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閲讀的理論

2018/7/18 — 11:35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舊文重登部分內容摘要,要看全文,請登入「黎則奮全集 — 五十年寫作紀錄」面書專頁

……記得有一次,有個舊同學娶老婆我去飲,席間酒酣耳熱之際,忽覺鄰席有個肥仔,原來是大學時期《學苑》的兄弟劉耀光。此子雖是地理佬,然而好舞文弄墨,擅寫感性文字,傷感文章尤為一絕,在「四人幫」之徒充斥大學的時期,可謂一株奇葩,不可多得。傾談之下,肥仔劉原來也是《號外》的長期讀者,馬恩賜有幸,此欄文字亦被劉君列為必讀文字之一。肥仔尤喜我的 THERE’S PLACE IN THE WORLD FOR A GAMBLER,佢謂浪漫中見傷感,頗合其情懷云云。我為文的原意/意思是否如此其實並不重要,關鍵在那篇文字對他産生了感懷的意思和意義,而不言而諭,這種意思是他在閱讀我的文字時自我引伸的。換句話說,意思是由他的閱讀所產生/生産的。

以上的例子,牽涉到有關閱讀的一個很重要的理論問題。以中文媒介為閱讀和寫作理論重新介定典範的文章,全港(甚至可能是全中國和中文語系地區)首推年青的理論家申明的著作「意義的生產與發展 — 閱讀與寫作理論新典範」(見已停刊之《文化新潮》第七期) 。馬恩賜不敢掠美,這裏不外是把這個有關閱讀的新理論移用到我的興趣範疇賽馬上。

廣告

申明深入淺出的文字已經說得很清楚,原來閱讀(READING)實際上並非一般人想像中那麼簡單,純粹是把存在於文章裏的「客觀」的意思完整無缺地吸收過來的過程。這種觀點,機械地把閱讀看待成一個被動的過程,以為文章就是一些原始的官感資料(SENSE DATA),文章的意思就存在於文章裏,只要細心閱讀,就可以把文章裏的意思全部吸收過來。但世界上真的有所謂客觀的意思嗎?除非我們相信有一個造物主,預先創造了一些「原始的」意思,等待人們去發掘。這和「客觀主義」(OBJECTIVISM)的論點,往往以自然科學的方法論為後盾,認為閱讀文章就好像科學觀察(OBSERVE)自然界的現象一樣,把存在於自然界內的真理/規律認識過來。

莫講說自然界的方法論不能移用於人生/社會界內(這種科學主義的謬論早已被批判得體無完層),就是在科學的領域裏,也站不住腳。THOMAS KUHN 的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 面世以後,誰都知道科學理論之被接受與否,還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這就涉及到意識形態的理論問題,此處暫且按下不表。

廣告

六十年代科學馬克思主義者亞爾杜塞爾出道之後,有關閱讀的理論就掀起了重要的革命。閱讀不再被視為機械、被動、靜態的過程,而是一種對話,亦即是一個意思生産的過程。從這個角度來看,每一篇寫作出來的文字都是不完整的,因為作者固然是意思的生産者,讀者同樣也是意思的生産者。閱讀和寫作應該被視為同一個統一過程的兩方面,世界上根本就沒有所謂客觀的意思,每一次閱讀都可以為原文帶來新的意思。文字的意思已不再存在於書本或雜誌的封面和封底裏,而是一種不斷持續的溝通過程。意思不斷被生産、再生産……從這個觀點出發,推而廣之,任何傳播媒介的生產者,無論風格如何獨特,也不能獨裁地宣稱是意思的唯一生産者。這解釋了為什麼已逝世的文化符號學家 ROLAND BARTHES 要宣佈「作者已死」,而馬恩賜心愛敬佩的老頭沙特也強調知識是 SOCIAL BEING,不必藏於己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