。中國沒有美元印鈔權,只能從美國接收美元。如果美國由於自身原因減少印刷美元,或者國際資本目的地轉移,不僅美元來源斷流,中國國內的美元也將流失。更重要的是,中國以美元為錨印刷人民幣,海量美元流入,創造出海量人民幣,按照利率比價,中國的貨幣總量遠超美國。中國嘗試仿效美國轉嫁危機,讓人民幣國際化,但人民幣國際接受度實在太差。所以,中國人民幣主要國內消化,一旦外匯儲備大幅減少,人民幣就直面危局。

耶倫就任美聯儲主席後緩慢緊縮,中國外儲隨之不斷減少。 2012年,伯南克面對奧巴馬的落後選情,瘋狂QE3支持奧巴馬連任。但事後奧巴馬不領情,對伯南克表示不滿,認為美聯儲過度印鈔導緻美國陷入流動性陷阱。伯南克任職期滿後,耶倫接任美聯儲主席,逐步縮減QE3,直至停止。 QE3縮減前,中國賬面外儲接近4萬億美元,不包括隱藏在其他國家或帳目下的資金。中國領導說中國外儲過多成負擔,QE3縮減後,中國外儲不斷減少,負擔越來越輕。

中國國內金融動盪與外儲減少交織,導致兩次重大外匯危機,即兩次股匯雙殺。第一次,人民幣國際化意圖破產。 2015年股災前夕,我指出股市將出現暴跌,隨後提出股匯雙殺,顯而易見的,股市出逃資金必然換美元離境,衝擊人民幣匯市。不出所料,股災後大量人民幣出逃,拋壓沉重。央行緊急採取措施,人民幣對美元突然貶值,即811匯改。人民幣貶值進一步導致恐慌,引發外匯危機。外匯危機爆發後,股匯雙殺概念被經濟界廣泛引用,描述金融系統的雙重困境。中國體制在危急形勢下不得不又投入巨額美元救市,最後終於穩住外匯市場,似乎力挽狂瀾。但以香港為主的人民幣離岸市場領跌,迫使中國大手筆從香港購買人民幣,以至於香港的人民幣幾乎被中國央行買光。

中國體製成美元賣家的唯一對手盤。體制雖然大動干戈暫時穩住人民幣匯率,但人民幣國際化成泡影。中國央行本想模仿美國,通過人民幣國際化向世界轉移超發的大量人民幣,讓世界幫助消化中國通脹,所以積極推進與國家間貨幣互換協議,多方推廣人民幣。股匯雙殺後,貨幣互換不再推行,香港的人民幣離岸市場基本停頓,體制向外轉嫁人民幣超發的意圖破產。進入中國的國際游資大幅減少,離開的卻越來越多。中國央行為穩定匯市,只能加大對匯市的干預,消耗大量美元回購各類人民幣。

第二次股匯雙殺後,中國央行脫錨印鈔。中國外儲開始減少後,中國人民幣M2仍在增長,意味著中國脫離美元印鈔。第一次股匯雙殺後,人民幣國際化失敗,脫錨印鈔的影響日益明顯,人民幣匯率難以持穩。 2016年初,市場再次股匯雙殺,央行被迫再次救市。兩次救市的措施一樣,印鈔和匯率相互矛盾的操作。一方面,面對股市暴跌,中國央行需要印鈔給國家隊救市,另一方面,面對匯率危機,央行需要用美元購買人民幣,而回收的人民幣需要銷毀,以保持人民幣與美元的穩定匯率。在此階段,中國體制動用大量隱藏在他國的美元外儲,使賬面美元保持相對穩定。

中國開始實施限制資金外流的強制措施。彼時中國還有不少外匯:歐洲大規模無限期QE,大量資金流向中國;中國保持貿易順差,外貿收入繼續流入;央行動​​用隱藏外儲,穩定匯率。不過外匯流出速度越來越快,資金流入根本無法支持流出。體制不得已開始限制外匯流出,尤其是外資的大資金結匯,中國以各種藉口卡住不放行。當時我說,中國從2016年2季度開始,將因外匯匱乏而各種付匯違約,體制經濟從中心瓦解,即經濟空中解體。

中國人一向越危急越僥倖,體制尤其如此。 2015年底開始,中國體制把資金聚焦到房地產,通過房地產渠道繼續貨幣擴張,也就是漲價去庫存。一批人高位賣房套現換美元出境,加劇金融系統壓力。中國體制押寶希拉里,如果希拉里上台,美聯儲將重回大印鈔老路,中國金融壓力將得以緩解。然而大獲全勝的是特朗普,美國形勢完全逆轉。但體制不僅沒有及時撤出漲價去庫存,反而加大規模,從一二線城市擴展到三四五線城市,人民幣信用擴張規模更大,體制心存僥倖的賭:第一,特朗普會被彈劾下台;第二,美聯儲作為獨立機構不會走鷹派路線。

僥倖的後果是始料未及。 2017年3月,美聯儲二次加息,中國體制驚慌失措,第二天就收緊房貸,並實施一二線城市限購。隨後體制繼續僥倖的坐等特朗普被彈劾,美聯儲轉鴿派,並沒更多行動。結果等來的是,特朗普不管怎麼被打擊就是不下台,美聯儲6月完全轉鷹派,不僅連續加息,還準備縮表。中國央行假裝鎮定的表示,美聯儲不影響中國,中國不跟隨加息。然而一個月後金融工作會議上,體制自敲喪鐘。

美聯儲加息縮表只是開始。根據美聯儲的預期,最終將使利率回到“正常水平”,即普遍認為的3%以上。按照這個水平,美聯儲還有巨大的加息空間,可以加到2018年底或2019年。更致命的是,美聯儲還將縮表,即大量減少基礎貨幣,市場上的美元貨幣總量按比例減少。縮表如發射核彈,隨著美元變的稀缺,世界金融將遭到沉重打擊。在6月美聯儲鷹派表態後,歐洲和日本相繼退出大印鈔,準備實施貨幣緊縮政策。加拿大央行為維護房地產泡沫本來硬抗著不加息,7月也只好加息,12月進一步加息。

隨著全世界貨幣大收縮,人民幣160多萬億的M2被擱在空中。中國體制擔心特朗普政府的貿易制裁,各種站台放風,“中美合作是唯一道路”,萬萬沒想到美聯儲竟然釜底抽薪,從基礎上對中國金融系統造成摧毀性打擊。美聯儲政策剛剛開始,歐洲日本也還沒真正行動,中國金融已面臨絕境。未來隨著美聯儲縮表,160多萬億M2完全失去基礎,將如海嘯來襲,把中國經濟拍死在沙灘上。

 

2017年8月20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