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

2018/4/3 - 12:08

不是澳門版「100毛」 微辣 CEO:想做華語界迪士尼

上個星期,毛記風頭一時無兩。經營黑紙、100毛起家的毛記葵涌(1716)上市,散戶蜂擁爭購,毛記藝人專家Dickson、東方昇玩轉港交所上市儀式,毛記寫下「廢青」創業奇蹟。在隔岸澳門,「微辣 Manner」正密鑼緊鼓排練首齣舞台劇,剛剛在上環租了地方,準備設立微辣香港分部。

如果你只聽過毛記,未聽過微辣,大概要認老。微辣在facebook的Like數約70萬(100毛的Like數為119萬);在微辣賣過廣告的公司,有支付寶、百老匯電器、陽光檸檬茶,甚至是香港警察(提防電騙廣告),合作的藝人有Twins、容祖兒、彭于晏、鄭中基、張繼聰、尹光等等。2017年,微辣收入達八位數,即是千萬計。

很多人會把微辣比作澳門版的100毛,微辣CEO、24歲的六毫子(陸志豪)連忙否認。六毫子喜歡100毛的創意,也鍾意專家Dickson。

廣告

不過,微辣就是微辣,微辣有自己的故事。

*               *               *        

故事的起點,是澳門一間麥當勞。

2014年某天,六毫子與拍擋在麥當勞度橋,想用幾秒短片殺出重圍。話說當時的微辣,創立差不多一年,拍了幾段網絡長片,包括改歌MV談集體回憶,結果幾位老友共夾了幾萬元的短片,換了幾千點擊率。錢花了,回報不似預期。大家錢唔多,要面對現實,被迫轉型,「既然拍時間長的短片未必適合,不如拍幾秒的短片,無論是食飯、瞓覺、過馬路,去大便,都可以睇到我們的片。」那時候的六毫子,20歲出頭。

貪方便,又不用租場,麥當勞成了即席發揮舞台,一條只有短短9秒的真短片誕生。埋頭玩電話的少女買軟雪糕,一手拿走上層軟雪糕,留下一臉詫異、手持雪糕筒的店員。

「買雪糕不要分心」的9秒短片在facebook,一夜之間為微辣帶來4萬粉絲。

無中生有的無厘頭短片,自此成為微辣的風格。

微辣短片陸續受到注目,甚至吸引了澳門的商戶主動敲門,微辣在2014年接了第一單廣告生意,開始嘗試不同類型的製作,包括時間較長、製作較精緻的短片。2016年5月20日,其取520(普通話諧音「我愛你」)的日子,微辣推出520(廣東話諧音「唔要你」)改歌的MV,講述年輕男女相處短片,片段長達5分鐘。

「520」在網上瘋傳,至今仍時有網民分享,在facebook點擊率高達390萬次。六毫子記得,自從520條片起,更多品牌開始接觸微辣,「唔好怕嘗試,唔好怕蝕底,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如果當初無嘗試,應該唔會做到今日的成績。」

微辣開始越來越多人熟識,當日玩票性質的大學生、老友,開始認真投入製作,興趣變成職業。

「其實拍條片不是一、兩個人的事,連同演員有10多20人,如果短片無收入,無廣告,擺了上網,大家笑完就算。短片失敗咗,就會好沮喪。」

微辣開始思考一個問題:生存。

「我希望澳門搞創作 不用擔心無飯開」

六毫子自細無心向學,讀過七間學校,被三間學校踢出校,大學未畢業就輟學,家人希望他安安穩穩打份工。一心要搞創作的六毫子,清楚在澳門這個產業非常單一化的城市,做創作難度有幾大。但自少學魔術、表演慾強的他,有點不服氣,「我覺得,澳門呢個地方,經濟咁好,咁有錢,又叫東方拉斯維加斯,做娛樂應該有得發揮。」

「以前由細到大,我們澳門人都是睇其他地方的娛樂,香港、台灣、日本、國內……我知道,澳門人都不是特別鍾意澳門娛樂,或者對澳門有些偏見。如果澳門歌手搞騷,俾飛佢(澳門人),都要睇下時間得唔得。」

「我希望有一日,澳門一個月都有兩三場澳門歌手的演場會,或者,你在澳門度假村度,能夠見的魔術師、小丑,都是澳門人。」

六毫子希望,微辣可以為澳門的藝人、創作人創出一條道路,年輕人投身這一行,不會擔心無飯開,「以前讀緊書拍片,純粹係玩,但今天大家都要出來做嘢,生活、要俾家用、可能已經結婚、有小朋友。」

「成件事唔同晒。一定要生存,一定要有個錢,令大家能夠生活。」

問題是點做?

