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e Swingles與香港城市室樂團

2018/11/6 — 18:38

日期: 2018年10月6日

地點: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節目: 史格溫歌手與香港城市室樂團

廣告

無伴奏合唱,講求的是互相聆聽與配合,每個人除了要獨當一面外,也要適時擔當起伴唱,甚至充當起一件「人肉」樂器。這次,香港城市室樂團與史格溫歌手(The Swingles),在客席指揮克里奧貝利(Nicholas Cleobury)的帶領下,以人聲演繹古典器樂作品或改編歌曲,而歌曲的類別,更是很多樣化。

不過,樂團在演奏曲目方面亦十分有挑戰性。指揮克里奧貝利以「無言之歌」為比喻,把三首六十至八十年代的英文流行曲改編為弦樂版本的歌曲,來作新的演繹。由John Reed改編的《Sweet Dreams》、 《Eleanor Rigby》與《Scarborough Fair》裡,筆者只能認得出《Scarborough Fair》的主旋律(副歌),那是小時候在收音機廣播中久不久就聽到的歌曲,但卻從不清楚歌名。小時候聽到這首作品,覺得氣氛很憂鬱,而在這個版本上,當樂團在奏到主旋律時,氛圍依然帶著頗重的淒美色彩; 其實,在內容上,反而《Eleanor Rigby》與《Sweet Dreams》才是最傷感的作品。克里奧貝利採取直接的手法,樂團在奏出三首歌曲時都以率直的方法去演繹,色彩也豐厚,但與他們平日演奏古典音樂的時候稍有分別。頭兩首作品,在演繹上更是具有非常強烈的活力。但個人認為,樂團在《Scarborough Fair》充滿巴羅克風味的編曲風格裡,演繹上卻居三首之冠。

廣告

而在史格溫歌手首輪的無伴唱環節,他們演唱了四首風格完全不同的歌曲。在《Weather to Fly》裡,以純美女聲的流行曲唱法為主,男聲作伴唱、或作拍子的仿套鼓伴奏,在層次上非常分明。而男女合唱的《Go Your Own Way》,在流行演唱風格底下,古典的和聲技巧更見重要,當中不乏交錯的和弦層次。史格溫歌手們在這首作品中,演唱出和諧的美感。不過在演繹上,《Forgotten》相比於前兩首,卻更加令人動容。幾位男聲的和聲合唱相當漂亮,而主音歌手輕描淡寫而感情豐富的樂句演繹,更是非常出眾。伴奏方面,所有團員都要踏腳打拍子並拍掌,在女團員來說,她們踏出的腳步聲卻帶著具情感的音樂韻味。整體來說,史格溫歌手在這首非常短的歌曲的演繹,卻是極具感情與藝術性。

西班牙作曲家法雅(Manuel de Falla)的《Nana》,原創於作曲家的《七首西班牙普及歌曲》之內。在不帶歌詞的演繹裡,他們仿迴音、和仿電子樂器的伴唱下,幾位主音以較重的喉音發聲方法,演唱出跟西班牙鄉土、或其他民俗演唱風格相近的味道; 當女主音唱至高聲區的樂句時,歌聲卻轉往優美的古典發聲風格。整首歌曲的演出幾近完美,不同意境的轉換非常流暢,不同歌手獨唱部份的交接也平順,對於這首具有一定難度的編曲演繹,各人的合作性一流。

演出的節目中,還包括由器樂曲改編給人聲與樂團的作品。而他們第一首合作的樂曲,竟是來自西班牙作曲家亞爾班尼斯(Isaac Albeniz)原寫給鋼琴演奏的炫技作品《Asturias》,這首作品廣為人知的版本,卻是改編成高難度的結他獨奏曲。香港城市室樂團在克里奧貝利的指揮下,為史格溫歌手擔當起非常重要的背景節奏支持。當中,小提琴首席陳詩韻與大提琴首席康雅談(Artem Konstantinov)間歇出現的二重奏片段,在演繹上把富歌唱性的部份發揮得相當完美,而他們齊奏的旋律,相距的音程在音色與音準上都很完美,為整首作品的最漂亮段落,奏出了動人的美感。史格溫歌手在這樂曲的演出,主旋律實為和弦的一部份; 嚴格來說,他們演唱簡單的主線條,在這個編曲上反而成為樂團的伴奏。對於強勁的西班牙節奏,克里奧貝利與團員都充份展現出當中硬朗的舞蹈感與厚渾的和聲要求。

不過,在熱門的巴赫(J. S. Bach)第二組曲裡的《Badinerie》,本為長笛擔任獨奏部份的樂章裡,演出的效果卻稍為未如理想。幾十年來,這首曲的無伴奏合唱或獨唱版本演出多不勝數,各人都盡以任何唱法,把這首像是「長不斷氣」的長笛獨奏曲,悉心演繹。而作為史溫格歌手多年來的傳統,獨唱女聲代替長笛聲部是跑不掉的。當晚,主音依然只以一把女聲擔任。女生的肺氣量一般都較男生稍小,在演繹這種幾乎不可能用一般呼吸法去演唱的樂曲時,難度更再提高。女主音當晚明顯氣量不足,換氣亦明顯,但在急速的樂句中,往往難以攀上並扣緊音準與每個音符,在每句中段至句末更只能含糊而過,非常可惜。如果主音改以合唱形式,當中的瑕疵部份應該可以即時互補,演出要達至完美應該不難。以目前來說,一個人的演繹實在太冒險了。

