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尼地震海嘯災民 狹縫中尋生機

2018/11/1 — 14:48

帕盧著名的黃色跨海大橋在這次的地震和海嘯中被完全摧毀。(香港世界宣明會圖片)

帕盧著名的黃色跨海大橋在這次的地震和海嘯中被完全摧毀。(香港世界宣明會圖片)

【圖、文:陳倢朗(香港世界宣明會國際事工主任)】

印尼東部的蘇拉威西島今年 9 月發生黎克特制 7.5 級淺層地震,並觸發海嘯,至今證實導致逾 2,100 人死亡。身在香港的我們,望着冷冰冰的數字,大概難以想像地震和海嘯的可怕,但這次我們有機會親身到訪,聆聽災民的真實故事。

相比日韓等熱門旅遊國家,港人對印尼的認識相信較少,最熟悉的大概是度蜜月勝地峇里島。但有千島之國之稱的印尼,又何止峇里島的美麗?位處是次震央附近的帕盧(Palu)市,原本亦是個風光明媚的城市。位處赤道的她坐落在帕盧河入海口處,除了延綿十數公里的海岸,海口處還有一座美麗的黃色大橋,是當地備受愛戴的地標,如今卻被徹底摧毀。

廣告

帕盧著名的黃色跨海大橋在這次的地震和海嘯中被完全摧毀。

帕盧著名的黃色跨海大橋在這次的地震和海嘯中被完全摧毀。

廣告

9 月 28 日地震發生當天正值帕盧市市慶,市內氣氛熱鬧,無情的地震卻偏偏在此時發生,使很多人措手不及。市內隨處可見被毀的家園、商場及工廠,令災民的生活及生計大受影響。不少人只能在被塌破的屋與屋之間、窄窄的通道裡搭起臨時帳篷,暫居、煮食和睡覺。有些人即使房屋沒有損毀的痕跡,他們受到地震陰影困擾,也不敢住在屋子裡,只能走到附近的臨時營地住在帳篷裡。

帕盧市內隨處可見塌毀的房屋。

帕盧市內隨處可見塌毀的房屋。

有四名年幼子女的母親蒂甸(Titin)說:「受驚的孩子現時聽到電單車經過的聲音也會嚇得尖叫,也變得較寡言」。蒂甸和家人現時住在舊屋約 100 米以外的空地,靠着宣明會派發的臨時營帳,有了暫時的棲身之所,但對未來仍感到憂慮和迷惘。

宣明會在臨時營地裡設立「兒童天地」,為孩子製造安全的學習和遊戲環境,以及提供心理支援。

宣明會在臨時營地裡設立「兒童天地」,為孩子製造安全的學習和遊戲環境,以及提供心理支援。

被海嘯捲起的女子

35 歲的沙詩達(Samsidar)原本與丈夫和四名子女住在海邊,地震發生後她立刻跟隨人群逃跑離開,眼見數名途人因抵受不住震盪而倒下,正當沙詩達想幫他們站起來時,海嘯的巨浪卻已湧至,瞬間將沙詩達捲起。最終沙詩達被埋在瓦礫下,呼救達四個小時,才被她的 18 歲兒子找到。兒子一找到她的時候,見她滿身傷痕,只懂抱着她說:「媽媽,你要堅強!」沙詩達談起經歷時,撫着心口,仍猶有餘悸。

住在海邊的沙詩達(左)在海嘯發生時一度被海浪捲起,數個小時後才被兒子在瓦礫中拯救出來。她談起經歷時仍猶有餘悸。旁為香港世界宣明會總幹事趙煥明。

住在海邊的沙詩達(左)在海嘯發生時一度被海浪捲起,數個小時後才被兒子在瓦礫中拯救出來。她談起經歷時仍猶有餘悸。旁為香港世界宣明會總幹事趙煥明。

我們又去到距離帕盧市不遠的希吉(Sigi)縣喬諾吉(Jono Oge)村,放眼所見一大片農地和房屋,看似平平無奇;但據當地村民所述,原來地震發生時,該條村落的道路、房屋和農田沉降多達 7 米,除了主要公路塌方,附近的山丘和泥土更出現土壤液化(liquefaction)現象。故現時所見的玉米田、椰樹和房屋,其實是隨着遠處液化的泥土漂移近 2 公里至此,而真正屬於該處的房屋、道路和人卻埋在泥土下。

地震後,喬諾吉(Jono Oge)村出現沉降及土壤液化的現象,大批房屋農田被埋在泥土下,了無痕跡。

地震後,喬諾吉(Jono Oge)村出現沉降及土壤液化的現象,大批房屋農田被埋在泥土下,了無痕跡。

在當地工作的宣明會同事說,該村落原本住有逾 600 戶家庭,現時難以估計地震發生時有多少人成功逃出,還要等待進一步的挖掘工作才可確認。在地震和海嘯的威力下,人的生命是變得如此渺小。

帕盧市位於赤道,經過一天的緊密探訪後,返回車子裡能夠享受冷氣固然感恩,但如當地同事所說,我們隨時可以離開災區,但災民卻只能留在那處,在炎熱天氣下繼續努力活着。但願我們都能記念災民的需要,每人踏出一步協助他們的生活重回正軌,迎接希望。邀請你與宣明會同行,助災民度過難關。詳情:www.worldvision.org.hk 或致電 23942394。

宣明會在帕盧市一帶進行社區發展工作近 20 年,這次災後迅速回應,向受災家庭派發臨時營帳、糧食和清潔食水等基本物資,助他們渡過難關。

宣明會在帕盧市一帶進行社區發展工作近 20 年,這次災後迅速回應,向受災家庭派發臨時營帳、糧食和清潔食水等基本物資,助他們渡過難關。

帕盧市昔日美麗的海灣,現時變成一片頹垣敗瓦,未來還有漫長的清理和復修工作。

帕盧市昔日美麗的海灣,現時變成一片頹垣敗瓦,未來還有漫長的清理和復修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