不滿足於廣告

微辣最擅長做創作,為品牌度橋做廣告,是公司發展最快、最主要的業務。2017年全年,微辣八位數的收入當中,七至八成來自廣告。不少香港公司開始願意選擇澳門微辣做宣傳。微辣去年底決定衝出澳門,在香港註冊新公司,近日已完成種種程序,即將在香港招募製作、行銷的員工。

但微辣並不滿足於此。

六毫子最近忙於排練微辣首齣舞台劇「可能好笑」。演員為微辣藝人六毫子、加蔥等。

六毫子最近忙於排練微辣首齣舞台劇「可能好笑」。演員為微辣藝人六毫子、加蔥等。

六毫子最近忙於排練微辣首齣舞台劇「可能好笑」。演員為微辣藝人,六毫子本人、加蔥、Yelo等。在澳門文化中心演出兩場,原意是試水溫,但開售後瞬間售罄。六毫子清楚,部份微辣粉絲,或許不會很受落於網上廣告,因此籌辦不受廣告束縛的現場表演,「我們希望用一個騷,一個實體產品,一些活動,令到(微辣粉絲)可以參與我們搞的活動,轉化成為票房」。

2017年暑期,微辣大舉招聘,目前公司全職員工增至40至50人,連同半職等等,微辣一共有80多人;大部份為剛畢業的年輕人,諗頭多多。去年微辣推出零食產品,計劃在澳門開辦實體店、搞活動,「希望會有手信店。未來會籌備微辣條美食節,專門食辣嘢」。

微辣的想法,是圍繞旗下藝人創造鮮明的形象,開發搞笑有創意的產品,「藝人要個性化,職業都要重新定位。」

例如藝人之一黃卓帆(Paul Guy)經常以「綠帽男」形象示人,近期的短片中經常頭帶「綠帽」,「Paul出綠帽,可能銷量很不錯,綠帽就算不用來賣,送畀粉絲。大家都好鍾意。」

「希望做到是一個線上和線下連結,例如你睇完我們一條片,你會買到我們的食品,或者在線下睇到我們的產品。」

「希望有一日 來澳門的遊客都會睇微辣」

六毫子說,微辣不是100毛,一來微辣不碰政治,「我自己唔識,唔明白呢樣嘢,好難做到內容」。二來,相比起毛記會做出版業務,專注於不同媒體,六毫子希望微辣成為一間娛樂公司。

「我們的粉絲不止在港澳兩地,有廣東省、台灣、馬來西亞,我們想做一個華語界的娛樂品牌,好像是華語界的迪士尼。」

產品相對次要,微辣最大目標,依然是做澳門引以為傲的創作,「我希望,大家會覺得,澳門不單只有賭場,可以睇到我們的騷,買到我們的產品,落船見到微辣的片。」

好大想頭?可能是。不過三年前微辣只是麥當勞度橋的幾個年輕人。

「所以我們都要再努力啲。」

六毫子說,「我只得24歲,只是剛剛開始。」

*               *               *      

「上市與否無所謂」

毛記電視及《100毛》的母公司毛記葵涌(1716)上市,成新一代超購王。市值一度逾20億元,三名創辦人成億萬富翁。微辣對上市心動嗎?六毫子這樣說,「我不會為上市而上市,唔使急,最重要一定搞掂公司業務。全部業務都要穩健,我覺得,上唔上市,無所謂。」

六毫子說,上市公司要向股民交代,還要承擔更大社會責任,「唔上市無咁大壓力。上市責任好大。我覺得,如果要賺錢,做生意都可以賺到錢。」

微辣的股權,目前由微辣兩名創辦人六毫子、Jacky Lei及兩名微辣執行董事,四人共同持有。六毫子提及,曾有本港的資金接觸,希望入股微辣,但暫時未成事,「(是否接受新資金)一定要睇下個deal點樣。老實講,我們不是太缺錢。」

六毫子強調,即使有新投資者入股,他希望創辦人能保留經營權及決策權,「自己決定公司運作」。

2017年,微辣收入達八位數,比2016年增長十多倍。六毫子沒有透露公司盈利,只稱公司「不是賺大錢」。他指出,微辣現階段屬投資期,積極投資人才、新業務,甚至是合適公司,早前微辣也投資澳門一間製作公司及一間餐廳酒吧。 

90後管理學:生存、自我實現、歸屬感

由幾個人發展成80多人的規模,作為CEO的六毫子包辦公司管理、營運、架構。六毫子說,公司行民主制度,決策、度橋都是由與會者投票決定,「(橋段)都會睇下(投票)過不過到,先會出街。」

「我就被人ban最多,我是small potato」,六毫子笑說。

微辣的員工大部份是剛畢業的學生,多數生於1994至1995年,連80後都罕見。在微辣上班,不用打卡,申請長假去旅行,講聲便可,「我們行責任制、任務制,最重要完成工作。」

24歲CEO六毫子談90後管理學,他希望公司帶給員工三點:生存、自我實現、歸屬感。

生存自然指工作回報,六毫子說在幕後全職如編劇,基本有1萬多元人工,會有獎勵金機制,「拍了幾多段片,我們都會計數,另外(廣告)有佣金,如果成績好,2萬、3萬、4萬都有人出過。」

六毫子指出,機制希望激勵員工有空間發揮,甚至自我實現天馬行空計劃,「如果個劇本寫得好,找到好項目,傾到植入廣告,我們再拆(分賬),將工作遊戲化。」

「上一代出份糧,要乜都做,到我們呢一代,我唔覺得係咁樣。」

六毫子很高興公司員工晚上會留在公司打機、打麻雀,他認為,舒服愉快環境,對年輕員工很重要,「去年我說,希望公司今年去旅行,今年將會成真,成間公司一齊去馬來西亞。順便搞粉絲見面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