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元族群的理想民主是什麼? — 評《馬來西亞民主轉型:族群與宗教之困》

2018/3/6 — 17:32

《馬來西亞民主轉型:族群與宗教之困》封面

《馬來西亞民主轉型:族群與宗教之困》封面

【文:吳益婷(馬來亞大學中文系高級講師)】

族群政治一直是馬來西亞的政治特徵,而近年的伊斯蘭化政策更加深了族群政治的複雜性。這本著作篇幅不長,但涵蓋面廣,勾勒了馬來西亞政治發展重要趨勢,對重大事件都有討論。本書(王國璋著,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東亞焦點叢書〕出版,2018年1月)最關心的是馬來西亞民主發展之路所面對的主要挑戰,文獻擇取相當多元化,算是中文學術著作裡解讀馬來西亞政治的最佳讀本之一。

本書先概述以獨立前的政治秩序為鋪墊,然後進入馬來西亞政權與社會結構演變的討論。論述的基本主題圍繞在“華巫博弈”,即馬來人和華人之間的權力關係上。

廣告

第一章概述了英國殖民政府時期馬來亞的政治秩序,以巫族和華族權力關係的演變與定調為主線。這一章主要解釋這個秩序形成的歷史因素,追溯時期自馬六甲王朝至英國殖民政府的族群視角與政策。在討論歷史上的事件如馬六甲王朝,作者對官方敘述提出不少批判,也提出官方的語言與文化政策促成了今日族群分化與政治的分歧。如果讀者想在這章尋找新的史料,將會失望,因作者志不在此,而是傾向于批判現有的官方歷史敘述。

到了第二章,作者以學界對馬來西亞政體的主要觀點來列出國家政體的演變歷史。獨立初期,馬來西亞政體被視為“行政國家”和“協和式民主”。這些政體的特徵,原是學者企圖解釋馬來西亞作為多元社會卻能維持長期穩定的理由。當這些特徵消退後,作者認為執政者仍能維持穩定,主要是馬來西亞屬於雙族群社會,華人面對有暴力威脅的族群政治選擇了妥協(他使用“銳氣盡失”),為國家的治理提供了穩定的因素。

廣告

實際上,協和式民主的特徵還包括主要族群的政治大聯盟,雖然當今的現實局面是一黨獨大,但是不同族群聯盟還是朝野陣營的模式。今天國陣仍然能握有支配權,不少馬來學者認為國陣還是以“納入”(accommodation)的策略來贏取非巫統政黨土著的政治聯盟;有學者對國內非主流的伊斯蘭勢力的研究顯示,巫統還是有嘗試納入非巫統的伊斯蘭勢力。這一點一般被華巫對立的政治視角所忽略的。

第三章梳理了馬華政治的轉折,以1969年“五一三事件”為重點。這章結合了官方和學界的看法,說明流血暴動的起因和過程,但作者似乎傾向認同五一三的發生乃馬來人暴力反制華人對馬來主權的挑戰,算是拒絕了官方論述裡歸咎族群經濟不平等的說法。作者也扼要地列出了五一三的影響,包括對華人心理所形成的陰影和巫統領導的政府將土著“特殊地位”具體化。五一三之後,馬來西亞政府也逐漸走向威權化,包括加深對國家機關的支配,籠絡反對黨,馬華政黨的實力衰退。但是,在這樣的時期,華人民間組織如董教總的政治領導則尋求前瞻性的政治突破,如提出“三結合”與“兩線制”等建議。

這章的有趣觀點是作者對兩線制的解釋。作者認為這個願景反映馬華社會主流意識到要華人政治需融入“政治主流”。但是作者對“政治主流”提出了不確定的疑問,所謂的政治主流到底是跨族群政治還是“類馬來兩黨制”。如果是後者,作者認為那依周旋在族群政治的框架裡。

第四章談另一個重要發展,即伊斯蘭政治的復興,作為五一三後的馬來政治新局面,也同時點出了馬來新政治發展 —— 公正黨崛起的歷史意義。作者的觀察是無論是馬來左派、巫統或伊斯蘭黨都共用馬來民族主義的激情,當馬來左派萎縮,巫統壟斷馬來民族主義的詮釋,“宗教”成為唯一可抗衡巫統的力量 。

第五章探究了過去十年的政治發展,以2008和2013年的全國選舉為討論焦點,思考兩線制的特徵與前景。作者敏銳地指出,二十世紀末與國陣對抗的反對陣線所採取的模式類似國陣,強調多元族群聯盟,但由馬來領袖主導。問題是反對陣線,尤其是希望聯盟,成員党之間還未對核心價值達到共識,尤其是國家本質性的價值,如伊斯蘭國、馬來特權等。作者所提的結構性問題包括選民的集體價值觀,如以族群考量投票。若這結構不改變,未來的兩線制局面將是“類馬來兩黨制”,因為兩個陣營都得爭取這最大的選票市場,也就是說在朝在野陣營都是馬來主導,其他都是附庸。這樣的預測聽起來令人對非馬來人的前景感到不樂觀。但是作者語峰一轉表示,馬來西亞政治發展即使周折卻還是依循現代化理論的模式,即經濟發展所生產的中產階級帶領民主化的抗爭。

本書的不足之處也許是最後一章,也就是第六章。這算是總結性的一章,但是反而沒有之前的論述精彩,比較像一般評論人的分析,訴諸概括性和印象性的族群集體心態和政治精英的操弄,如類似“更重要的是馬華銳氣已失,但馬來社會憂懼未失”的結論,沒有延續之前關於族群問題與民主化發展的結構與理論探討,提出總結。

整體而言,對於想認識當代馬來西亞政治發展的人,這是極好的入門。對於許多名詞,概念,事件等,作者都提供了注腳。這些注腳顯示作者對馬來西亞政治研究的基本知識十分豐富,而且相當準確,筆者沒有找到錯誤或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資訊。

另外,作者對文獻十分忠實,他對現有英文學界裡的視角都提供了注明,而且閱讀量廣,理解透徹。本書另一優點是論述十分客觀,雖然從華人觀點出發,但是在觀點呈現上已經儘量提供既有不同視角,這在中文學術界顯得特別難得。

但是閱畢此書後則對作者心中的理想民主感到好奇。他彷彿心中有一個理想民主政體,但那個民主政體的社會是如何的,有哪些歷史與社會特徵等,則沒有提起。如果他理想中的民主政體的產生,不是植根於多元族群與宗教的土壤,那作者認為馬來西亞要過度到他所舉例的的民主國家是否實際呢?

他所舉的例子,以歐洲為主,也有東亞,而他似乎看到這些國家有“核心價值”,但是馬來西亞人民似乎沒有核心價值。除了族群與宗教不同,還有其他原因嗎?作者沒有在書裡提及人民語文教育背景的差異性,卻在最後一章最後一段分析此為馬來社會社會分歧——“相異的語文教育背景,往往會培養出相異的世界觀與價值觀,馬來社會的內部歧異,或會跟著逐漸擴大,”說明英文教育在馬來西亞的復興對馬來社會的影響。從這本書點來看,作者確實意識到不同語言教育背景對社會分歧的影響力,但本書沒有面對不同語言體系的國民教育在培養共同核心價值觀上的挑戰。而這點卻恰恰是馬來精英所解釋社會分化緣由。

 

(本文為節錄版,全文將刊於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出版之《香港社會科學學報》第51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