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宏觀調控野蠻女友?

2018/11/5 — 17:56

電影《我的野蠻女友》劇照

電影《我的野蠻女友》劇照

風險管理的工作離不開分析不同風險因素(risk factors),看它們的變化會產生什麼後果,從而估算最壞的情況下,會對自己(或你關心的人和事)造成什麼傷害。

分析很難,是因為「因果循環不息」,行內叫 first order impact 至 nth order impact。這類宏觀概念,好多 jargons,令人覺得好深、好離地。我嘗試用一個貼地的例子表達,希望讀者覺得實在一點。

如果你女朋友發你脾氣,你通常會氹下佢,效果是「吸收」第一波影響(即硬食),從而避免出現第二波影響,風管術語係 loss absorbance。但這做法有兩個風險位要注意。第一、你忍得「樣衰衰」咁,畀女友發現,於是脾氣發得更大。風管角度講,你吸收第一波影響時有「leakage」或「spillover」,導致出現第二波影響。

廣告

第二項風險比較複雜:你忍得幾次,「女友發脾氣,你就會氹」就變成老奉(boyfriend put);等於經濟增長放緩,市場就認為美聯儲要老奉減息(Yellen put)。但原來你忍得好辛苦,終於有一次你爆了 — 還拖!就好似經濟放緩遇上高通脹,美息不減反加,不符預期,市場就會震盪。

走到這一步,會發生什麼事就要看你女友嘅性格,從風險管理角度這可以看成「宏觀環境」。如果她性格剛烈,宏觀環境就比較脆弱(fragile),咁嘅環境你都要爆,就等於「無秩序去槓桿」(disorderly deleveraging),結果係你爆佢仲爆,收唔到科,搞到分手,甚至出手。風管說法就是出現「惡性循環」(vicious cycle),發展成系統性風險(systemic risk)。

廣告

相反,如果女友 EQ 高,你爆時佢就縮,「爆」便成為你管理風險的手段,增加女友發脾氣的成本,和提高銀行資本要求差不多道理。這情況就是「有秩序去槓桿」(orderly deleveraging),有助維持雙方的 romantic stability,和金融業講 financial stability 的概念差不多。

希望大家可以從上述例子理解宏觀分析大概是什麼回事。重申兩個重點:第一是評估你忍受女友發脾氣的容量(loss absorbance capacity);第二是分析女友幾時 EQ 高、幾時 EQ 低(fragility of macro-prudential environment)。用這些資料,你可以判斷「還拖」的最佳頻率、時間性和力度。其實都係 common sense:頻率就最好分開多幾次爆,時間性就盡量在女友「剛開始」發但仲未發哂出來嘅時候搶先機就係要你女友頂得住為準。其實這些常理考慮,放在對付老闆甚至金融機構都差不多。

睇返今日嘅宏觀環境,環球銀行系統的資本水平和流動性都好好,承受女友發脾氣(例如貿易戰導致貸款違約)嘅能力唔錯。市場最擔心嘅應該係特朗普,因他痴痴哋,隨時發癲打死女友(中國)。但個人認為特朗普的一切行為都只是講數手段,而女友更加係最恐怖嗰隻:死纏、不妥協、不分手。這對怨偶會不斷打打鬧鬧,但又唔死得人。當然,需要時仍要靠𠝹女無數嘅美聯儲:它一早就慢慢加息,希望女友(市場)理性啲,但若然女友發大脾氣,佢應該會收手(停止加息,甚至減息)。

 

原刊於貼地風管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