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阿飛正傳》:如我是一隻小小鳥

2018/8/8 — 12:10

《阿飛正傳》劇照

《阿飛正傳》劇照

【文:鄭俊】

「十六號,四月十六號。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號下午三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張曼玉記住了,我也記住。

《阿飛正傳》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分鐘的朋友,王家衛控制電影節奏和營造環境氣氛都是一流的,有個鏡頭是拍著張曼玉的背影、旭仔的正面,把我們都代入了蘇麗珍,彷彿我就是蘇麗珍,和旭仔的鼻子都快貼在一起,聽著他充滿著曖味的說話,氣氛不但令人精神崩緊,同時又令人有所期待,期待著那個尷尬的距離,如此的心動,如此的心醉。

我在想一九六零年的旭仔和二零一八年的旭仔會否不同呢?也許旭仔不會變,但蘇麗珍應該只是一笑置之罷了。而劉嘉玲呢?應該不會變吧。

廣告

先說蘇麗珍,蘇麗珍是傳統的女性,對愛情抱住與一般人無異的觀念,拍拖,同居,結婚。可是,旭仔是一隻小鳥,一隻不願歸巢的小鳥,最後旭仔一走了之。其實蘇麗珍從一開始就知道,知道旭仔愛的只有自己,不能被綁縛,更不可能結婚,她終究忍受不了看不到未來的關係,最後向旭仔「攤牌」同時撕毀了這段關係。

咪咪呢?她敢愛敢恨,愛上了便勇往直前,不在乎對錯,不在乎付出的多與少,放下尊嚴和身段,如飛蛾撲火。咪咪由旭仔叫她在樓下等的一刻,已經墜入旭仔的圈套,她被旭仔所散發的桀驁不馴所吸引,如同蘇麗珍一樣,但不同的是,她對這段關係抱著能在一起便一起的態度,因為由開始的一刻,便是結束的開始。

廣告

《阿飛正傳》實在有太多太多的東西在內,如家庭觀、愛情觀,但旭仔對愛的態度才是真正令我愛上這套電影的原因。他愛得很自私,隨心所欲,不受控制。就如他所說,他是一隻沒有腳的小鳥,但我們都知曉飄泊只是藉口。在一個紙醉金迷的世界內,欺騙自己,不願醒來,用瀟灑,用放縱來作保護甲,保護那弱小的心靈,掩飾他的自卑感。他只是害怕受傷,為了不受傷,所以無情。可是這樣的人不就是用情最深的人嗎?他死前的一句:未到死前最後一刻也不知道自己最愛是誰。「不知道她在幹什麼呢?」與其解讀作那個未知的人,我更偏向解讀作他曾經的的女人,是咪咪?還是蘇麗珍?我不知道,也許是更為遙遠的人。

我們都可能是那隻小鳥,都可能是阿飛,我們渴望的同時也退縮著,只是我們為現實低下了頭,不再是看著天空,而是看著地面,看哪顆樹更能夠為自己提供保護,收起翅膀,寄望我們得不到的自由隨風飄舞,落到下個阿飛身上。

 

作者自我簡介:十九歲的小伙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