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源氏物語千年之謎》:藤原家三代與日本庭園建築

2018/11/4 — 11:48

電影截圖。歲月催人,曾飾演光源氏一角的東山紀之,20年後「成長」為中年的藤原道長。
《源氏物語千年之謎》
2011
監督:鶴橋康夫
美術:今村力

電影截圖。歲月催人,曾飾演光源氏一角的東山紀之,20年後「成長」為中年的藤原道長。
《源氏物語千年之謎》
2011
監督:鶴橋康夫
美術:今村力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1. 光源氏化身藤原道長

日本人一向樂此不疲地改編古典名著《源氏物語》,而飾演陰柔中性的美少年光源氏一角的演員,通常較為矚目。這齣2011年由鶴橋康夫監督的電影《源氏物語千年之謎》,改編自高山由紀子的小說,焦點落在飾演光源氏的「日版吳彥祖」生田斗真身上。但一般觀眾可能遺忘了,片中另一主角──80、90年代青春偶像組合「少年隊」成員東山紀之,早年亦飾演過光源氏一角。但歲月催人,在20年後的這部作品中,他已「成長」為中年的藤原道長。

廣告

故事以「小說空間」與「現實空間」互相穿插構成,小說空間即《源氏物語》的虛構歷史,但暗示為平安時代(8至12世紀)中,以皇族光源氏為主角的世界;而現實空間,則以歷史上藤原道長委託紫式部寫作小說《源氏物語》一事為主。電影中這對上司與下屬或情人的曖昧關係,歷史上早有傳聞,實非始於高山由紀子的小說創作。

2. 藤原道長建法成寺

廣告

平安時代貴族政治中,藤原氏北家脫穎而出,藉與多任天皇的姻親關係掌握朝政。一如片中現實空間的主角藤原道長,官至從一位攝政關白太政大臣,成為天皇岳父後,更把家族權勢推向頂峰,政治上影響深遠,但一般人卻未必注意到道長本人,乃至其子孫共三代,對日本的庭園建築影響至深。

電影截圖。藤原家府邸為平安時代,上至皇宮下至貴族大宅皆流行的「寢殿造」形式。

電影截圖。藤原家府邸為平安時代,上至皇宮下至貴族大宅皆流行的「寢殿造」形式。

藤原道長身處的平安時代,上至皇宮下至貴族大宅,皆流行「寢殿造」形式,其室內建築特色可詳見以前《建築意》文章「由《輝耀姬物語》到《延禧攻略》:「淡」出平安宮殿之美」,當然亦可見於這套電影之中。而室外的庭園亦可視為寢殿造構成部份,如藤原家大宅即有庭園場景。此外,片中天皇宮中大庭園內有水池、木橋與亭台景物,可能暗示為歷史上曾位於京都平安宮大內裏東南角的神泉苑庭園。歷史文獻記載中,此庭為對稱佈局,庭中有池,池中置島,背有乾臨閣建築,伸出的兩翼中各有雙層樓閣及單層釣台,環抱水池。現實中此庭早已不復存在,但類似形式的庭園,卻可從現存部份淨土宗寺院中一睹真容。

電影截圖。片中天皇宮中大庭園內有水池、木橋與亭台景物,可能暗示為歷史上曾位於平安宮內的神泉苑庭園。

電影截圖。片中天皇宮中大庭園內有水池、木橋與亭台景物,可能暗示為歷史上曾位於平安宮內的神泉苑庭園。

歷史上藤原北家直接興建的庭園,正正與淨土宗有莫大關係。崇拜西方佛阿彌陀如來與追求西方極樂世界的淨土宗傳入日本後,先在皇室貴族間流行,就如電影中最少有三幕貴族觀佛或佛教儀式場景。其中末段小說空間中,藤壺中宮落髮出家一幕,於京都大原寺勝林院拍攝,該寺雖屬天台而非淨土宗,但殿中所見坐像,即為浄土寺院必備的阿彌陀如來。

電影截圖。藤壺中宮落髮出家一幕,於京都大原寺勝林院拍攝,殿中坐像為阿彌陀如來。

電影截圖。藤壺中宮落髮出家一幕,於京都大原寺勝林院拍攝,殿中坐像為阿彌陀如來。

可是,電影只見宮廷貴族間的風花雪月,而完全不見歷史上藤原氏專制下社會混亂、災害頻仍的實況。平民在痛苦的現世生活中,期望脫離穢土,早登淨土。而當時流行的淨土宗寺院中,即仿效《大無量壽經》及《觀音經咒》等經典所形容的淨土極樂世界,興建具有水池與樓閣的庭園,以建築空間視覺形式,表達淨土佛理概念。

藤原道長一生篤信佛教,並斥資於京都興建法成寺。此寺雖早於13世紀毀於火中,但其庭園有幸記載於當時《榮花物語》中,被喻為珍珠、金銀、琉璃、水晶等華貴之物。當中有殿堂樓閣、水池、蓮花、變色之樹等元素,估計佈局對稱,中軸線以中門、池中島、金堂構成,西面再建有阿彌陀堂,藉以營造一脫離痛苦現世,進入阿彌陀佛身之前,濃縮大自然景觀的神聖空間,使信眾錯覺身處西方淨土之中。

電影截圖。紫式部入宮講故事的室外背景,為建於19世紀京都平安神宮橫跨水池上的橋殿。

電影截圖。紫式部入宮講故事的室外背景,為建於19世紀京都平安神宮橫跨水池上的橋殿。

由此可見,水池乃淨土庭園營造凈土氣氛時的必要元素。電影中雖無淨土寺院場景,但無論平安宮或藤原道長府邸的庭園,皆以大型水池與殿堂倒映為重點,當中亦包括小説空間內,光源氏生母與皇后夜晚相遇被襲之處,以及在現實空間中紫式部入宮講故事的室外背景,拍攝場景皆為建於19世紀京都平安神宮橫跨水池上的橋殿(又稱泰平閣)。

