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人辯論:周星馳《新喜劇之王》好看嗎?暗黑版結局孰真孰假?

2019/2/11 — 14:55

農曆新年向來是香港電影黃金檔期,今年也不例外。多齣港產片、合拍片均在新春前後上畫,其中以周星馳新作《新喜劇之王》引起最多討論,杜汶澤、郭子健和翁子光等電影人均撰文稱讚電影為周星馳近年最佳作品,近日有觀眾甚至分析戲中細節,將勵志片的大團圓結尾,解讀成「暗黑版結局」。但亦有影評人指出,這種解讀正反映《新喜劇之王》劇本的缺失,尾段「又急又快又亂」、節奏「不成比例地快」。

今年新春香港多部賀歲片競爭激烈,截至年初四(8/2),暫時稱冠的是麥兆輝編劇及導演的《廉政風雲.煙幕》,票房收1,505萬元;周星馳自編自導的《新喜劇之王》則收1,275萬元居次,彭浩翔執導的《恭喜八婆》上畫8日收916萬元;林敏驄執導的《如珠如寶》上畫8日收779萬元,王祖藍初次執導的《你咪理,我愛你!》上畫9日收647萬元,敬陪末席。

杜汶澤:周星馳瞓著都拍贏好多人

廣告

雖然票房暫時不敵《廉政風雲》,但《新喜劇之王》卻在坊間引起最多討論。不少電影人均在網上撰寫影後感。杜汶澤稱為女主角感動,「佢一聽到只要見到樣,就算唔使錢都肯做咖哩啡嘅時候,佢揸住盒飯盒,背景音樂「天鵝湖」一出,我嘅眼淚已經流出嚟。」又讚周星馳「就算瞓著覺,都拍贏好多人」。

近年與周星馳於《西遊降魔篇》合作的導演郭子健,亦大讚《新喜劇之王》充滿周星馳風格,「很真,很悲哀很傷感但也好幽默!是少林足球後個人覺得最好的一部!甚至比他自己演的喜劇之王還要好,真的是看清這個世界但仍願意擁抱這世界的好電影。」戲中女主角「如夢」好友「小米」因外表標緻被星探選中一場,郭子健解讀為周星馳跟梁朝偉的關係。周星馳入行前提議與好友梁朝偉一同報考訓練班,結果只有梁朝偉入選,周星馳則落選,並成了臨時演員。

廣告

本身為影評人的《踏血尋梅》導演翁子光,也認為《新喜劇之王》在周星馳電影中,是很特別的一部,「撇除糖衣般的勵志感動,周星馳竟有深藏不露的世故真情,在一些講人的成敗、親情、盼望,都用了一些看似平常但又充滿細膩生活觀察,去深入淺出去講,風清雲淡,看著舒服」。

但亦有人表示不同意。曾與周星馳於《唐伯虎點秋香》等多部電影合作的蕭若元,在網台節目稱整體上「不喜歡這部電影」。他先稱讚戲中的父女情寫得不錯,但批評男主角王寶強一段情節過於「硬滑稽」,「我真係唧到唔識笑」,另外戲中人物角色,無論「馬可」、「如夢」,抑或「導演」,劇本都寫得不好,「完全無一致性」,「周星馳的問題唔係在佢年紀大,而係佢脫離哂一般人,亦唔吸收新知識。」

電影《新喜劇之王》宣傳片截圖

電影《新喜劇之王》宣傳片截圖

網民:其實有暗黑版結局

(注意:以下內容含《新喜劇之王》劇透)

《新喜劇之王》的結局亦引起話題。有網民指出,電影女主角在一場雨中交通意外後的劇情又突然又拍得夢幻。「如夢」由一個臨時演員,突然變成一個成功被戲中「星爺」選拔,並成為影后的幸運兒,令人懷疑後面劇情究竟真的發生?抑或女主角其實遇上意外昏迷以至死去,只剩下平行世界裡的奇想。

綜合網絡分析,《新喜劇之王》暗黑版結局的「證據」如下:

1.《新喜劇之王》末段出現了兩次《天鵝湖》配樂,第一次是在女主角撞車前,第二次則是她成名後的頒獎禮。為何頒獎禮要用《天鵝湖》而非勵志的主題曲《疾風》?有網民更指出《天鵝湖》其實有兩個版本結局,一悲一喜。有人猜測,周星馳或藉此表達《新喜劇之王》同樣有兩個版本。

2. 戲中「馬可」鹹魚翻生後,在受訪時表示很想感謝一個人(即如夢),可惜不知道對方名字;但鏡頭一轉,他竟找到如夢的家,更通知她已入選「星爺」電影選角面試。不是很離奇嗎?

3. 又有影迷發現,馬可與如夢一家吃飯一場戲,明明四個人吃飯,卻只有如夢沒碗筷。當時馬可說不能上網查看選角面試名單,但半分鐘後如夢母親卻可以秒速上網訂機票,讓如夢趕及參加面試,不真實得像發夢。

4. 「一年後」的電影頒獎禮上,如夢成為「最佳女主角」,卻沒提及得獎作品,反而回顧她當「臨記」時的血淚場面。有影迷更質疑當時為何有人會拍攝一個臨時演員的片段,「這暗示『一年後』的時間線是虛假的。」

周星馳日前在廣州出席謝票宣傳活動,也被問及這「暗黑版結局」,他指著女主角顎靖文稱:「我覺得你可能沒有死,就是在你撞車那時進了醫院,就昏到了,作了一個夢,一些夢裡發生的事,最後都就美好的事,有沒有這個可能呢?」

影評人:劇本的缺失

影評人葉七城則點出,網友拋出《新喜劇之王》的「死亡解讀法」,正好說明劇本的缺失,「交通意外後的情節,又急又快又亂,電影最後的一本戲,尾聲很少走得那樣急速,從馬可到如夢家探訪,到如夢轉念『不投降』,動身往北京試鏡,再到『一年後』的頒獎禮,節奏都是不成比例地快。」他表示不同意這種解讀:「但如果要將賀歲檔期的《新喜》作死亡解讀,會相當『趕客』,星爺看來不會和真金白銀的票房『過唔去』。(文章)」

葉七城又批評,《新喜劇之王》的角色描寫欠佳,特別是如夢由放棄夢想做侍應,到轉念「不要投降」直衝終點,「這一段寫得最差」,也「浪費了如夢的角色」。葉指出,「星爺本來可以拍出一部全新視野、關於『演員』的電影,可惜他沒有。《新喜》錯失了兩個可以發揮的重點:馬可如何利用那因禍得福而來的機會,重新振作,和做了甚麼行動(除了接受電視台訪問)來重新鞏固實力派演員的地位,電影沒有交代。另一點是如夢試鏡入圍後,做了甚麼演出而走紅,如何在『一年後』得業界及觀眾認同,獲『最佳女主角』獎項,也沒交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