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赤壁》中的中國古典時期建築

2018/1/7 — 13:45

《赤壁》 
2008-2009
導演:吳宇森
美術總監/服裝設計:葉錦添
美術指導:黃家能

《赤壁》
2008-2009
導演:吳宇森
美術總監/服裝設計:葉錦添
美術指導:黃家能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台灣建築學者漢寶德《中國的建築與文化》一書中,把中國建築歸入中國文化中觀照,並將中國建築分為三個時期。第一期由殷商至兩漢,是為中國古典時代;第二期由六朝至唐宋,是為中世紀,也是佛教支配時期;最後是宋遼金至元明清,是為近世期,也是俗世文化支配時期。漢寶德的論說,仍有可斟酌之處,但通過這種歸納分期,對我們認識中國建築史,有莫大幫助。本文先討論第一期──中國古典時代,借用吳宇森電影《赤壁》,檢視中國建築中不同構件與這段時期的建築風格。

屋頂形狀

廣告

《赤壁》以古典建築時期的漢末為時代背景,電影中的屋頂形狀,除上集開首許昌宮殿錯誤表現出唐宋風格的下凹曲面與正脊䲭尾裝飾外,其餘絕大多數吻合當時風格。就如《天將雄師》、《孔子》等電影中常出現的屋頂一樣,四阿頂的四邊斜面為隋唐之前流行的直面。如再細看屋頂各部之間比例,可發現幾部電影中出現較小型的建築物,例如城樓、亭子等,它們的四阿頂上最高橫向的一條屋脊,即正脊,較現時明清時代遺留下來常見的長正脊為短,符合一般歷史證據所推斷的早期建築特色。

正脊裝飾

廣告

再看得細緻點,傳統中式屋頂正脊兩端,通常有凸起的裝飾物,簡稱「脊飾」,小至微微斜向上翹,大至豎起各式鳥獸形狀的塑像。從漢代古畫或陶瓷塑像所見,通常只有微微上翹、形狀簡單的三角形脊飾,也有少量象徵鳳凰的鳥形脊飾例子。《赤壁》中,絕大部分屋頂出現的皆屬前者簡單上翹三角形脊飾,這是符合歷史事實的,但唯一許昌宮殿與眾不同的彎勾形脊飾,其實是晉代之後始出現的鴟尾型制。

電影《赤壁》截圖。許昌宮殿屋頂形狀錯誤表現唐宋風格的下凹曲面,正脊脊飾是晉代之後始出現的䲭尾裝飾。

電影《赤壁》截圖。許昌宮殿屋頂形狀錯誤表現唐宋風格的下凹曲面,正脊脊飾是晉代之後始出現的䲭尾裝飾。

垂脊裝飾

四阿頂橫向正脊兩端,各自分岔成兩條斜向的垂脊,合共五條屋脊,因此又稱「五脊殿」。片中出現的垂脊,大部分皆無明顯裝飾,或只在最低末端處微微加粗翹起。但下集《赤壁》開戰時,曹軍艦隻屋頂四條斜向垂脊上各自放置了一排動物狀裝飾,其形類似於紫禁城中用作辟邪的垂獸與蹲獸。但翻看歷史證據,這種成排列隊於垂脊的裝飾,其實最早出現於近一千年後的宋代,然後一直沿用至清代並制度化,如蹲獸數量越多,代表建築物越高級。脊飾其實與很多其他構件,如門、𥦬、斗栱一樣,均有由簡變繁、逐漸加入辟邪或吉祥寓意的歷史演變過程。

電影《赤壁》截圖。曹軍艦隻屋頂垂脊上各自放置了一排動物狀裝飾,其形類似於紫禁城中用作辟邪的垂獸與蹲獸,其實最早出現於近一千年後的宋代。

電影《赤壁》截圖。曹軍艦隻屋頂垂脊上各自放置了一排動物狀裝飾,其形類似於紫禁城中用作辟邪的垂獸與蹲獸,其實最早出現於近一千年後的宋代。

帳幕結構與四阿屋頂

片中有兩場出現了帳幕建築的片段,分別是吳軍與曹軍軍營,作為行軍時的臨時建築,實屬合理。但吳軍練兵場地的高台上,其帳幕頂上豎立了一個貌似日本神社入口的鳥居木架,非常顯眼。究竟中國古代帳幕建築有否此木架?由於硏究行軍帳幕的資料不多,主持人雖從未見過,卻不敢斷言符合歷史與否。但從結構而言,木架下兩柱直插幕內,用以支撐起布質帳幕,卻也尚算合理。只是木架在幕頂升至如此高度,似乎超出結構所需,而作為加強其司令台重要性的裝飾構件而已。

