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花生角度觀察大馬變天

2018/5/10 — 19:36

Mahathir bin Mohamad(Free Malaysia Today段片截圖)

Mahathir bin Mohamad(Free Malaysia Today段片截圖)

【文:Wun Lee】

馬來西亞自立國逾六十年以來,首次變天。反對派希望聯盟成功改朝換代,擊潰執政國民陣線。

筆者對大馬政局認識有限,僅從網上媒體或參考其他文獻才有多一點認識,純粹自娛,故撰文分享自己的一點觀察。

廣告

觀察一:點票時間長──有懸念…

五年前因為到馬來西亞參加義工服務,一時對當地社會狀況感到興趣,於是留意當地媒體。那時剛好正值大選,跟現在一樣,下午五點投票結束就隨即點票。等到晚上八九點左右,大部分官方/非官方結果經已出爐,納吉已經宣佈勝利。

廣告

今日再次留意大選即時點票,發現選區結果消息公佈比上次慢得多;晚上十點左右,還只是公佈不足一半選區的官方/非官方結果,遑論哪一陣營宣佈勝選。

擁有龐大國家機器和資源的國陣,消息來源理應最廣。只要各地報捷,國陣豈不馬上公佈?但直至十一二點,只有百多個選區的官方/非官方消息,連納吉都未曾現身。那代表什麼?這意味著各地選區皆爭持激烈。

觀察二:國陣東馬票倉失火

投票日前不少評論皆認為,納吉會如同上屆一樣,輸選票贏議席。除了重劃選區,選區人口比例不均等有利執政黨的因素之外,上屆選舉納吉勝出的關鍵,在於東馬地區(即沙巴、砂磱越兩州,以及納閩直轄區)約四份一議席。

國陣以馬來人政黨巫統為首,而巫統在東馬的影響力不大,需要依賴當地土著支持,在這結盟之下,東馬地區長期由親國陣的土著政黨執政。

上屆選舉,反對派民聯在馬來半島共165席中,取得超過一半的85席;但在東馬地區卻只得9席,反觀國陣則取得48席,因此國陣能僥倖多活五年。

今次大選,國陣聲言要奪回東馬反對派的議席;結果在鐵票大倉砂磱越,反對派希盟在全州31席中,竟取得10席(比上屆增加了4席),還有2席被獨立人士奪走。

而在沙巴,希盟連同其盟友在26席中取得14席,議席大有進帳。國陣非但在沙巴失去半壁江山,更失去州議會過半議席優勢,出現懸峙議會狀態。

我一直傾向相信國陣今次大選仍會輸選票贏議席,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國陣在東馬地區的優勢。不過當我看見這個票倉如此失陷,我此刻(隔住個mon)都開始感覺到,大馬頗大機會變天。

觀察三:國陣華人政黨近乎被滅絕

執政國陣原有兩大華人政黨:馬華公會(馬華)以及民政黨。馬華曾是國會執政聯盟中最大華人政黨;不過當地華人皆認為,馬華長期跟打壓華人的巫統夥伴,出賣華人利益,故有「賣華公會」之稱。但華人長年保守怕亂的心態,仍會投票予馬華。

至於民政黨,曾長期盤據於檳城、霹靂兩個華人佔多的州份,曾是反對黨,但後來加入國陣;根據維基百科,民政黨打著一個旗號:加入國陣,糾正國陣。至於能否成功糾正到國陣?相信大家都笑而不語。

結果早在2008年,馬華、民政兩黨遭遇挫敗,議席大幅減少之餘,民政黨更丟失在檳城的執政權,落入行動黨手上。五年後2013年大選,雖然送不走納吉,但又攻陷了馬華大半議席,結果只剩七席,一度因此拒絕加入內閣,民政黨則只剩兩席。

馬華、民政兩黨這十年間一厥不振;到了今年大選,馬華大打中國牌,掛起黨主席與習近平合照的海報,借中國崛起帶動經濟等議題,希望打動華人選民支持。結果華人選民不太受落,繼續輸下來…

馬華、民政兩黨幾乎全軍盡墨,兩黨黨魁雙雙落選;民政黨則繼續棒蛋棒下去,只剩馬華魏家祥一人,險勝行動黨劉鎮東三百多票。假如沒有這三百多票,馬華恐怕被滅黨。

觀察四:回教黨生命力不容小覷

回教黨(正式名為伊斯蘭黨)是歷史悠久的反對派,他們主張建立純正極保守的伊斯蘭國家,抗拒世俗化,支持建立伊斯蘭刑法。

它曾是反對陣營民聯的成員,結果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最後跟行動、公正兩黨,這兩個世俗化,提倡公民權利的政黨決裂。

這個神權主義的政黨,選前一直不被外界看好,因為它受國陣以及有馬哈迪加持的反對派希盟兩邊夾擊,甚至預料回教黨會因此失去在吉蘭丹的執政權。我也以為如此,結果大跌眼鏡。

回教黨不但守住吉蘭丹,更奪取登嘉樓的執政權,甚至在吉打州出現懸峙議會的情況下,成為「造王者」,可見其政治生命力之頑強,不容輕視。

觀察五:真的有「馬來海嘯」!

選前外界不看好大馬能夠變天,但普遍承認,今次選舉結果難以預料;原因在於,沒人能估計到「馬來海嘯」的威力究竟有幾強。

當地民調稱,雖然國陣支持度下跌,但幅度未必足以令納吉政府倒台。其實無論當地人還是國外,皆對「馬來海嘯」會否來臨抱有懷疑。

問題是,選舉期間,反對派包括馬哈迪等各大領袖,竟然還可以自信滿滿地說希盟必勝,甚至反對派自己的民調,竟然作出主流評論/民調大相逕庭的預測:希盟可過半執政,並取得六個州份的執政權!

“Are you kidding?!”

究竟這是反對派自我感覺「十分良好」,好得能夠自欺欺人?還是政治宣傳技倆?抑或好似2016年美國大選一樣,外界一致看好希拉莉,結果侵侵這隻「黑天鵝」,弄得全球遍地眼鏡碎?無人看得透,我這個局外人更不會看透,惟有食住花生,隔住個mon,留意網上直播。

結果,海嘯真的出現了,正確而言,是「全民海嘯」──除了檳城、霹靂、雪蘭莪這些華人較多的州份,更橫掃國陣的傳統重鎮:吉打、森美蘭、馬六甲和柔佛,紛紛失守;整個馬來半島,除玻璃市和彭亨兩個州,其餘皆無一倖免。

The rest is history.

 

 

後記:509-另一個歷史分水嶺

在大馬超人丘光耀的fan page,貼了一張這樣的post:

(Source: 超人丘光耀超级粉丝专页)

以前,嫲嫲告訴我五一三那一日

將來,我告訴孫仔五O九這一天

五十年前,馬來西亞人經歷「五一三」的這個傷痛日子,這場因選舉引發的種族騒動,背後原因很複雜,而對於華人而言,絕對是個傷痕;這個傷痕存在近五十年。

五十年後的「五O九」,對於馬來西亞人,尤其華人而言,充滿著歷史意義。至於日後這個國家的發展如何,民主進程能否踏前一步,更深層次的族群問題,會否有機會化解,實言之尚早。但無論如何,這絕對大馬歷史的另一分水嶺。

 

Wun Lee

2018年5月10日

作者自我簡介:國際本地時事歷史兼花生愛好者;即使香港前途悲觀,仍深信在黑夜之中,最終仍見曙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