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洲撤居留權 大陸富豪黃向墨《環時》專訪反擊 「反共只是排華借口」

2019/2/12 — 14:11

向澳洲政黨捐贈巨額金錢的中國富豪黃向墨,早前被澳洲政府拖絕公民申請,永久居留權也被取消,他接受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專訪,重申澳洲情報部門證實他無違反當地法律,取消他居留權的原因如「性格原因」和「可靠性」,都是莫須有的借口;若攻擊他親近中國,澳洲和中國是邦交國,「親近中國不僅合法、而且合情合理」,所謂的反共只是排華的借口,更警告他今日的遭遇,同樣可以發生在其他華人,甚至其他族群。

黃向墨在訪問中稱,澳洲安全情報局的文件,「表明我沒有違反澳大利亞任何法律」,取消他居留權是因為「性格原因」和「可靠性」,都是「莫須有」的借口,「他們發給我的文檔中,就是含糊其辭的,我不理解,我的律師也不理解」;他認為當局「僅有」的兩個明確理由,是他擔任過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和現任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聯盟主席,以及他有商業關係和親屬在中國,「這兩個理由都是很荒誕的」。

「親共不是錯、更不是罪」

廣告

他又形容今次的事件「確實是十分意外」,相關部門調查他的背景兩年,實際上是澄清了他無違反任何澳洲法律,「挖地三尺,一無所獲」,令他意外的是,「一個宣稱民主、法治的體系,會放任情報機構的某些人用『莫須有』的罪名處罰一個毫無過錯的永久居民,乃至公然挑釁外交政策與國際承諾。」

他認為澳洲情報機關將他致力推動中國和平統一的言行,等同危害澳洲國家安全,「這個裏頭的邏輯,我也搞不懂」,因為澳洲自1972年已和中國建交,亦清楚闡明堅守一個中國的立場,質疑澳洲國家安全局的行動,等同公開違背國家外交政策。而即使情報局「某些人」,不認同澳洲外交政策,都不應該利用手中的權力,將自己對現行政策的異議「強加於弱勢的華人身上」,不是民主法治體系應有的行為,「今天你能如此對待華人,明天同樣就能針對猶太人、針對阿拉伯人。這才是最為危險的。」

廣告

黃向墨認為,澳洲政府能以國家之名與「紅色中國」建交,法律上也沒有任何反共防共限共的條款,「即便『親共』也絕不是錯、更不是罪。」

黃向墨又表示,外界對他的攻擊聚焦於他親近中國,「但中國畢竟是澳大利亞的邦交國、是頭號經貿夥伴,不是交戰國、不是敵國;親近中國不僅合法、而且合情合理」,強調自己是商人,對政治信仰無興趣,「但我是華人,熱愛自己的族群、熱愛自己的祖籍國」,亦希望推動華人融人澳洲,所以鼓勵革人參政,但「某些」機構和媒體無視他的動機,甚至誤讀誤解,「所謂的『反共』無非是他們用以排華的借口而已」。

向政黨捐款  因與人為善

黃向墨又為自己向澳洲政黨捐款辯護,稱他由2012年開始,應政黨和政治人物的要求捐款,答應是因為「與人為善、不習慣『說不』的華人慣性」,亦希望促進華人依法參政;但到2016年,外界開始質疑他的捐款,連一些平日競烈競爭的傳媒都步調一致質疑他,還有部份智庫學者呼應,「這是很蹊蹺的」,他更指根據一些「獨立報道」,這些質疑他的「智庫」,「不少與某大國的軍火企業相關」;黃向墨強調,不是整個澳洲都對懷疑他的政治捐款,而是「某些媒體」的「協同抹黑」,決不能代表民意和澳洲「沉默的大多數」。

澳洲《時代報》及《雪梨先驅晨報》是在上週二(2月5日)報道,黃向墨澳洲公民申請被拒,永久居留權也遭取消,澳洲情報部門經兩年背景調查,澳洲政府考慮他的品格和背景後,首次引用《反外國干政法》,拒絕黃向墨的申請。

持港身份證   妻5億買淺水灣獨立屋

黃向墨本身是香港永久居民,7年前由香港移居澳洲,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黃向墨持有「R」英文字頭的香港身份證。他分別出任兩間香港公司董事,分別是「玉湖發展有限公司(Yu Hu Development Company Limited)」及「華源保國際貿易有限公司(Oriental Green International Trading Limited)」。

華源保國際貿易已經在前年解散,玉湖發展有限公司仍是有效註冊私人公司,全部股權由黃向墨持有,另一董事是英文譯音姓名是 Huang Zhenghong,同樣持有香港身份證。

兩公司文件顯示,黃向墨改回原名「黃暢然」,他英文名字亦由「HUANG Xiangmo」改為「HUANG Changran」。黃向墨報住尖沙嘴服務式住宅大廈「凱譽」,該單位是由他2017年9月以8,480萬元購入。 另外,根據香港01報道,黃向墨妻子黃洁芳(洁為潔簡體字),上月以5.2億元,購入淺水灣道90號的獨立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