電影《赤壁》截圖。吳軍練兵場地的高台上,其帳幕頂上,豎立了一個貌似日本神社入口的鳥居木架。

電影《赤壁》截圖。吳軍練兵場地的高台上,其帳幕頂上,豎立了一個貌似日本神社入口的鳥居木架。

兩軍的帳幕,形狀皆為四邊斜面四阿頂,尤其曹軍帳幕前面開放,可清楚見到其內部結構與四阿殿何其相似。四阿頂作為中國最古老的屋頂型制之一,的確引起一些學者視之為起源自原始帳幕建築,甚至有說中國建築的下凹彎曲屋面,也是帳幕結構的轉化。其實四阿型屋頂,東西方建築自古皆有之,在西方稱為「hip roof」,把它聯繫至帳幕結構,的確有一定根據。

電影《赤壁》截圖。從曹軍帳幕,可清楚見到其內部結構與四阿殿何其相似。

電影《赤壁》截圖。從曹軍帳幕,可清楚見到其內部結構與四阿殿何其相似。

屋頂物料

中國與全世界絕大部分文化一樣,皆以乾草為最初屋頂物料,稱為葺屋,而陶製的瓦片作為屋頂物料其實最早流行於周代,草頂建築從此淡出中國官方及宗教建築。但從眾多古畫可見,一般民居或園林建築,仍然有一些用草頂,而諸葛亮被劉、關、張三顧的草蘆,相信就是草頂建築,片中也出現一些有草頂的小型建築,相信在三國時期絕不稀奇。

中國的屋頂瓦片,一向分為半圓凸起的「筒瓦」與微彎凹下的「板瓦」,重疊相間鋪砌;有些民居也會簡化為只用微彎板瓦正反重疊相間鋪砌,也同樣可達防水功能。片中大部分屋頂皆用前者筒瓦與板瓦相間鋪砌,但上集初段劉備戰敗逃入某城時,鏡頭中全部樓房屋頂卻只鋪凹下的板瓦,而無重疊凸起的筒瓦。先不論歷史上有否如此鋪瓦方法,再論物理上這根本無法防水,因為雨水會從兩塊板瓦之間的罅縫滲入屋內。這些只鋪了一半瓦片的屋頂,究竟是因為佈景預算不足,還是反映着故事中的工匠偷工減料,則不得而知矣!

電影《赤壁》截圖。鏡頭中全部樓房屋頂卻只鋪凹下的板瓦,而無重疊凸起的筒瓦。

電影《赤壁》截圖。鏡頭中全部樓房屋頂卻只鋪凹下的板瓦,而無重疊凸起的筒瓦。

土建城牆

在早前評論《天將雄師》時,筆者提過中國城牆一般以夯土建成,至東晉時期,始有夯土外加磚壁面做法,因此三國時代城牆應該會外露夯土。《赤壁》下集有孫尚香混入曹軍的情節,當中有近鏡拍出表面巖巉的土城牆,這原本是切合歷史的。

但真正的夯土牆,會因為興建過程中逐行加高,而出現一條條橫向的坑紋,片中的城牆表面不但沒有夯土的坑紋,更出現鐵絲網的痕跡,表明橫店片場這幅佈景,是以現代的施工方法,先在城牆結構表面貼上鐵網,再批上泥土作為表面批蕩,若無鐵網,則批蕩難以穩固,也容易出現裂縫。這似乎反映了佈景的製作還不夠嚴謹。

電影《赤壁》截圖。片中的城牆表面不但沒有夯土的橫向坑紋,更出現鐵絲網的痕跡。

電影《赤壁》截圖。片中的城牆表面不但沒有夯土的橫向坑紋,更出現鐵絲網的痕跡。

鳥瞰視角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片中有一幕本與建築無直接關係,但引起主持人聯想到中國繪畫藝術,亦與建築設計必須理解的視點角度有關。導演吳宇森曾被譽為影像大師,其鏡頭運用一向不馬虎,早年《辣手神探》槍戰中飛鴿一幕已成經典。《赤壁》上集結尾,諸葛亮由吳營放出飛鴿,鏡頭隨即跟隨鴿子的俯瞰視角,由吳營一直飛至對岸曹營,盡覽兩軍對峙軍容與山川地勢。其實不只中國,就算整個東方繪畫體系,大部分山水畫及建築畫,皆以極遠距離作高角度傾側俯視景物,尤其描寫建築的畫作,必見屋頂而必不見室內天花,甚至不惜扭曲建築物形狀也要符合這種角度效果。

這種視角,就如裝了長鏡頭的攝影機,由極遠距離的空中斜向俯瞰,再放大景物拍攝,把正常透視學遠小近大,以及由遠處連接近處的放射線變成平行線。因此,東方畫家自古以來對透視學都只有模糊的概念,而無精確的技術。但所得的效果則如飛行中鳥瞰大地般,有較客觀的視角,甚至可如電影般移動視角,把整體佈局交待得更清楚。當然,導演運用鏡頭是否啓發自東方繪畫傳統,實難判斷,但所得效果的確異曲同工。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episode/47880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