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ICO籌幾千萬? 港產加密貨幣誕生

2018/3/5 — 21:11

高重建,土生土長Start up人,是港產ICO項目LikeCoin發起人。隨着加密貨幣熱炒,ICO(首次代幣發行)成為最灸手可熱的集資途徑,2017年,全球Startup利用ICO集資金額,已經超越風險投資。LikeCoin在今年1月初,完成好比是Pre-IPO的Early Beilever集資階段,首階段籌得至少1,200枚以太幣(ETH),即是超過800萬港元。

港產ICO項目LikeCoin不日公開發售,目標是籌集12,600枚以太幣,用昨天市價看,相當於8,300萬元,比不少創業版IPO集資額還要多。如果你未聽過ICO,難免覺得集資額太誇張,但一個月前,另一家本地公司Matrix,透過ICO集資,成功籌得相當於1.2億港元的加密貨幣。

新股上市前會做Roadshow,高重建最近一周也忙於走訪全港,對象不是甚麼基金經理或是分析員,而是走入大學、書店、Cafe,和學生、創作人和傳媒人推廣LikeCoin。

廣告

只不過,將IPO比作LikeCoin,高重建無論如何,是無法認同的。因為對他來說,LikeCoin的本質,並不是投資。

本質不是投資

廣告

高重建另一個身份是拉闊遊戲辦公室創辦人,在中港開發手機遊戲起家。去年他開發新平台Oice,把拉闊遊戲過去創作遊戲角色、美術圖像、音樂等素材庫,開放供其他創作人二次創作視覺小說。他希望Oice可成為「課金」平台,讀者能夠有途徑支持視覺小說,把收益拆賬予美術、音樂原創者。

可是問題接踵而來,「課金」多為小額,經過信用卡、支付平台抽佣,原創者剩不了多少,如果拆賬涉及在不同國家,既要兌換貨幣,又要從不同銀行海外轉賬,費時失事。

「我想公平、高效率拆賬,用法定貨幣無法做到。」

用加密貨幣做得到。加密貨幣用到的區塊鏈,核心特性是「分散共識」,用數學演算法,令獨立的「區塊」能準確地記錄每一筆資料。聽起來沒甚麼大不了,但實際卻做到「去中心化」,數據庫不再是由單一機構或個人所控制,而是分散在每一個參與的個體上。透過加密貨幣錢包,在區塊鏈上收費拆賬,完全避開了支付平台、信用卡、銀行,效率快得多。

在區塊鏈上,高重建看到解決問題的希望,「區塊鏈不是萬能,也不是仙丹,但可以是切入點,解決存在已久的問題。」

LikeCoin是甚麼?

LikeCoin利用區塊鏈技術,用來紀錄內容(圖像、文字、音樂、影片等)。放在LikeCoin體系的內容,當有人引用、轉發等,區塊鏈紀錄便會修改,做到溯源的作用,它同時是創作者、用戶、內容平台等組成的生態圈,當網民向作品打賞畀Like,LikeCoin便流入創作者電子錢包。就算是引用原創作的「二次創作」,基於溯源網絡,LikeCoin也可以分賬予原創作者。

LikeCoin更大的野心,是解決創作往往無錢落袋的問題。

高重建也是創作者,他的文章多年透過Creative Commons方式發佈,放棄收入;他很清楚創作人有空前廣闊的發佈平台,卻沒有行得通的收入模式。

「我不靠寫文章搵食,但其他創作者呢?我明白,有創作者覺得(互聯網的開放)模式好離地,開放作品授權,但又無答案(收入模式),咁我食蕉咩?」

高重建希望LikeCoin成為答案。

在LikeCoin發行的初期,讀者不用付出,便可在LikeCoin的生態畀Like支持作者,創作者得到的LikeCoin,可兌換成其他加密貨幣或法定貨幣。和大部份加密貨幣一樣,LikeCoin供應會封頂,十年之後,新增 LikeCoin供應會漸漸減少,讀者要打賞創作者,就需付鈔購入LikeCoin,目標就是用十年時間,成就這種讀者願意付出,也有途徑付出的生態。

這刻你問高重建,有了LikeCoin之後,寫一篇文章會收到多少錢,他無法給你答案。「但我希望,相對目前的生態,是better off的」。

區塊鏈就是「改變」

區塊鏈的核心就是帶來顛覆,尤其在權力越集中的地方,中介利益越大,區塊鏈帶來潛在的改變也越大,這是高重建最看重的價值。

所以當畢菲特說加密貨幣價格是泡沫,高重建毫不上心,「通常disruptive的技術,都會有畀人炒賣一刻,或者所謂泡沫化的一刻。」就像1999年的Dot-com bubble爆破之後,互聯網或者圍繞互聯網基建的價值,不但未有因價格泡沫爆破而受影響,今天這些行業的價格更是不斷上升。

