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I can make the ball go anywhere I want it to go!” —《悲愁物語》

2018/9/10 — 17:04

梶原一騎的漫畫總予人熱血、粗獷、壯烈的感覺,鈴木清順的改編當然不會是這回事。電影前半應算是接近「原案」的,講天才少女高爾夫球手(白木葉子飾)如何爭取日本代表賽資格,艱苦奮鬥、流血特訓、奇蹟逆轉勝,都是運動漫畫常見套路,但背後推她上場的其實是因為時裝大企業希望她能成為本土代言人,成名後大公司果然只顧搾取她的價值,要她不斷上電視節目拍廣告——鈴木清順的電影不會沒有情色,穿比堅尼打高爾夫這樣的「奇趣」畫面在他之前應該沒有人拍過吧。提攜她的情郎(原田芳雄飾)常說「性」是操控女性最佳辦法(又常強調女人善變難測),一時狠狠使她慾火焚身無處宣洩一時又水乳交融大戰三百回合,成名後卻推她陪企業老闆,使她心力交瘁。因此,電影後半幾乎不再見到高爾夫,筆鋒一轉講這位少女的掙扎和苦惱,常問到底「幸福」是甚麼(名利?愛情?勝利?),不過,如果故事僅止於此就不會是鈴木清順了,中段跑出來的才是全片最「精彩」的角色——一個寂寞婦人(江波杏子飾),起初只為排遣無聊受人關注,希望得到女主角這位鄰居的注意,被冷落後越變越狂,設局要脅女主角事事服從於她,不單霸佔其大屋控制其生活,還想取而代之成為電視明星,最後更邀請師奶同盟一同凌辱主角(見下圖。圖片來源見此),又要她陪自己丈夫上床,完全超展開,李力持《愛你愛到殺死你》(1997)也想不到這樣的情節。

《悲愁物語》(A Tale of Sorrow and Sadness,鈴木清順導演,1977)

《悲愁物語》(A Tale of Sorrow and Sadness,鈴木清順導演,1977)

廣告

廣告

這是鈴木清順被電影界列入黑名單,停機十年後復出的首部劇情長片,之後才是他藝臻大成的「大正浪漫三部曲」,大抵也有試水溫、穩賺錢的心態,劇情雖然依舊大膽怪雞,拍得卻不算很出色,他的個人特色仍在,卻沒有五六十年代拍低成本類型片時的凌厲破格、神采飛揚,不單影像上突破不大(用色依然大膽,招牌舞台化的效果也算有趣,但不算淋漓盡致),敘事和剪接也未如後來般隨心所欲(當然不講邏輯的轉場和人物出入畫面的形式仍只此一家,間中穿插夢境般的畫面也預示了後來作品的方向),只算是過渡期作品吧。原田芳雄首度與鈴木清順合作,那種不羈、豪放而又霸道、賤格的口吻,總是令人又愛又恨(他對企業老闆時服從時反抗的態度,會否也是鈴木清順對電影公司的想法?他以「性」操弄女性的思維,會否就是導演回應觀眾慾望與虛偽的方式?)。鈴木清順的作品中總有股奇異的「性」的張力,女性角色常處於既獨立又被剝削,熱情而又瀕臨瘋狂的狀態,這次更結合中產家庭刻板生活的壓抑、渴求鎂光燈映照的暴漲慾望,反撲出來的力道更加不可理喻,社會不能也不願理解女性的處境,也無法控制、無意改變這一切,是以常視為/逼迫女性為「瘋癲」,鈴木清順將之化為極端的荒謬情節,當中既有對消費文化、電視媒體入侵空虛心靈的批評,也有他一貫反斗的惡趣味在,雖然整體不算鈴木清順之最佳,仍是很值得玩味。澳門「三更半夜:暗黑奇幻電影節」選映了這部作品,放映的是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提供的 35mm 菲林拷貝,頗教人意外,但也不枉我上周五晚過大海觀賞呢。

最後請問各位方家︰女主角白木葉子當時乃是新人,在此片一脫後大抵也沒怎成名,是故網上資料不多,但「白木葉子」不就是梶原一騎經典漫畫《鐵拳浪子》(1968-1973)女主角的名字嗎?難道這也是鈴木清順的惡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