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俄羅斯總統大選及後普京時代

2018/3/15 — 18:43

俄羅斯總統普京 l thierry ehrmann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俄羅斯總統普京 l thierry ehrmann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本週日俄羅斯將舉行總統大選,這篇文章會關注選舉動態,並簡述俄羅斯年人對大選的看法。最後,筆者會分析俄國政局在後普京時代(2024年)的可能發展。

儘管大選結果可謂毫無懸念,但克里姆林宮訂立了雙70的目標(70%得票率和70%投票率),旨在為下屆政府帶來充分正當性。俄羅斯政府禁止最有民望的反對派領袖Alexey Navalny參選,然後容許其他無威脅的反對派政客成為候選人。俄羅斯反對派的最大弊病在於缺乏團結,結果被政府逐一擊破。有指若反對派協調派出單一候選人,才有機會在總統大選中勝出。

今次大選的焦點在於一名聲稱獨立的「反對派」女候選人Ksenia Sobchak參選。基於其父與普京之親密關係及她缺乏從政經驗,惹人質疑她參選嘅目的是為配合俄國政府刺激選情。姑勿論她是真或假反對派,在現時克里姆林宮可篩選候選人的制度下,俄國根本不能存在真正能挑戰普京的對手。

廣告

另一方面,普京的政綱重外交輕內政,利用美俄敵對關係塑造內部團結並提醒國民包括愛國主義、大國、強勢政府等俄羅斯核心價值。由於普京缺席所有選舉辯論,普京在三月初(慣常在十二月)對議會發表的國情咨文被視為其參選政綱。普京在演說的上半部列出一連串經濟指標,卻缺乏具體政策的落實細節。演說的焦點落於介紹新研發嘅無敵核武,對內顯示俄羅斯需要強人領袖對抗美國霸權(對外有北韓化之感)。

在支持者集會中,普京帶領支持者唱出「久違」的國歌,批評俄羅斯在禁藥醜聞中受到美國政治打壓以致俄國運動員在平昌冬奧只能以個人身分參賽。在缺乏實質方案改善經濟困境的情況下,指責美國及鼓吹愛國成為普京鞏固支持者的殺手鐧。

廣告

至於俄羅斯人如何看待是次大選亦是個有趣的議題。莫斯科時報製作出「P世代」的專題,訪問了18位在千禧年出生(在普京執政下成長)的俄羅斯人對今次大選的看法。在訪問中可歸納出他們對政治充滿無力感,大部份受訪者表明不會投票。他們既對俄羅斯前景感到迷惘,但同時認為他們的選票不會對俄國政局帶來任何改變。

筆者親身訪問了十位90後俄羅斯朋友,半數表示會投票,認為投票是盡公民責任。當中會投票的大多支持普京,認同他的外交政策及認為他為俄國帶來穩定。至於一位反普京的朋友表示,投白票抗議並不可行,因白票最終會被非法手段轉化成支持普京的選票,故她會投票給其他候選人。綜合而言,俄羅斯年輕人雖然並不熱衷於投票,但樂於表達自己的看法。而從言談間感受到90後俄羅斯人對未來更加悲觀,厭倦普京長時期執政。

最後,筆者會分析後普京時代(2024年)的三個可能發展。第一個情況為普京仿效習近平修憲,取消總統連任上限。這個情況的可能性不大,畢竟普京於2008年曾在尊重憲法的情況下退居首相一職。

較大可能出現的情況為普京在完成總統任期後欽點接班人接任總統,像前任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在1999年欽點普京。這個方案的難處在於尋找合適接班人,新總統要如普京一樣能擺平內部各方勢力。有分析指俄羅斯的「垂直權力」(Power Vertical)中央集權管治系統正逐漸厄解,普京舊部如國會議長禾諾甸(Vyacheslav Volodin)、油企Rosneft總裁謝欽(Igor Sechin)和莫斯科州長沃羅比耶夫(Andrei Vorobiev)等掌握重要資源並各自建立個人皇國。普京繼任人如無法擺平各方勢力,或會造成內部激烈權鬥並為俄國政局帶來不穩。最後一個情況是彷效前蘇聯共和國亞美尼亞,修憲把俄羅斯由總統制轉變為議會制,使首相在政治上擁有最大權力。俄羅斯實行議會制可改善政府內部協調,提昇行政效率。不過,現時俄國最大黨的統一俄羅斯黨將成為執政黨,而身為黨員的普京亦可能擔任首相,繼續掌握大權。由於現時俄國總理並無任期限制,改為議會制變相在制度上容許永續普京。

 

作者簡介: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碩士生;研究中俄關係和歐亞政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