在柯里尼(Arcangelo Corelli)的《大協奏曲》裡,史格溫歌手與樂團的合作確是相當精彩,男女聲部與樂團之間都演繹出巴羅克風格的清純韻味。而伴唱的兩位男聲,在仿效低音鼓與套鼓裡的鈸時,當中風格相異的爵士味道與古典相沖,但演繹效果卻非常「融合」,相形更見漂亮。

下半場開首演出的阿富汗民歌《Lover’s Desire》,依然以無歌詞的無伴奏演唱方式演繹,還有仿沙槌聲音的伴唱。史格溫歌手在這首作品中,幾乎每人也有份擔任主音,讓人聽到他們各人完全不同的唱腔習慣與風格。在演繹這首令人愉快的歌曲時,他們興緻勃勃的臨場表現無疑為這首節奏明快而旋律不斷重複的民歌添上了更多色彩,令人越聽越心情輕鬆。

史格溫歌手透露了他們在保加利亞民歌《Bucimis》裡運用了Live Looping的即場錄音技術,與他們接著的現場演唱,同步演繹。女聲部方面,各人均以個人不同的風格演唱,男聲部是個不折不扣的和聲部。而主音歌手卻以一把具有民俗風的「大喉」,演繹出最具異國情調的味道。這首作品在風格演繹上可為達至一流水平。而他們的新加盟女成員,則以流行曲的演繹方法,擔任《Tokyo Sunrise》的獨唱。她的歌聲清脆、具有很強的穿透力。其餘的成員在伴唱或「伴奏」都非常出色。

不過,個人更欣賞他們在《Nania》的演繹。他們的唱腔在這首歌曲裡非常統一,整晚演繹至此才首次聽到他們共識。基本上,他們都以80年代常聽到的流行曲唱法演繹,當中講求的是亮麗的共鳴聲,而咬字亦非常清楚,拍子落點的重音亦全不馬虎。這種英文流行曲唱腔,對筆者來說,已是久遺了的回憶!他們的齊唱部份音色更是極為通透,現場演繹已差不多像唱片錄音般完美!而在「伴奏」中仿電子樂器的部份,更是節拍精準,但卻帶有感情而具有輕微變化的演繹,那是死板的電子音樂永遠辦不到的。整體的合作上,真的仿如經錄音室修飾過的高端製作!

樂團在克里奧貝利帶領下,演繹出極高水平的歌舒詠(George Gershwin)的《搖籃曲》。弦樂奏出的色彩淡雅、旋律塑造出的輕盈舞蹈性相當優美; 小提琴組更是演奏得非常漂亮,大提琴首席康雅談的獨奏片段更是美不勝收。而中段的重奏部份,幾位成員對於這一小段的演繹也表現出當中的精巧美。整體而言,整個樂團的演繹實在相當出色。

樂團與史格溫歌手合作的《Two Sisters》,男聲獨唱這首帶有巴羅克風格的小調歌曲,純美的演繹,以流行風格唱出古典音樂的味道。女聲伴唱與男高音之間的對比,藝術感非常高,演繹上的輕描淡寫卻反令樂曲更具震撼力。而最後一首爵士樂曲《Gillespie – A Night in Tunisia》,樂團與歌手之間的庸懶味與跳脫感,風格的補捉在對比上的分野,在互相融合一起的時刻,效果極為優秀。而之後樂團奏出的強烈節奏感,亦帶著50或60年代荷李活電影配樂的風格,令人不能致信,指揮在掌握不同的極端風格上,與團員的思維交流與感染,可以如此極速「傳染」。歌手們在這首歌曲中的演出亦是完美無瑕。

在加奏的兩首作品中,第一首是皮亞索拉(Astor Piazzolla)著名的《Libertango》,對於樂團成員來說,難度比歌手們更高。特別是在小提琴組裡,演繹快速而流暢的樂句,在整齊度與對節奏及旋律的獨特色彩上,都展現出團員的高技巧水平與音樂修養。史格溫歌手的優雅歌聲在演繹上也是輕鬆而優美。而在他們的男低音Edward Randell改編70年代女歌手Minnie Riperton的搖滾風《Les Fleurs》裡,他們講究的反而是平穩的古典和聲與漂亮的唱腔,但效果卻真的非常不錯。

在這場音樂會裡多元化風格的音樂中,流行曲的演唱法比古典風格更濃厚。我們在這晚聽到英文流行曲幾十年前黃金時代的典型風格。史格溫歌手們在講究「靚聲 」的同時,也在不同的樂曲上盡量保留著原創的風格。城市室樂團的成員,在指揮克里奧貝利的帶領下,在同一場演出中體會了五花八門的不同曲風,除了要擔任伴奏外,更無時無刻擔當主角的部份,在表現上卻令人相當滿意。如此多元化的一場音樂會,對聽眾來說當然覺得「好玩」,但對於音樂家來說,難度更自是非一般; 不過,無論在歌手或在團員或指揮來說,他們背後付出了多少努力,成績其實也已一目了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