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o You’ve Been Publicly Shamed

2018/10/17 — 8:14

讀完了 Jon Ronson 的 So You’ve Been Publicly Shamed。Kindle 版。

鬼佬寫書,也有點拖拉,差不多三百頁的一部書,緊縮點,頂多二百三四十頁便夠。我發覺這類 non-fiction 一般不會少於二百頁,多在二百多至四百頁之間,定價也有個模式,大約在二十五至三十美元之間,不大會超過三十五元,也許因此不容許只有百來二百頁,否則讀者會覺得唔抵。

所謂 publicly shamed 主要是指網絡上的公開羞辱,某些情況可說是網上欺凌。書由作者自己的經驗開始,說網上有人盜用了他的身分發文,他幾經交涉才制止了這種行為。

廣告

這不算很 relevant,接下來才是主要的故事。話說 non-fiction 作者 Jonah Lehrer 的一部暢銷作品 Imagine: How Creativity Works 引述了一段卜戴倫的說話,引起一名戴倫粉絲 Michael Moynihan 的注意。此君也是個半紅不黑的作家,他找遍所有資料,都找不到戴倫說過的那幾句話,他甚至聯絡了 Lehrer 追問,Lehrer 說那是戴倫的經理人告訴他的。不巧戴倫只有一名經理人,又給這作家找到,經理人說,從來沒有一個叫 Lehrer 的人找過他。Lehrer最終不得不承認是虛構。Moynihan 不理 Lehrer 的央求,把其中底細在他《華盛頓郵報》的短期博客專欄一五一十爆出來。事件在網絡引起極大迴響,Lehrer 要公開道歉,寫作生涯幾乎盡毁。查這 Jonah Lehrer 有一部書叫《普魯斯特是個神經學家》,我也曾想買,幸好沒有,不然,不知道裡面的材料是不是自製出來的。Moynihan 也發覺,Lehrer 會得自我抄襲,給《紐約客》寫的文章,幾個月後在《華爾街日報》又「循環再用」。Lehrer 似乎並未完全死掉,這些年也出過一兩部書,但我看亞馬遜的讀者評論,仍有人指出他總是喜歡用自己以前用過的材料。

Publicly Shamed 接下來才有幾個真正無辜受辱的故事。比方一名女子在軍人墳場做出一個不文手勢,更鋪到網上(活該),立即引來四方八面的圍攻,有人甚至說要拉這婆娘出來奸了。女子很快便給公司開除,得了抑鬱症,有好一段日子呆在家裡不敢出來。另一宗事故說一女士在音樂會中與隔鄰友人開了個不文笑話,給坐在後邊的人拍了照鋪上網,立即給人肉搜尋認出身分,自然也沒有好日子過。書作者又帶出幾個現實中的事例,如法官的判案手法和監獄中以羞辱對待囚犯的做法,以說明羞辱之不能令犯錯的人悔改。

廣告

作者又提到互聯網產生了一種叫 reputation management 的生意,有一家叫 reputation.com 的網上公司,專門幫人醜事密冚,方法是用盡種種方法建立被羞辱者的正面形象,從而將其醜事推到搜尋引擎沒有人會去到的地方(即許多許多搜尋結果頁之後,據說以 google 計,有百分之五十三的人不會看超過兩頁,百分之八十九只看頭一頁)。

上網查過,的確有這麼一間公司,可以替人遮羞,也可以幫人建立 reputation 的,唔,可以諗諗。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