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0年代的人工島幻想

2018/10/11 — 10:26

每隔一段時間,人工島的概念又會再次翻炒,重新包裝再搬上台討論。填海造地並非什麼尖端進步的土木工程技術。香港填海造地的歷史可以追溯至1890年代的中區填海計劃。坊間有一些意見指出,港英時代一直不斷填海造地,所以市民在不應該反對填海。先不用說這個論點邏輯上的謬誤,港英時代的社會氣氛和社會的priority,和今天香港的情況根本不能相提並論。這樣的講法難免令人覺得支持填海的一方理據薄弱,甚至令人有盲目撐政府的感覺。

今次惹來爭議的東大嶼山填海計劃,其實可以追溯到港英時代1960-1990年代的一系列長遠規劃策略。至1963年開始,政府就起草一份《香港長遠發展策略》和《全港發展策略》。這兩份研究報告,估算香港的社會和人口發展,希望可以得出一個長遠的城市規劃策略。1996年左右,政府根據這些策略報告,進行諮詢檢討,最後發表一份《全港發展策略修訂報告》,建議擴展貨櫃碼頭規模,因此選址東大嶼山交椅洲一帶進行填海,配合香港島西部青洲填海計劃,將香港島西區和這個東大嶼山填海區以高速公路連接起來。後來香港政府制定更新的《香港2030》規劃策略,大嶼山東部填海的構思,就一直在一代代的規劃策略之中流傳。因此,前任特首董建華和梁振英,並非突然之間靈機一觸創意澎湃,構思出東大嶼山填海計劃。這個計劃幾十年來就一直存在,是港英政府未完成的「發展宏圖」之一。

這個大規模的填海計劃雖然「歷史悠久」,但就未必跟得上潮流。似乎這亦間接地說明了這個填海計劃為何會對環境影響如此的巨大,而且十分「論盡」。上世紀90年代以前,保護環境和海港,根本並非社會普遍追求的價值。「發展」和「進步」,在二次大戰後一直都是很多國家和城市的主旋律。例如在60年代的東京,一群前衛大膽的年輕建築師(後來我們稱他們為「代謝派」),就構想以海上都市的方式,將東京市向東京灣的方向發展。例如丹下建三,就構思出一條連接東京灣兩邊池袋和木更津市的跨海大橋,再將住宅和商業建築興建在大橋的兩邊,同時間解決交通連接和住屋問題,又可以避免大規模填海,減少對海灣的破壞。另一位「代謝派」的建築師菊竹清訓,就在1958年提出以興建鑽油台的方法,將高層住宅興建在海上,以船隻和橋樑接駁。設計同樣以大膽的構思,盡量減少填海,但又可以將城市空間向海灣發展。

廣告

當然,兩位建築師的構思,無論在當時或甚至現在,都有十分複雜的技術問題需要解決。但在概念上,至少證明了一點:要將城市空間向海灣擴展,大片的填海造地,並非唯一的選擇。比對這些60年代的人工島構思,一味的填海造地,又是否點新意欠奉呢?用一點資源在創新和設計上,可能比起一味宣傳更加有效。

廣告

1960年代日本建築師丹下健三構思的東京灣計劃。於海灣中心興建一條跨海大橋,一系列的橋樑網絡向兩邊伸延。計劃的重點是不需要大規模填海,但仍能提高基礎的結構系統,使海上都市可以隨着城市的發展而慢慢增長,或者甚至在不需要的時候拆除,是一個可完全逆轉的系統。

同樣屬於「代謝派」的菊竹清訓,就構思出將建築物興建在鑽油台結構上的「海上都市」。值得留意的一點是「海上都市」並非填海地,建築物之間的空間,存在着大片的海洋。是有別於陸地上的都市空間的城市概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