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鑊邊個孭?

2018/10/18 — 16:2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若數人最普遍的心理反應,恐懼必然是其中之一,而恐懼的表達方式有很多,有是藥石亂投地作出不同決定或行動,志在有所表現;也有是佈出一個天羅地網陣,令外人不論從任何角度入手質疑,都能成功開脫,但不論前者抑或後者,其核心目標都是想掩飾心中的恐懼。

上週三公佈的《施政報告》正正予我這種「因為恐懼」的感覺。

《施政報告》中言明要推動香港經濟和創新科技發展,並將投入 280 億元於創科發展,用於科學研究、再工業化、公共服務應用科技和加強創科氛圍等,具體手法則離不開資助、補貼和優惠。無論方向還是手法都予人老調重彈之感,而更重要的是,區塊鏈技術作為目前創科大勢,不少企業亦積極研發相關技術,唯報告內對區塊鏈發展隻字不提。

廣告

但世界不會因為任何人放慢腳步而改變。且看新加坡政府,幾年內就確立了不少與區塊鏈科技相關的政策,例如在 2016 年推出「沙盒」(Sandbox),容許區塊鏈公司在當地開展實驗和應用研究。任何金融科技公司只要事先備案,則可從事與目前法律有所衝突的業務,哪怕日後被官方終止相關業務,亦不會被追究相關法律責任。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最近更表態,會協助加密貨幣初創企業申請銀行服務,並嘗試將銀行與這些初創聚集,望促成共識或合作。令香港政府聞之喪膽的 ICO,新加坡也取採寬鬆政策,只須完成註冊、調查後獲得許可就能進行。

以上這些勇進的政策相信會令不少人覺得新加坡政府在冒險,因為區塊鏈技術不是靈丹妙藥,亦可能會有敗退的一天,對此我當然同意。只是進取型的行業、社會或政體就會積極抓住眼前機會,希望突圍而出,成為亞洲,甚至世界區塊鏈行業中的龍頭。

廣告

這種冒險和進取,其實香港人不會感覺陌生,因為過去幾十年,香港人一向被視為冒險、進取的代表,更憑此精神創下不少經濟奇蹟,但偏偏面對科技發展一環卻心生恐懼,結果只可以落入「跟風」的做法,而跟隨的正正就是中央政府的政策。所以面對中央政府推行的,香港政府莫敢不從,而那些中央沒有推展甚至打壓的,更是避之則吉,但求無功無過。假如區塊鏈技術發展加劇了走資行為,誰可揹上黑鍋?假如區塊鏈業務令投資者利益受損,誰可負上責任?假如區塊鏈科技促使了其他影響社會的狀況發生,誰能解決問題?既然未有具體利益出現而眼前已有一大堆可見風險,恐懼情緒自然會加劇,最後就寧願退回「不做不錯」的位置。

當中最具體的證據,莫過於政府早前公佈「優秀人才入境計劃」的人才清單中,早已將區塊鏈技術納入「創新及科技專家」一項,相關人士申請時可獲加分,此舉明顯是對區塊鏈人才招手,表明香港有意發展此事,然而,《施政報告》中卻根本不見有推行區塊鏈的任何政策,更遑論具體發展的藍圖。兩者的用意和思維完全矛盾,由此,不難猜測入境計劃的更新,其實只是香港政府的「頭盔」,以求和應國家對區塊鏈發展的主調,卻不是真正想推動相關發展。

因為恐懼,會令人跌入「不做不錯」的局面,而只要將批評自己不夠進取的聲音充耳不聞,以為批評亦會淡化。今年度的《施政報告》可謂恐懼者的完美作品。

 

本文 10 月 16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