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如此討厭保守黨?

2017/6/13 — 6:58

英國保守黨facebook宣傳圖片

英國保守黨facebook宣傳圖片

英國大選暫時曲終人散,結果震撼全球。保守黨 (Conservative Party) 雖然仍然維持國會第一大黨,但卻失落國會的大多數。最新的進展是 Theresa May 正和反同、反墮胎、否認全球暖化和支持死刑的北愛爾蘭的民主統一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筆者中譯,下同)磋商,希望能結成一個鬆散的 “Confidence and Supply” 聯盟(註一),以組成政府。

不少評論嘗試剖析保守黨為何輸掉選舉,和英國政局,包括即將展開的脫歐談判,將會如何發展,我卻對如何從今次大選窺探英國年輕一代,並從而對照香港的年輕一代,更感到興趣。

保守黨在英國年輕一代的心中,和香港那些無恥政客在香港年輕人心中的地位大約沒有多大的分別:保守黨執政七年以來(首五年和自由民主黨 (Liberal Democrats) 聯合執政)劣跡斑斑,「本應」令年輕人感到絕望,但現實上他們在現實中並不那麼絕望。為什麼呢?

廣告

本文嘗試先回答第一部分: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如此討厭保守黨?

保守黨的劣跡斑斑

廣告

要細數保守黨的劣跡,可能要另外寫好幾篇長文才能做到,但主要的也包括下列幾項:

首先,其緊縮政策如何令國民保健處(NHS)和前線學校和教師等的資源緊絀,甚至有護士必須靠食物銀行維持生活(然後某名保守黨的大臣卻以一句黃子華式「係咁架啦」的漠不關心來回應)。緊縮政策也帶來警員人數的裁減,直接削弱英國對恐襲和罪案的防禦能力(其遺害在過去幾個星期全世界都有目共睹了)。

此外,David Cameron 在任期間,大幅度將大學學費加至一年九千英磅,令不少年輕人一畢業就負債累累(而且維持一段長時間),也令一些來自貧困家庭的莘莘學子對大學卻步。

倘若因為國家有財政需要而緊縮或加學費,那也罷了。問題是,保守黨另一邊廂卻對大公司大企業減稅。這未必是香港的「官商勾結」那麼嚴重,但也令不少人感到憤怒。

另外,Theresa May 由身為內務大臣 (Home Secretary) 以至後來登上相位後仍念念不忘如何廢除保障人權的 Human Rights Act 1998(一條在英國落實歐洲人權法案(European Conventions on Human Rights)在法例),臨近大選時還聲稱人權法案令英國不能有效防禦恐怖分子,此言一出立即受前刑事檢控專員 Sir Keir Starmer 狠批。

還有,保守黨的政策和立場朝令夕改:除了剛剛財政預算對 National Insurance 加幅的撤回,最近期的還包括其被恥笑為 “dementia tax” 的社福政策後急急聲稱收費其實會有上限(但政策公佈時她的衛生大臣明明清楚強調不會有任何上限),和這場本來不必有的大選 (snap election)。

也算得上罄竹難書。

但就算不提這些政策上劣跡,單單其將本身的黨派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和 Theresa May 如何在大選時仍然迴避選民(特別是年輕選民),就已足夠讓年輕選民唾棄保守黨。

保守黨的黨派利益、黨派鬥爭和脫歐公投

一切必須由脫歐公投說起:其實整場脫歐公投的緣起,就是由於前首相 David Cameron 無法擺平黨內的極端右翼份子,於是希望透過一個支持留歐的公投結果來壓服這些黨員,從而穩固其相位。但這樣做其實等同要全英國和他一起進行一場豪賭。最後他賭輸了,輸掉了相位,連帶英國也被拖進不明朗前景的脫歐深淵中。

David Cameron 在推出這場豪賭前有沒有想到英國的整體利益?恐怕沒有,因為他只想到自己的相位。

然後就是前倫敦市長和現任外相 Boris Johnson,為了挑戰 David Cameron 的相位而站出來支持脫歐,但根本保守黨內外的一個公開秘密就是,Boris Johnson 私下根本不支持脫歐,他只是期望 David Cameron 輸了公投後會辭職(事實的確如此),而作為脫歐主將的他,將順利成章的取替 David Cameron 接任首相。而他這樣做有沒有考慮過英國是否能承受脫歐的結果嗎?同樣沒有,因為他只想到 David Cameron 的相位(註二)。

當然,現任首相 Theresa May 上任後一直一意孤行的不顧英國的經濟和年輕人的前景推行所謂的「硬脫歐」,除了她本身對削減移民數目甚至廢除歐洲人權法案的執著外,當然也是為了綏靖黨內那些極端右翼分子,希望換取他們的支持,令她繼續擔任首相。

這種將黨派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的態度,還可從保守黨如何不鼓勵年輕人登記成為選民可見一斑: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在年輕選民中不受歡迎。

結語: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不像香港的那麼絕望呢

面對如此的政策,如此的政黨,如此的首相,加上在大選前保守黨以二十四五個百分點大幅度領先工黨,英國的年輕人的確有不少理由感到絕望。當然,在這一切以外,不得不提的是 Theresa May 如何在整個競選期間基本上一直迴避選民:拒絕出席 BBC 的多黨派電視辯論,拒絕和工黨黨魁 Jeremy Corbyn 對質,拒絕出席有反對聲音的集會,還有她那些那些如同機器人般空洞無力缺乏內容的口號:什麼 “Strong and Stable Leadership”(強而穩定的領導)、“No (Brexit) deal is better than a bad deal”(沒有談判結果比一個差的談判結果更好)、“A vote for Corbyn is a vote for his Coalition of Chaos”(投票給 Corbyn 就是投票給一個紛亂聯盟),等等。

這些理所當然令英國的年輕人感到厭煩。保守黨在年輕人中彷彿是一種「票房毒藥」,令大選在多年來首次出現了一種「年輕對年長」(Young against Old)的世代分野。

對年輕一代來說,與其說 Jeremy Corbyn 是「不可選的」(unelectable),保守黨才是真正的不可選。

在這個處境下,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不像香港的年輕人那麼絕望呢?容我下回分解。

 

註一:即是不是正式的執政聯盟(類似 2010-2015 年時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組成的那種),聯盟中的細黨只是承諾不會支持反對派的不信任動議,和在執政綱領(Queen’s Speech)和財政預算支持或保持中立。

諷刺的是大選期間英國首相 Theresa May 不斷嘲諷如何工黨勝出選舉將要透過組成一個紛亂聯盟(Coalition of Chaos)去管治。如今她和 DUP 的聯盟,卻名符其實是由穩定性到政治立場均是最紛亂的一種聯盟。

註二:當然,脫歐公投後他受到同屬脫歐派的 Micahel Gove 暗算而墮馬,讓 Theresa May 「冷手執個熱煎堆」,則是後話了。或許這也算是報應的一種。

 

作者 Facebook

(歡迎網上廣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