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由萬歲

2018/7/3 — 14:41

【文:阮穎嫻】

香港連續24年蟬聯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很多經濟右派會用自由主義做自由放任市場經濟的擋箭牌。這些人可以是基於功利及自己的階級利益說「自由主義」,聲稱自己是自由主義者,但不諳淵源,沒有讀通,也不真正了解。

西方學界早就有很多自由主義左翼的討論,近年香港及中國大陸也掀起講自由主義左翼的氛圍。香港的代表很自然會想起周保松,他以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的正義論作基礎去論述自由主義。另一位是香港作家陳冠中先生,他自稱「自由主義左翼中道」。在<新左翼思潮的圖景>的訪問他提出<新左翼>的四點主張。與周保松不同,他不以公理(axiom)作起點論述,而是靠向杜威(John Dewey) 那種從歷史實證中歸納論據的做法。

廣告

他坦白說以前是一名「左仔」,後來發現現世真的行不通,思前想後才「被迫」成為自由主義左翼。事實上自由主義左翼並不受社會主義者、馬克斯主義者等歡迎。

廣告

7月4日的《五夜講場 - 學人講經濟:自由萬歲》請來資深經濟學家王于漸教授,他是少數把自由主義的哲學讀通的自由經濟學者,由他與陳冠中為自由主義左右翼表述和討論可說當之無愧。兩位雖分屬左右兩方,但都同意以社會及歷史實證找尋改善制度的主張,而非從公理或基本原理 (first principle) 去演繹主張。王于漸表示這個方法使主張比較實際及貼近現實,不會過於理想法而無法實行。

坊間討論自由主義都是左膠圍爐,右派通常直接論及制度與政策,不討論理論及哲學,因此這次討論促成左右派的討論具有重要意義。順帶一提,兩位同年生於上海,同讀九龍華仁書院,是上下一屆的學長學弟,闊別多年各走各路後再在港台重逢,也是緣份。

保守派和市場原教旨主義者很喜歡道亞當斯密(Adam Smith),以亞當斯密來支持他們不干預市場和「市場大晒」的保守論點。但亞當斯密其實是一個激進派,甚至有些討論說他是當時的左派。所謂「左」,是改革和衝擊建制的意思。他看不過眼當時皇權過大,把經濟活動全控制,只有貴族才可參與營商,其他階級的人卻缺乏在自由市場競爭、提供技能的上流機會,於是攻擊當時流行的思想和制度,並提出了一系列大膽主張和改革,亞當斯密的偉大之處在於此。

大家可能誤用亞當斯密的地方很多,例如他沒有認為政府不應收稅。他認為政府提供國防、公義及基建,對於維持市場經濟很重要,市場經濟得以發展令公共開支變得可負擔。那些有產者受惠於政府的產權保障,應繳更高的稅項。他雖認為市場分工有其好處,但分工使人不斷重複微細斬件式的工作,失卻大局觀,磨蝕心靈。因此他提倡普及教育以作精神退化的解毒劑,培養公民的政治判斷。他也認為社會需要幫助窮人。

亞當斯密是古典自由主義學派,著重反對政府權力過大,窒礙市場運作,隨後有些自由主義者,提出工業資本主義令部分參與者有壟斷性權力,經濟上對工廠、鐵路、天然資源的控制,同時敗壞政治,操控媒體,打擊小眾。這個反撲與其他左翼思潮混合發展出各式各樣的自由主義如社會自由主義,可見自由主義吸收不同時代精華發展出不同的面相。

陳冠中指出了自由主義的兩個誤區,一是太受新自由經濟學派主導,二是太強調個人而忽略社會及集體。歷史上的古典自由主義者支持奴隸制,但現今已不適用,顯示自由主義有隨時代進化。

但無論是自由主義的哪個門派,其核心理念不離初衷——人生而自由。

--

《自由萬歲》7月4日晚上11時港台電視31播出。《五夜講場—學人講經濟》逢星期三晚上11時至12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五夜講場》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rthktalksho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