3. 藤原頼通施捨宇治別院為平等院

電影中只交代藤原道長女兒成為皇后,而並未提及其兒子。電影以外,其長男頼通同樣官至從一位攝政太政大臣,亦同樣建成另一座淨土寺院庭園。他中年後淡出政務,半退隱於京都以南的宇治,晚年更施捨出其宇治川河畔別院,改建為一淨土宗寺院,舉世聞名。連日圓十圓硬幣與萬圓紙鈔上,亦以該平等院中的鳳凰堂為圖案。比其父道長所建的法成寺幸運,這座寺院中心建築與庭園歷千年而未受災害,一直保存至今。

宇治平等院阿彌陀堂,創造出極樂淨土世界的真實影像與水中幻象,同時上下並置於觀者眼前。

宇治平等院阿彌陀堂,創造出極樂淨土世界的真實影像與水中幻象,同時上下並置於觀者眼前。

一如其他淨土庭園,平等院亦引宇治川水而成其中心的大水池,並在池之西建阿彌陀堂,並特別加高殿堂門口,使堂中阿彌陀如來巨像可見於水池對岸,若晚間於堂中點燈照射佛像金身,其面容甚至可清晰反映於池面之上。這正是《觀無量壽經》中「若欲至心生西方者,先當觀於一丈六像在池水上」最清晰的視覺表達,創造出極樂淨土世界的真實影像與水中幻象,同時上下並置於觀者眼前。

一般建築史學假設,相等於中國北宋年間建成的平等院,受唐朝皇家園林影響,有明顯的對稱中軸線序列,與後世或近代日中兩地的非對稱庭園有所不同,院中阿彌陀堂之中軸對稱特色更為明顯。若從高空觀其平面,可聯想為鳳凰形狀,其正殿尤如鳳身,左右伸出之長廊為鳳翼,後廊是鳳尾,因此江戶時代改稱「鳳凰堂」。唐代敦煌莫高窟的「觀經變相圖」壁畫,正中大殿伸出左右兩翼,轉角位有雙層樓閣,前有庭園,與鳳凰堂外觀非常接近。而歷史上亦記載當時大唐製作的「根本曼陀羅」繪畫傳到日本,當中亦有非常類似的樓閣建築,當時中國對日本建築的影響可見一斑。

4. 橘俊綱著《作庭記》

藤原北家第三位影響日本庭園者,是道長之孫頼通的次男,但過繼為橘家養子的橘俊綱。其重要性非如祖父與父親般建造庭園,而是寫成世上最早一部造園專論著作──《作庭記》,影響著千百座日本庭園。

電影截圖。藤原行成書不離手,讀的是《白氏文集》,即早已風行日本的唐代大文豪白居易文集。

電影截圖。藤原行成書不離手,讀的是《白氏文集》,即早已風行日本的唐代大文豪白居易文集。

正如前文所言,唐代中國園林對其後平安時代的日本庭園影響深遠,但現時流傳可能為中國最早記載園林佈局者,為9世紀唐代《絳守居園池記》一文,當中描述山西絳守居園池,香港聲稱重構唐代風格園林的南蓮園池,即以此為主要依據。另外,電影中藤原道長的同族好友藤原行成書不離手,讀的是《白氏文集》,即早已風行日本的唐代大文豪白居易文集,其所著論述園林營造的《池上篇》一文,則被日本平安初期《池亭記》抄襲成文。但無論《池上篇》或《絳守居園池記》,皆非如橘俊綱《作庭記》般作為園林專論之書。

相對於日本11至12世紀平安末期的《作庭記》,現時最早在中國流傳的園林專論書籍,要遲至17世紀明末計成的《園冶》。更有趣的是,《園冶》在中國並不流行,後來幾近消聲匿跡,反而流入日本後流傳甚廣,結果至民初時代,方由中國學者自日本重新引入出版。除了缺乏明代以前的文字論著外,現時中國大致保存原貌的園林文物最早建於明代,缺乏更早期的實際例子作參考。因此,日本《作庭記》不但作為研究日本平安時代庭園的重要文獻,亦為硏究明代以前,尤其唐宋中國園林的重要典籍。

概括認識日本庭園與中國園林的分別,日本庭園傾向簡單而少,中國則傾向豐富而多;日本著重固定位置靜態欣賞(遊園式庭園例外),中國主要於行走中動態欣賞;日本有文字性象徵比喻(中國文學與佛教典故),也有抽象性純美學表現(如後期枯山水),中國則主要著重文字性象徵比喻(道家與文學典故),而較少抽象性純美學表現。

電影截圖。藤原府庭園水池一景。日本貴族庭園及淨土庭園那強調水池的佈局手法,反映在《作庭記》中。

電影截圖。藤原府庭園水池一景。日本貴族庭園及淨土庭園那強調水池的佈局手法,反映在《作庭記》中。

電影中日本貴族庭園及電影以外淨土庭園那強調水池的佈局手法,亦反映於《作庭記》中。該書的論述主要分為石、汀(水岸線)、島、瀧、水、樹、泉、樓閣等篇章,當中尤其注重「遣水」,即引導水流入庭造池之法。而反映中國明清文人園林風格之《園冶》,則偏重山石營造。反而日本後期卻又出現獨步世界庭園史,出奇地不流一滴水的枯山水庭園,可謂物極必反。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