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克羅地亞女士如是說:這裡沒有未來……!

2018/5/8 — 15:21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三年前在克羅地亞(Croatia)的十六湖國家公園 (Plitvice Lakes) 遊玩過半天,今回自由行的逗留在首都薩格勒布 (Zagreb) 整整一個星期,分別在不同場合遇上好幾位不同背景的克羅地亞人,並且攀談交流起來,對這個被不少歐洲人視為渡假天堂的國家多了一點體會,總比來自旅遊書本彩豔奪目照片的感覺貼地實在,也較閱讀網上生硬乏味資料所得印象來得親切舒服,雖然說到底畢竟都是從管中窺見的斑紋而已,未及全豹。

筆者在候機室與一位看來未滿三十歲的年輕人傾談當地旅遊和經濟情況;與那位滿腮鬍子的中年計程車司機從Uber的經營手法打開話盒子,扯到行業工會和公平競爭,半小時車程中幸好沒有因為妨礙駕駛而發生意外;在Jarun Lake湖邊茶座跟一位僅十六歲的少女說起她的學校生活和語言學習問題;又得到郊外小農場一對年邁夫婦的熱情接待,享用烤肉和淺嚐烈酒之餘逗引起他倆大談昔年往事;最令筆者難忘的是與那位已逾天命之年的教育心理學家女士詳談,她那「這裡沒有未來……!」的輕輕一句話說得淒惻決絕,聽來令人悵然。 那好幾次邂逅交談機會都是筆者以遊客身分厚著面皮而冒昧促成,倒是在農場的一個早上,以及在教育心理學家住所的一個晚上是經過朋友刻意安排。

廣告

對於九十年代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劇變,最終蘇聯解體的「蘇東波事件」,筆者其實一知半解,不過南斯拉夫的分裂和引發的連場內戰甚慘烈,筆者看過一些時事紀錄片和有關的劇情電影,留下頗為震撼的印象。 資料顯示當年鐵托領導的南斯拉夫是「擁有七國國境、六個共和國、五個民族、四種語言、三種宗教、兩套文字、一個國家」的多樣性國家,因此相關的分裂內鬨其實包括「斯洛文尼亞戰爭」(1991)、「克羅地亞戰爭」(1991-1995)、「波斯尼亞戰爭」(1992-1995)和「科索沃戰爭」(1996-1999)等四次血腥殘酷,甚至屬於種族清洗的內戰,戰況令人不寒而慄。(註)

廣告

平實一點說,以筆者的有限認識和經驗,當然不能斷言對克羅地亞獨立後的現況有甚麼學術理據可信的說法。 不過,就上述多次個人接觸和理解,大致的「結論」是:克羅地亞涉及的歷史、文化、政治和社會問題固然十分複雜,內戰遺留下的問題仍未完全解決,不過,最關鍵的是當前克羅地亞仍然未能走出過去社會主義國家沉重包袱的陰霾,意識形態方面的荼毒未有徹底清淨,有關發展和變化因而一直裹足不前。 克羅地亞於1991年宣布獨立,間歇內戰持續至1995年才正式終結,經過二十多年的所謂政治改革和經濟拓展,政府掌權人仍然處於「一切由國家策劃、主導和控制」的管治心態,那位從事旅遊業的年輕人說得巧妙:「這是由表面上民主選舉制度締造出來的典型社會主義政府操控的國家」,表示政府不斷透過為公務人員和部隊軍人提供豐厚福利的制度來緊緊箍住支持當權者的票源,並且補充說明至今的官僚主義、因循瀆職、貪污枉法等情況依然蠶蝕著社會和民生,致令年輕一輩對政府普遍疏離和冷漠,專注學好一兩種外語,然後紛紛離開家園往外地謀生,據了解他們最樂意前往德國闖天下和移居愛爾蘭。  筆者從農場老夫婦對舊社會生活的懷緬感慨對比起來,便深深感受到當地世代矛盾的激烈。

克羅地亞人口不足四百五十萬,天然資源貧乏,主要經濟來源是旅遊事業和相關營運帶動的行業,包括酒店業、飲食業、運輸業、零售業和紀念品手工業等屬於服務本質的業務,嚴格來說是沒有生根立業而不斷茁長的國民生產基礎。  就以這位教育心理學家女士為例,她和丈夫倆的專業能力在國內卻不足以令他們可以豐足的養育三個兒女。 她夫婦倆近年不斷以合約形式在外國工作,曾經分別在北京和杜拜的國際學校服務四年,如今在海牙的工作期還有兩年。 她慨歎這麼多年來每次回國親歷目睹的情況總是沒有實質的改變過來,感到完全悲觀。 「這裡沒有未來……!」這句話正好概括的反映出她哀痛的心情!

從異國的感觸回顧當前香港每下愈況的政治混沌時局,中國共產黨的魔手早已伸進這座孤城為所欲為,尤其對年輕精英一代的不斷欺凌打壓,筆者實在難以找到可以樂觀舒懷的理由,情不自禁的問:「這裡是否已沒有未來呢?!」

 

註:參考中文《維基百科》條目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