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

2018/10/2 - 14:08

科網巨企也姓黨 騰訊擁逾萬黨員

「美團點評(3690)能取得一些發展,最感謝的就是黨和國家。」在去年中共十九大召開前,還未在香港上市的美團點評,宣佈成立黨委(共產黨委員會),創辦人王興在致辭時承諾大力支持黨委,又說要用優異成績迎接十九大「勝利召開」。

《蘋果日報》上周三頭版報道,有 123 間香港央企及國企,通過修改公司章程,正式確立黨委角色。正當黨委在國企的公司章程常規化,內地互聯網企業正吹起設黨委、大力發展黨委的風潮,無論在香港、美國上市的行業巨頭、新興初創企業,幾乎都無一避免設立黨委,發展黨委,甚至安排黨委高層兼掌管安全部門,騰訊(700)最新黨員數字已過萬人。黨的足跡,已由國企走至互聯網民企。

內地不少民營企業向來設有黨委,三大互聯網巨頭設立的黨委,已有超過七年歷史,最早把黨支部升格做黨委是阿里巴巴,現任阿里巴巴黨委書記是邵曉鋒,曾在公安工作。

廣告

內地互聯網公司黨委、黨員發展,越來越受官方重視。《南方日報》上周引述騰訊黨辦負責人指出,騰訊至今已成立 226 個黨組織,共有 10,962 黨員,與騰訊去年 9 月公佈擁 7,000 多名黨員,再有明顯增長。

今年利用同股不同權新規在香港上市的小米(1810)及美團點評,相繼成立黨委。小米早在 2015 年成立黨委,由聯合創辦人、副總裁劉德擔任黨委書記。

騰訊京東黨委掌安全工作

美團點評黨委則在 2017 年底成立,成立儀式更有中央網信辦、北部市委組織部、市委統戰部等多個單位領導出席。不過,無論是小米或是美團點評的招股書當中,未有提到黨委角色、黨委歷史。

互聯網的黨建工作,不單純是門面工夫,黨委主要功能之一,是嚴控互聯網企業「安全性」,不少黨委高層身兼企業高層職位。

聘新員工以黨員優先

根據騰訊黨委向《中國組織人事報》提供的資料,騰訊黨委書記郭凱天,身兼公司高級副總裁,主管公司法務、行政、公共策略、安全管理等工作,郭非 IT 出身,而是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畢業生。

另外三名黨委副書記,分掌騰訊信息安全管理、網絡媒體、公共政策。掌管騰訊安全部門的黨委副書記謝呼提過,騰訊安全部門八成員工都是中共黨員,「重擔交給黨員扛,是公司對黨組織的信任」。騰訊黨委指出,公司每年招聘新員工,都堅持「黨員優先」,2017 年入職的 1,800 大學生,當中 1,200 人是黨員。

另一個例子是美國上市、劉強東創立的購物網站京東。京東集團黨員數字由 2011 年只有 100 人,上升至目前超過 13,000 人。黨委不僅負責公司黨建、群團、公益等工作,還直接領導公司電商扶貧及網絡安全工作,參與人才培養等工作。

京東黨委書記是身兼副總裁的龍寶正,龍在8月發表的一篇文章提到,京東黨委成立內容安全執行委員會,推動人工智能審核,整治涉及政治敏感、「暴恐色情」等所謂「違法和不良信息」,令京東的相關資訊大幅下降。另外,黨委選派 200 名黨員擔任網絡安全官,以及 300 名黨員組成的數據安全團隊,長期做安全工作。

自從十九大習近平再強調網絡強國,互聯網行業的黨建、黨委工作,如火如荼展開。單在上月,深圳市便召開全國互聯網企業黨建工作,南京市舉行「互聯網 + 黨建」的高峰論壇,各省各市政府推動互聯網企業黨建之積極,可見一斑。

粵互聯網企業黨委激增

廣東省剛在上月成立省互聯網行業黨委,職責之一,就是針對新設立互聯網公司,如達到條件建立黨組織,「成熟一個組建一個(黨委)」;要求企業管理層、關鍵技術崗位、團隊帶頭人「發展黨員」。今年頭 7 個月,單是廣州互聯網企業新成立黨組織達 83 個,按年增加一倍,全市互聯網企業的黨員增加至逾 7,000 人,單是今年頭 7 個月新增黨員已超過 3,000 人。

設立黨委只是第一步,例如廣東省利用「一人一企」或「一人多企」的方法,選派黨建指導員,由中共組織部門統一招聘選派,管理在互聯網企業的黨務工作,幾乎「一把抓」黨委的組織工作。

有黨委不等於減政治風險

即使設立黨委,在重大問題上嚴格跟隨黨的領導,向黨表忠,也不等於能夠消除政治風險。股王騰訊黨委組織歷史夠悠久,規模夠大,但騰訊的網絡遊戲使內地青少年沉迷,在數月前長期成為官媒炮轟的對象,近月傳出騰訊遊戲審批程序暫停,騰訊似乎顯得無計可施,肉隨砧板上。

同樣設有黨委的電召車平台滴滴,因網約司機性侵命案,引發交通部全面檢查,交通部上周更炮轟滴滴出行等網約車、順風車平台公司在運營安全管理、產品合規性、信息安全保護等方面有眾多問題。

縱然今天已上市的互聯網企業,仍未把黨委寫入公司章程,但當投資者與黨利益有矛盾,是公司股東有牙力,還是黨委指揮公司,答案顯而易見。

ofo 推動黨委寫入公司章程

內地加強黨建,更要由國企,擴展至一眾民企、特別是互聯網企業。內地共享單車巨頭 ofo,比同行走前一步,今年 6 月提出將會通過召開股東大會,修改公司章程,明確訂明黨組織法定的實質領導地位,或成內地互聯網企業首例。

身兼公司創辦人的黨委書記戴威解釋,將黨領導核心寫入章程,是為了深入貫徹中共十九大的精神的重要舉措,是非國有企業黨建的「創新」。

按照官媒的報道,即使黨委的領導尚未寫入公司章程,黨委領導已滲入公司決策,例如重要人事任免、涉及公共利益的重大事項決策,由黨委會討論,醞釀成熟後才進入公司經營層面。

ofo 目前尚未上市,股東以其他龍頭科網公司,以及國內的私募基金為主,例如是滴滴出行、阿里巴巴、螞蟻金服、弘毅投資等,可想而知,將黨委寫入公司章程的決定,大有可能獲股東大會通過。

創辦人屬官二代

作為創新民企的 ofo,在黨建工作行得最前,多少與幾名創辦人背景有關。ofo 5 名創辦人都是在學期間入黨,其中兩人早在高中階段入黨,另外三人在大學階段入黨。

ofo 在成立早期已經設黨小組,2017 年 7 月正式成立黨委,5 名創辦人全部成為公司黨委,由創辦人、首席執行官戴威親自出任黨委總書記,在同行中相當少見。

新華社今年 4 月報道指出,有人勸戴威不要出任黨委書記,以免影響開拓海外市場,但他本人認為,新時代青年黨員要堅定「四個自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要「亮明」身份。戴威本人其實是官二代,1991 年出生於安徽宣城高幹家庭,父親長期在鐵路系統工作,曾任中國中鐵黨委書記、總裁,現任國資委直接管理的中國化學工程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