作為ICO發行人的高重建,覺得自己的工作不應去捕捉加密貨幣的價錢,「我只在意區塊鏈帶來甚麼價值,我只會在意它能解決甚麼問題。」

LikeCoin出糧不是為有型

高重建希望,參與團隊也可以相信加密貨幣的價值。因此,團隊以至他自己日後出糧,也不會收港紙,而是收LikeCoin。
「這不是為有型。」高重建強調,要別人相信LikeCoin的價值,自己應該坐言起行,「舉個例,就算你有1萬蚊人工,因生活需要,要兌返99%做法定貨幣,我覺得不是問題,你可以兌。」

「但你首先要認同呢個是有價值的token,技術上要熟識在不同貨幣之間轉換等等,這當中有技術考量。」

這也是高重建堅持叫CryptoCurrency作加密貨幣,而不是虛擬貨幣的原因,「我相信,不一定是法定貨幣,才是真實的。」

ICO這種新興集資模式,有不少弊病,無監管,無保障,項目質素良莠不齊,失敗率高,甚至有人集資後捲款而逃。內地去年更叫停首次代幣發行(ICO),南韓緊隨其後,美國開始出手嚴管ICO,連本港證監會2月也發表聲明,警告涉及證券投資的ICO違規。

高重建當然知道這些風險。說實在,他也覺得不少ICO項目很有問題。

高重建眼中,ICO好比一把刀,「在乎你怎樣用」。

「ICO如一把刀 在乎你怎用」

他提出監察ICO是可行的,ICO有社群監察,有技術方法可作盡職審查,當然有一定門檻,「但難道看招股書,看投資產品尤其衍生產品的分析,門檻就不高的嗎?」

在LikeCoin而言,負責發行的LikeCoin foundation本身是非牟利,日後財務報表會公開,讓出資者及公眾知道錢用在那裏,還會引入兩名第三方董事監察。

高重建選擇用ICO,最現實功能是提供開發資金,更大考慮的是,要集結更多的人參與。ICO沒有股東這概念,有錢的你可以參與買入LikeCoin,沒有出錢的你也可加入做創作者,用創作賺LikeCoin。若項目成功,LikeCoin升值,不但出資的你賺錢,做創作的你也可以受惠。

那高重建以及參與LikeCoin發行團隊,又有何得益呢?

長遠看,LikeCoin約一成發行量,是預留製作團隊的LikeCoin,「我們做好這件事,手頭有LikeCoin,對 LikeCoin的需求存在,LikeCoin會升值。」

說到底,LikeCoin升值與否是果,最重要還是它能否帶來disruption,是否能改變行業的生態。

「如果成功,我都是作者,當然有得益。」高重建說。

 高重建

高重建

諾獎得主席勒:總有好嘢會走出來

講政治會撕裂社會,加密貨幣同樣壁壘分明,看好者視之為顛覆世界的創新技術,看淡者則貶斥為必須取締的世紀龐氏騙局。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席勒(Robert Shiller)雖屬看淡陣營,但仍看到曙光。他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bitcoin這類加密貨幣,至少從現在看來,並不算十分成功,但它確實刺激了不少新想法,或許會有一些好事因而走出來(something good may well come from it)。

席勒1月在瑞士出席達沃斯全球經濟論壇時,曾形容bitcoin是一場實驗,「這是一項有趣的實驗,但將不會成為我們生活中的日常。」席勒認為,bitcoin等加密貨幣,是一次改變貨幣的嘗試,當中確實包含一些非常聰明的想法。
他日前回應本報查詢時形容,加密貨幣引發對貨幣價值儲存、傳訊及健全性(integrity)的討論,甚至間接激起對央行數碼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的興趣。

席勒表示,雖然看不清加密貨幣未來的投資價值,但認為大家已過份追捧,「我們應將關注擴大至區塊鏈的技術,後者的用途遠不止加密貨幣」。
目前要沽空加密貨幣並不容易,令懷疑者不易透過行動反映其意見,席勒表示,金融理論告訴我們若有投資工具不能被沽空,他便會被擁躉所主導。他希望近日有交易所推出相關期貨合約,可令加密貨幣變得穩定。

暢銷書《黑天鵝》的作者Nassim Nicholas Taleb,則是加密貨幣的大好友,他早前撰文指bitcoin是非常好的主意,因它滿足了一個複雜系統的要求,即無擁有者、無權威去決定其命運,由群眾擁有,並且已運作數年,足證它已自成一體。

他認為,雖然金、銀等貴金屬也是沒有政府操控的貨幣,但要買賣黃金,你仍要到香港等地方做交收,銀行牢牢控制黃金託管業務,而政府則監管銀行,相較而言,bitcoin並不需要一個特定的託管商。

Nassim指,bitcoin或會遭挫折及失敗,但很易再捲土重來,現時雖然不方便交易,作為貨幣又太波動,但它的存在已提醒政府:貨幣已不再是你們的專利。

註:本周開始,全新〈金融中心〉專題將於《蘋果日報》逢周一刊出(公眾假期順延一日),敬請留意。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