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子華,我愛你

2018/7/14 — 10:20

(少少劇透)

黃子華《金盆啷口》到底好唔好睇呢?我覺得,好難答。

老實講,睇到中段,其實我都幾眼瞓。即係雖然啲嘢都好笑,不過可能是6/10的好笑,不是15/10的好笑。所以我一路哈哈哈一路心諗,唉,仆街,萬一陣間瞓著咗就真係該煨了,都唔知點同鄉親父老交代...

廣告

印象中,有段時間他在台上顯得意氣風發,嗰時佢講嘢、飲水、播音樂、唱歌,成套嘢係好有節奏感,但今次真係做唔到。播片的時機/時間突兀,片又同劇本扣得麻麻,唔知係咪因為咁,氣氛都無法炒太熱。(或者可以話係冇乜炒)

由佢講七八十年代香港好豪氣(「唔係咩」嘅鵪鶉變身成「唔係咩呀」嘅萬梓良),到佢播啲片,到佢最後唱嗰首《幻海奇情》,成場騷由頭到尾都令人感覺十分之nostalgic。當然懷舊有諷刺在外包覆所以曲直難分,例如佢講到香港那個好精彩的黃金時代,係講嗰時成日周街有人劈友、啲黑社會影壇大佬攞支槍指住人拍戲;但我覺得佢係真心nostalgic的。

廣告

咁其實都明嘅。即係當然冇人想真係見到周街劈友、 槍戰、械劫案、黑社會打橫行,但你睇《古惑仔》又真係覺得好過癮,睇《樹大招風》又真係不勝唏噓嘛。其實大富豪執笠關我鬼事咩,我又唔係麻甩佬,但你就係會不自覺將佢睇成黃金時代嘅一個象徵,當你見住佢熄燈,見住啲大賊後繼無人,見住黑社會都息微,就會忍唔住投射成香港嘅命運。

好多人都周不時暗自懷想心目中那個巴閉、疊馬、英雄主義嘅香港,但,即係好似米奇老味神奇屋(如果唔知係乜,google幫到你)咁咪好_過癮囉,嗰種可能係狂想多過懷舊。而黃子華咁嘅年紀,你睇住佢用笑話包裝佢嘅nostalgia,就真係 can't help but feel a bit sad。

咁講好似講到個騷唔好睇,但其實我又真係好鍾意,因為我係腦殘粉,同埋,因為黃子華個人真係好堅。今次佢真係金盆啷口,我估佢有一萬樣嘢想講。而係人都知香港人最有共鳴嗰啲話題永遠都係買唔起樓呀、租好貴呀、老闆好仆街呀、男女關係呀、共產黨呀、啲香港人好on9呀(入得場嗰啲人都唔會覺得係話緊自己)... 雖然佢都講過晒,但有啲話題其實換個講法都可以長講長有,留一個勁好笑嘅美好回憶俾自己同fan屎,我私心認為佢仍有能力做到。

但係,喺自己最後一個棟篤笑騷嘅最後一段,佢選擇咗講同性戀喺香港嘅處境。如果幫同性戀講好話顯得太政治正確、有呃like呃掌聲嫌疑,我覺得更勁嘅係佢講性工作者嗰部份,呢個話題真係小眾到不得了,除咗真係最progressive嗰1%,根本冇人會care、亦都冇人想傾性工作者嘅工作條件係咪合理、係咪至少應該有安全保障。

佢最後引黃霑《不文集》,「為真小人爭取社會地位,不讓偽君子們霸佔了整個世界」,超譯真小人為「真係好少人承認」(例如同性戀),實際上是以真小人喻被排除在社會以外的底層、殘渣、人肉垃圾、不被看見的人、「沒有部份的部份」(la part des sans-part),他提醒所有人,如果真的自認珍視「香港」這個社群,我們其實每個人都有道德責任為真小人爭取社會地位。

到最後他都是清醒的:舊時再風光,你再怎樣懷念,時間都不會往回走。大時代已經遠去了。從八十年代到現在,我們好像失去了很多,但其實我們不一定只能扮演歷史的受害者,不是只能乾等這個或那個大國哪天皇恩浩蕩賜下我們渴望的民主和自由。我們自己就是能動的個體,可以拒絕走向封閉與隔絕,有足夠的力量可以將過去的霸氣轉譯成開放、進步與從容,有足夠自信朝向他者張開——也唯其如此才能為自己建造最堅固的心。

黃子華,謝謝你賜我力量,我愛你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